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以前,有一个印巴同事,跟我说起他朋友的一件事。

他朋友的父亲到加拿大以后得病了,经过冗长的查病程序,终于确诊,安排了手术排期。过了将近年把时间,终于有一天,医院给家属打来了确认手术时间的电话,他的朋友接起电话,和对方说了一句让人心酸的话:“谢谢,不必了,人已经在几个月前死掉了。。。”

以前把它当故事来听,觉得这是极其个别的案例,从左耳朵进去,从右耳朵出来,不会把它当回事情地去经过一番大脑的思考。如今,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看见、听到,就差亲身体验了,这才引起我的重视和反思。。。。。。在加拿大居住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把一些个怪事前前后后地想一想,发现,在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之下,隐藏着很多令人无法理解的奇怪现象,MAHU虽然只是千百万员纳税者中的一员,但也觉得,如果不思考,不改变,奇怪的倒霉事没准儿哪天会从天而降,落在自己的头上呢!

以前学法律的时候,老师就告诉过我们,某某杀人犯,连环杀人被抓获,遣返加拿大,服刑多年以后,目前已经恢复自由身云云;更有甚者,加人在美国某州犯案杀人,被美国警方抓获,该州有死刑,欲将其绳之以法,判处死刑,以泄民愤,加拿大却提出强烈抗议,强烈要求将其引渡回国审理,让他在加拿大的监狱里好好活着。。。。。。还有,连环杀人犯查尔斯·英逃往加拿大,试图逃脱法律制裁。查尔斯在加拿大监狱服满了四年刑期,即将被引渡回美国,但是他又耍起了小花招,向加拿大政府提出上诉,可惜遭到驳回。1991年9月26日,这名连环杀人嫌疑犯终于从加拿大被引渡回加州。看看,全世界的杀人犯都知道加拿大好,哭着喊着要留在加拿大服刑,可见加拿大真是好得不得了。

越南人的黑帮在加拿大也很有名气,贩毒、杀人,案犯们的亲属、朋友在加拿大融入平常百姓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你如果稍加注意,便可结识几个。有一次聊天,一个越南人就跟我说,在加拿大,犯法才好呢,我大惑不解,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失去自由,没听说过“不自由,毋宁死”这几个字吗?他乜斜了我一眼,好像在看一个傻子一样,告诉我,我的那些朋友,进大牢之前一个个像瘟鸡,面黄肌瘦、不懂英文,几年以后从牢里放出来,个个膘肥体壮,像打手,你知道他们吃什么吗?顿顿都吃汉堡包,你吃得起吗?我像个十足的傻瓜似地摇头道:“吃不起。。。”当然吃不起,四块多加币一个呢,顿顿都吃,还不把你给吃穷了啊,可是这帮囚徒,每天吃、顿顿吃,吃完了还有健身房伺候,能不个个练得膀大腰圆吗?还不光吃呢,他们还有每小时几毛钱可挣,出狱的时候,还给一张存折,上面多多少少有一笔出去之后的活动经费,天哪。。。难怪欧·亨利能写出那么夸张的东东来,看来情况可都属实,一点儿也不夸张!

还记得杀了人的陈敏吗,我想这小子这回可享上清福了,再也不用为了如何留在加拿大而处心积虑、寝食不安,每天吃汉堡,吃累了,可以要求读书,监狱可以专门为他安排老师,单独教授,不急不忙地慢慢在监狱里把PHD给读完,象基督山伯爵一样,大赦的时候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学富五车的绅士,隐姓埋名过几十年伯爵的日子。。。

加拿大啊,加拿大,你到底是个啥东东?!有人能回答吗?

想死?你就去医院,想活?你去蹲大狱!如果你想做朝九晚五的小老百姓,那就不死不活地好好交税、好好听话、好好投票、选一帮鸟政客来供着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