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心理学的视觉不是看谁做什么,而是看谁不做什么!

一、对戏剧与角色的分析

《中国式离婚》终于播到了结尾,林小枫在台上的独白虽然精彩,却超过了角色本身具有的深度,更像是演员自我的感悟与表白。试想一个为猜忌几近疯狂,最后仍不能挽救婚姻的女子,在母亲去世和知道自己身世秘密以后,决定对婚姻放手是可能的。但要在那么短的时间产生精神升华,林小枫可能是做不到的。我想即便是达摩再世,那么短的时间悟出“手中流沙”般深刻禅意,恐怕也不行!如果按照林小枫的个性,母亲突然不再是她的亲生母亲,只会让她对亲情的信赖与依恋更加脆弱。蒋雯丽对林小枫非理性行为的表演多少有些过,至少与该书中人物描写相比较是这样。不知道是演员内心对角色的无意识批判所致,还是因为压抑激发共情,被角色内化的结果。她把一个普通、敏感、略有歇斯底里情绪的女子演绎成多少有些病态或者偏执的人。当然,角色显得更加经典,更加具有艺术与戏剧冲突的魅力。表演层面上,有一种境界是角色与演员彼此融入,产生很强的不由自主的艺术创造力。至少我认为蒋雯丽对角色的演绎让我开始对女性产生又爱又怕的情绪,而以前,我觉得女性是很少攻击性的。

相对而言,宋建平的扮演者陈道明的演绎要温文尔雅一些,厚积薄发,让女性观众想恨他也恨不起来。陈道明在一次电视访谈中感慨地说,他希望结尾应该这样的,林小枫问宋建平“今天谁去接当当?”这是演员对角色的期待,这样的话传递了一种暗示——两个人将破镜重圆。如果现实中真有宋建平这个人,在婚姻冲突里面肯定要绝情得多。有了演员对角色的期待,宋的眼神里便多了一些温情、怀旧与无赖。其实,两个人都爱着角色,但又不认同角色,所以无形中会用一种批判性眼光来演绎。宋建平貌似无辜,实则是始作俑者,他既怕发生什么又渴望发生点什么。在陈道明精湛的演技下,通过矛盾、犹疑、缄默、压抑、无赖地发泄等躯体表情淡化了,让宋在大众面前成为一个清白且值得同情的人。不过,在最后那场戏中,听完林小枫的表白,宋建平神情从那种无赖、悲哀的神情过渡到舒缓与宽慰,他并没有流露出旧情难却,看来他还是忠实于角色的。

《中国式离婚》给我的第一感觉是,这是完全男性视觉下的产物,用直白的话来说,就是非常糟蹋女人的东西。一个大学毕业的人民教师,沦落成为一个泼妇式的街井人物,跟踪、窃听、无理取闹、自杀、毁损器物、欺辱邻居、伪造证据,无所不用其极。在许多段落,林小枫出其不意的现身,阴森的眼光,蓬乱的头发,加之灰暗背景与令人发怵的音乐,会让人联想到恐怖片。当我知道编剧王海鸰和导演王海都是女性时,难以想象这两个女性共同要来表达什么,是对男性的愤怒还是对女性本身的不满?大多数女性观众看林小枫一无是处,看宋建平处处同情,让我猜想编剧与导演是否是在现代拜金主义盛行的情况下,对女性群体的集体悲哀与怜悯?王海鸰被公认为是婚姻的第一写手,不过《中国式离婚》故事稍显陈旧,编出这样的婚姻故事内心一定有三个前提:一、女人是靠婚姻来生存的;二、女人是婚姻中天生的弱者;三、女性只有不断完美自身才会有婚姻的幸福。换一种角度,我们也可以把该剧看成是女性主义的呐喊,一种对男性社会压抑的愤怒,一种弱者对强者的挑战。你不是道貌岸然吗?你不是想主宰一切吗?我宁可玉碎也决不瓦全。创造一个妖魔化的女子来表达女人对主流男性世界的颠覆,让男性在集体无意识中产生对女性的惊恐,如果是这样,那么该剧要算是成功的。

浏览网上资料,蒋雯丽说蓬头垢面是她刻意如此。很多媒体盛赞蒋雯丽不化妆、不梳头是一种演员的职业精神,我个人觉得蒋雯丽的表演隐含了一种她对角色的愤怒,从她为什么要修改剧本中拿刀威胁宋建平的情节,就能理解她在装饰上为什么要让角色完全不像自己。当然,所有性格演员都具有这种功底,能把角色演绎得比剧本本身更入木三分。蒋雯丽在我的心中一直是个完美女人,剧中的林小枫让我感觉蒋雯丽美丽的外表下也有一种很狠的力量,一种自我独立的,不依附于任何人的,愿意承担责任的性格,她对角色的宽容实际上也是对自我的宽容。影评界往往有种模式化的语言,如果演员演正面人物,就说他把人格中的美好融入了角色,让角色如此升华。如果演员演反面角色,只说他表演功底如此深厚,闭口不谈演员内心的恶如何让角色变得异常生动。我想说内心无恶,或者有恶却不认同的人是演不好反面人物的。那么,我们是否可以理解为蒋雯丽也不那么喜欢过于缄默的男子呢?(待续)

选自李子勋的《心灵飞舞》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