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一日无事,再看一遍《非诚勿扰》,看到一路陪伴秦奋和笑笑游走北海道之旅的邬桑,在剧中是个娶了日本媳妇,扎根于日本的中国人,现实中他是冯小刚的多年好友,在日本生活了20年。 

    邬桑和秦奋分别,独自开车行驶在回返的路上,他哼唱着一首日文歌,声渐哽咽,不觉泪下。邬桑为什么哭? 

    邬桑唱的歌,是《知床旅情》,谱曲于1960年,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自1971年由加藤登纪子唱红之后,经久不衰。 

    老公说,邬桑的泪是因为笑笑重伤,艰难时刻他不能陪伴多年老友秦奋,不得不回返自己的工作;朋友说,邬桑的泪是因为在秦奋需要花钱付医药费时,半推半就之后还是收下了秦奋给老婆孩子的钱…… 

    邬桑为什么哭,就算秦奋分别前的话语很煽情,就算看着秦奋和笑笑的曲折动人爱情很感触,也不用哭得这么凄凉吧? 

    再看秦奋道别时的廖廖几语:“咱哥俩十几年没见,再见又不知道是哪年了。钱对我来说不算事,就是缺朋友,最好的那几个都各奔东西了,有时候真想你们,心里觉得特别孤独。保重!” 

    每个年过四旬、事业有成、家庭稳定的中年人,在日益衰退的身体和日渐平淡的精神中,是否有越来越强的孤独感?越来越重的无名哀伤? 

    十几年未见的老友,欢聚之后还是不得不回到各自的生活,下一次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见到,甚至可能再也见不到。曾经的美好青春,酒笑欢歌的年轻无畏,在起伏跌宕的人生岁月中、在天南地北的漂泊历程后,都变成了只能追忆的叹息。 

    每个人都是注定孤独的,邬桑独自返程的路,空无一人的幽静、上下起伏的陡坡,如同每个人奋战于红尘的内心世界,孤独而无奈。纵使风景如画,纵使过客纷纷,人生路总是越走越孤独,在每个十字路口,都有人分道扬镳;每个人生转折,都有往事随风散去,而未来,却越来越无惊无喜。 

    年轻的时候,因为对未来充满憧憬,因为对生活怀有愿望,无论艰难险阻,都可以朝气蓬勃去面对。就算是失败,也可以因为未来的无数可能而坦然承受;人到中年,龄过不惑,钱已经不再算事儿,愿望该实现的已经实现,实现不了的也早已放弃,性格不再激进,生活日趋平淡。猛然逝去的青春记忆汹涌而来,任谁也不能不感慨万分。 

    邬桑哭的,正是这份人到中年的孤独,正是这份岁月如刀的无奈。

    人生不会因为偶尔的心潮起伏或暂时的停顿而改变方向,每个人都早已选好自己要走的路,笑过哭过之后依旧要孤身上路。

    这种心境,被姜育恒的一首《多情不悔》恰到好处地刻画了出来,我认为,此歌用在这里,甚至于好过剧中的那首《知床旅情》,看完影片,我自己又将这首歌听、唱了无数遍,好像品一杯陈年佳酿一般,回味无穷。。。。。。

 

梦里追问 亲人可平安 山高水长 是否还是旧模样 有人盼望 有人在挣扎 再相见已过 多少年 心一路飞 好象不知倦 沏一壶茶 笑看人世的复杂 一曲唱罢 雨过天晴了 还有谁在乎流过泪 多情不悔 我多情不悔 万般岁月 多想重新过一回 多情不悔 我用心体会 爱到深处 就越能付出

心一路飞 好象不知倦 沏一壶茶 笑看人世的复杂 一曲唱罢 雨过天晴了 还有谁在乎流过泪 多情不悔 我多情不悔 万般岁月 多想重新过一回 多情不悔 我用心体会 爱到深处 就越能付出 多情不悔 我多情不悔 万般岁月 多想重新过一回 多情不悔 我用心体会 爱到深处 就越能付出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