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好朋友此次的经历可谓触目惊心。

我们同龄,都还要几年才到四十,算不算高龄孕妇?我不是学医的,不好瞎界定,她的儿子比我家的老虎大一岁半,来加拿大也已经八年了,慢慢安定,打算要老二。年初的时候,当她喜滋滋地告诉我怀孕了的时候,我们都很高兴,四月份的时候,我把一些老虎当初用过的婴儿床、椅、等东西搬到她家,陪她一起等待婴儿的降临。。。

谁知四月份的某一天,她突然去了医院,等我知道的时候,孩子已经被拿掉了,因为检查发现没有胎心音了。她很伤心,我问是什么原因导致胎死腹中,她说医生告诉她,因为子宫内有纤维瘤,随着胎儿一起长大,结果把胎儿给挤死了。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我心疼地问她,是不是失了很多血?她说是的,我说你没有要求输血吗,她说为了安全起见,没敢让医院给输血,听说当时手术中失血很多,我就开始埋怨她为什么那么教条,其实碰上艾滋病血液的几率是很低的,失那么多血,如果光靠食补的话,且得注意吃喝和调养呢,所以她一直没去上班,只是在家里病休。

奇怪的是,她做了引产之后,一直有出血现象,我很警惕地告诉她,再去检查,怎么会流那么多个礼拜的血呢,是不是子宫没清干净啊,但转而一想,怎么会呢,引产、刮宫,这种外科手术,对擅长外科手术的西方国家来说,是个小手术啊,应该不会有问题的,一边安慰她,一边关照她要坚持吃消炎药,别弄发炎了,因为失了血以后,人体的抵抗力会大大地降低,她也很担心自己子宫里的纤维瘤会不会发生病变,所以去家庭医生那里跑得很勤,家庭医生给她开了去做CT、扫描等等一系列的检查处方,等检查结果期间,她一直很担心,问我会不会是恶性肿瘤,我说不会的,你太担心了,结果出来,让我眼镜大跌,竟然是胎儿组织残留物!Surprised

堂堂加拿大的蒙古医生云集的蒙古医院居然连个宫都刮不干净,而且,更令人气愤的是,先是家庭医生休假,家庭医生好不容易休完假了,医院的产科手术医生又不知哪儿去了,第二次约清宫手术的时间居然又等了一个多礼拜,害死人啊,你们想想,这多危险的情况啊,她去了N次医院急诊室,要求作手术,可是医院看她还活的好好的,告诉她,需要家庭医生预约,家庭医生告诉她已经给产科医生电话留了言,估计下个礼拜就可以做手术了,没辙,这第二次手术又等了一个礼拜,总算上了手术台,谢天谢地,再去看她的时候,我说,你看,我说不是癌吧,你疑神疑鬼地怕什么,还以为自己得了绝症了,医院到底怎么说?有没有做手术时顺便把那个纤维瘤也给摘了呀?她说,医院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诊断书上也没有写恶性。不管怎么样,我们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剩下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认真对待,象做月子一样,吃补品,要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这是五月份的事情了。

中间又过了一个月,她觉得好多了,我一见到她,就关心她的恢复情况,看到她精神不错,虽然脸色还不太好,毕竟第一次手术中血流了太多,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补起来的,只要精神好,就说明没有大碍。其实,这期间,她还是有少量流血,下面一直不干净,经过分析我们推测可能是因为失血导致血小板下降,慢慢总会停止吧,刮两次宫,再刮不干净,那可滑天下之大稽了,同样的医院,怎么可能在同样的病人身上犯同样的错误呢?

上周末,我给她打电话,是留言机,我留了言,约她的孩子在溜冰场见,我们去溜冰,没有看见他们一家,我想,长周末了,他们一家大概出去玩儿了,也没在意,第二天接到她先生的电话说住院了,电话里她先生告诉我,前一天晚上十点多钟,她突然大出血,吓死人了,赶紧喊911救命,送医院了,我说你儿子呢?回答让教会的朋友接家去了,他说他需要睡觉,已经几夜没合眼了,我们就这样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今天,我在单位给好朋友打了电话,电话那头,一听是我,马上呜呜地哭了起来。我说你别哭,坚强些,我回家就去看你,回到家,匆匆地扒了一口饭,炖了点鱼汤,拎到她面前,听她说这次的惨痛经历。。。

太晚了,明天再继续控诉!Cry另外,我需要大家给一些有效的补血方子,谢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