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为了更好地理解剧本,我找来原作,其实原作不能叫原作,因为它产生在电视剧热播以后。读原作我觉得王海鸰更易让人理解,她对角色的诠释没有电视剧那么生硬,娓娓道来,充满一种悲天悯人的心态,痛心但不愤懑。林小枫的行为要合情合理一些,内在世界要展露多一些,我们能读到她的内心自白。书的描写要自由一些,至少读者有联想的空间,使角色有了缓冲。读这本书没有给人恐惧的感觉,电视剧里的渲染与角色的极端化,只能理解为影视的商业元素。人物的典型化让故事添色不少,更具有戏剧性冲突的魅力,更吸引人的眼球。现在是眼球经济时代,如果像书本那样表达故事也许会流于平淡。当然,导演必须考虑观众在瞬间得到的心理冲击与情绪满足,如果你不恨不喜不悲,电视剧怎能一炮走红?让我遗憾的是书上肖莉与娟子对宋建平都有投怀送抱的情节,那是个震撼心灵的时刻,宋的逃走不是道德使然,如果是道德他应该不去赴约,如果赴约他也不应该步入女方的房间,如果步入房间他应该阻止女方说过分的话,如果女方不留心说了,他应该明确地感谢对方并和缓地解释自己不能。那他为什么逃走呢?是胆怯!在坦荡的女子面前,很多男儿会败下阵来。

电视剧用刘东北的口说婚姻有三种背叛,身的、心的与心身的,认为心的背叛比身的背叛更糟糕。其实身心是不可分的,即便你与一个女子上床,首先你得产生欲望,欲望是由心而生的。在床上,你并不满足仅仅器官机械的摩擦,你还渴望对方能在情绪与精神上愉悦你,让你获得一种心灵震荡,这也是要靠心来完成的。再说愿意把女子骗上床的男人,首先是好色的,或爱女人的,这也是心的驱动。如果男人性幻想,白日梦是心的背叛,那么世界上就没有不背叛的男人。如果不爱妻子是心的背叛,已经不爱了,就无从谈及背叛。爱是不能强求的,爱很像一种禅,说得出口的都不是爱,爱只能是一种内心意境。爱与被爱的体验都是当事人内心的东西,别人难以理解和洞察,标以背叛就显得恶俗。婚姻如果是彼此占有,婚姻就成为人性自由的桎梏。爱是不能禁锢的,只要是爱,不管是阿猫阿狗,已婚未婚,俊男丑女,爱的感觉都是神圣的,人类因为有男女之爱才得以延续存在。婚姻只是社会发展的产物,在人类未来文明中,一夫一妻制也可能不是人类情爱的终极目的。研究婚姻的人从不关注婚姻是否有爱情,他们认为亲密感、安全感、权利分享、共同爱好、交流与互助是婚姻的基本要求。至于爱可能被不同的文化解释为不同的存在,很难标准化。我们不能贬低婚姻之外的爱情,认为婚姻中的爱才是合法的,爱的存在比婚姻的存在更长久。人可以爱一个已经逝去了的人,也可以爱上一个偶然邂逅的人。当然变通的说法,婚姻中的爱是人类爱的一种高级形式,但不是全部,人类的爱还有许多。其实,哪怕是现在,围城外的人更能体验生命中爱的创造力。

二、电视剧给婚姻的启示

真正的误解是对误解的误解。彼此误解是婚姻生活的常态,误解是可以消除的,人格冲突却无药可治。宋建平与林小枫反目成仇不完全是误解所致,因为宋的确对林没有了激情。一个误解产生坏的结果,一定同时存在对误解的误解,正确理解误解本身便化解了误解。从性格分析看,林小枫是一个缺乏自我边界的女性,她喜欢把爱的人纳入自我,成为自己的一个部分。内心没有边界的人要么是胆怯依赖,要么是自我膨胀,很难用适中的方式来与人交往,对人热情与冷淡完全以当时的心情而定。林小枫对宋建平清高保守的生活态度不满,对家庭的经济现状不满,然后又对宋建平对她缺少关爱不满,看起来林总是有夫妻诉求的那一方。林小枫是需要夫妻时刻分享内心才有亲密感,需要知道一切才有安全感的女子。而宋建平却是一个自我比较完整,不喜欢暴露内心,也不主动与人交流的人。他有很好的自我感,把内心世界与客观现实分得很清,他可以幻想,或对别的女人动情,行为上却异常的保守与节制。这样的两个人走在一起,婚姻很难有平静的时候,要不是女人越来越歇斯底里,就是男人日渐苦闷压抑。婚姻中正常的交流如果不能达成,交流就会向极端方式发展,逼迫喜欢缄默的一方不得不应战,这时的婚姻必定狼烟四起。

宋式男人对女人有高度杀伤力。看看宋建平身边的好女子肖莉、娟子,因为同情而被他吸引,最终卷入婚姻冲突,遭受林小枫不白的欺辱。宋建平一直用那种掩藏在压抑、委屈中的儒雅,以及对林小枫无原则的忍让来“吸引”身边的女人们。只要内心荡漾着母性光辉的女子,无不想去拯救这个受难的好男子。女人总不愿看着心仪的男子受苦,为此她们宁可放弃原则。我的太太看电视剧时,也非常同情宋建平,觉得一切都是林小枫的“人格病态”造成的婚姻不幸。我对她说:“一个好端端的女子嫁给这个男人,慢慢地就变成了一个低自尊、无职业身份、自我糟蹋、甚至有偏执狂的女子,你能说那个男人是无辜的吗?!”陈道明在完成这个角色时,不管有意无意,他把宋建平人格中的两面性演绎得淋漓尽致,在外人面前,他体贴关怀,替人着想,让女人想不喜欢他都不行!在婚姻里面却独来独往,用隐忍去拒绝,用退缩表冷漠,用防御来进攻。其实,宋建平愿意保持对女性的一种暧昧,而不愿有实质性的婚外情并不是他有婚姻道德,而是害怕纠缠,害怕承担责任,一次越界也是醉酒的原因,这是他的性格使然。他就像有贼心没贼胆的人,女子爱上这样的人只能是自寻烦恼。(待续)

选自李子勋的《心灵飞舞》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