字体 -

《四月的纪念》

(作者:刘擎)

男:二十二岁,我爬出青春的沼泽,象一把伤痕累累的六弦琴,喑哑在流浪的主题里。你来了 女:我走向你 男:用风玲草一样亮晶晶的眼神 女:你说你喜欢我的眼睛 男:擦拭着我裸露的孤独 女:孤独!为什么你总是孤独?! 男:真的 女:真的吗? 男:第一次 女:第一次吗? 男:太阳暖融融的手 女:暖融融的 男:轻轻的 女:轻轻的 男:碰着我了 女:碰着你了吗? 男:于是往事再也没有冻结怨了 女:冻结怨了 男:我捧起我的歌 女:捧起你的歌 男:捧起一串串曾被辜负的音符 女:捧起一串串曾被辜负的音符 男:走进一个春日的黄昏 女:一个黄昏,一个没有皱纹的黄昏 男:和黄昏里不再失约的车站 女:不再失约,永远不再失约 男:四月的那个夜晚,没有星星和月亮 女: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那个晚上很平常 男:我用沼泽的经历,交换了你过去的故事 女:谁都无法遗忘,沼泽那么泥泞,故事那么忧伤 男:这时候,你在我的视网膜里潮湿起来 女:我翻着膝盖上的一本诗集,一本惠特曼的诗集 男:我看见,你是一只纯白的飞鸟 女:我在想,你在想什么? 男:我知道,美丽的笼子囚禁了你,也养育了你绵绵的孤寂和优美的沉静 女:是的,囚禁了我,也养育了我 男:我知道,你没有料到会突然在一个早晨开始第一次放飞而且正好碰到下雨 女:是的,第一次放飞就碰到了下雨 男:我知道,雨水打湿了羽毛,沉重了翅膀也忧伤了你的心 女:是的,雨水忧伤了我的心 男:没有发现吧? 女:你在看着我吗? 男:我湿热的脉搏正在升起一个无法诉说的冲动 女:真想抬起眼睛看看你 男:可你却没有抬头 女:没有抬头,我还在翻着那本惠特曼的诗集 男:是的,我知道,我并不是岩石,也并不是堤坝 女:不是岩石,不是堤坝 男:并不是可以依靠的坚实的大树 女:也不是坚实的大树 男:可是,如果你愿意 女:你说如果我愿意 男:我会的,我会勇敢地以我并不宽阔的肩膀和一颗高原培植出来的忠实的心,为你支撑起一块永远没有委屈的天空 女:你说,如果我愿意 男:是的,如果你愿意 合: 如果你/我愿意

这首诗是大约20岁的时候听到的,相信很多朋友也听过,那时听着那忧伤的乐曲背景下,低沉而极具穿透力的磁性的男声,和软软的带着几分哀愁的女音,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油然的浮起在年轻的心头,有种柔柔的感觉被轻轻地牵动着。也许就是年轻驿动的心吧!今天给大家一起分享,但愿她给我们带来我们青春美好的回忆!

背景音乐就是乔臻和丁建华的朗诵,静静的闭上眼睛来感受!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