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0 23:34:15 | 926 浏览
字体 -

这两天家里的网络出了问题,全家简直是乱了营!很难想象小时候既没有网络、也没有电视,人都是怎么过的呢???

那时候家里有收音机、半导体和小喇叭、哦,对了,还有小人书!

还记得广播里经常播的东东吗?那时,我和弟弟耳熟能详的居然是广播新闻里象走马灯似地过个不停的天气预报和某某治丧委员会或开大会的中央领导人们的名单!

那时咱俩大概也就三四岁吧,还记得弟弟站在乘凉的大竹床上,穿着开裆裤,情绪颇为激动地唱着《国际歌》,唱完以后就开始播报中央领导人名单,口齿清晰度可以跟周杰伦媲美了,呵呵~~每当播到“阿沛阿旺晋美”的时候,乘凉的大人们就开始起哄,“再说一遍,叫什么?”,弟弟就再大叫一遍道:“阿沛阿旺最美!!!”无疑,这是最美的一个名字!此后的几个月内,他就有了个理所当然的外号“阿沛阿旺最美”,当时还不理解为什么大人们笑得那么起劲,于是就跟着一块儿傻笑,也不理解这个名词是什么意思,但是除此之外,又觉得有个人的名字特别好笑,那个名字叫“鸡棚飞”。。。。。奇怪为什么这个人的父母会给他起这个名字,你想想,多好玩啊,鸡窝飞起来是个什么景象!呵呵~~更好玩的是有个外国领导人,名字居然叫“软鸡屎”!哈哈,我和弟弟能为这些个名字笑上一整天!

外公外婆的成分虽然是地主,可是他们的长相和习性却一点儿也不象我看的小画书上的地主和地主婆,他们做人做事谨小慎微、用钱也抠抠索索,尤其是外公每天都记账,外公外婆的字迹清秀干净,平时过日子的狗肉账记了好几大本,我一度甚至觉得一定是国家搞错了,这两个人哪里像是阔绰的人家出来的?!不过,会有从乡下来看望他们的长工和奶妈,似乎又证实了这个家曾经有过的历史。。。那个奶妈,叫阿奶,是个黑瘦的老太太,看见我和弟弟的时候,很亲热地摸着我们的头对外婆说:“啊呀,月儿(指的是妈妈)的小囡生得真好”然后从篮里拿出土产小吃放在我和弟弟的手上。。。。。。

第一次出作品就挨打 Cry

还记得第一次写字的情景吗?

别家的孩子,第一次会写字,第一次会做数学题,家长都高兴得屁颠儿屁颠儿的,而我泥,第一次写字就被海扁了一通!

从幼儿园回到外婆家,脑子里都是老师教的,“横平竖直、先横后竖,点、捺、撇、横折钩、横折弯钩。。。”翻箱倒柜找出一本挺旧的本子,开始一笔一划写起来。。。本子不厚,一会儿就写完了,高兴地举着本子跑去献宝,哪知道,外公看见,脸色大变,眼睛瞪得像铜钱:“啊,格个死小囡,要死哉!”劈手夺过本子,拉着我呼天抢地地跑去外婆那里告状,外婆见状也大惊失色,哇啦哇啦地骂外公,怎么不看住我,怎么被我在户口簿上乱写乱画,然后手忙脚乱地用橡皮擦呀擦呀,还好是铅笔,看见外公外婆乱作一团的样子,我也知道犯了大错,抽抽嗒嗒地在一旁哭起来了,擦完户口簿,拿了一把做衣服的尺,我自觉地把手伸出来,两个人凶神恶煞地打了N下,直到我记住这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才住了手。挨了打的我,心里恨了他们很久~~Yell

外公外婆的胆小怕事可能是源于他们的成分不好,曾经是地主,其实也不是什么恶霸大地主,只不过是曾经有些田地,有些佃户,有些房产而已,但这些已经足以让他们夹着尾巴、小心翼翼地做大半辈子的人了。记得外婆家的房子是两层的砖木楼,带天井的那种,半幢房子住了别的人家,听妈妈说,那原本是属于我们的,可是后来军代表来就把房子的一部分给充公了。

我和弟弟小时候寄养在这里,对那个天井有着深厚的印象和感情,就像鲁迅文中的百草园一样,而住在那半幢楼里的外人家的孩子们基本上是不跟我们玩的,外婆悄悄地告诉我们,不要去跟那些船上下来的人啰嗦,他们说着我们听不懂的所谓“江北闲话”,男人打起老婆孩子来简直像在拆楼板。。。

爸爸或妈妈会从外地来看我们,记忆中印象很深的是一次爸爸来探亲,我们从门外跑进来,看见一个高大的、说话声气很象那群“江北人”的一个男人,对我们姐弟俩说了一句:“同志们辛苦了!”年幼的我们俩愣在那里,外婆笑吟吟地对我们说:“快叫爸爸”!于是我们怯怯地叫了一声“爸爸”~~

到底是血浓于水,虽然陌生,但没过多久就熟了,爸爸忙着跟外公汇报情况,我坐在爸爸的腿上,外婆正在张罗饭菜,弟弟站在小凳上够到水池去玩水,一不小心打翻了一淘米箩的米,爸爸用他特有的浑厚男音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嗯~~”声,同时用责备的目光瞪着儿子,弟弟回头见状嘴咧了咧,环顾了一圈大人们的反应,在片刻的沉默中突然嘴丫子一撇,大哭起来,外公赶紧抱起他哄着出门了,不多一会儿,这小子手中擎着一包话梅,出现在门口,脸上还有点点泪光。。。爸爸摇头叹气道:“这个小孩,你们不能惯着他,越来越象个贾宝玉了,大了有什么出息!”

我发现爸爸居然敢违抗外婆的命令,背地里去跟那半幢楼里的人抽烟和说话!我对爸爸重申了一遍外公外婆关于不准同他们说话的命令,爸爸说:“爸爸现在陪他们抽烟,爸爸走了以后他们就不会欺负你和弟弟了,记住啊,大人吵架的时候,你要拉弟弟躲远点!”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记忆深刻的一件缺德事!

上二年级的时候,弟弟上一年级,我们俩回到了自己的家,和爸爸妈妈在一起。。。。。。

每天上学路上,会路过好几个小池塘,弟弟喜欢玩水,我喜欢看小鱼,当然玩水也是喜欢的。Smile

当时马路上没有现在那么多人和汽车,父母最担心的不是被车轧着,而是小孩子掉水里去,那种池塘,看似不大,却是象锅底形状的,虽然岸边清澈见底,越往中间去越深,不会水的孩子掉进去就没命了,所以,池塘边上是禁地,父母再三关照不准去那里玩。

记得那是一个下雨天,我和弟弟穿着雨鞋一人一把伞,在往学校去的途中,因为下雨,出门比平时要早,经过池塘边,我很想去玩水,顺便把胶鞋洗亮,我和弟弟说,弟弟摇头说妈妈要骂的,我说妈妈不会知道的,于是理也不理他,就走上了农民用来洗衣服的石板条,弟弟只好跟着我也上了石板。。。。。。

我站在石板上,交替地把两条腿伸进水中来回地晃动,胶鞋越来越亮了,这时一阵风吹来,差点把我扛着的伞给吹成喇叭,我一个趔趄,身体跟着伞的方向后仰过去,为了平衡,两只手本能地在空中扒拉了几下,结果就听见“扑通”一声,弟弟被我的手扒拉进了水!

我吓得面如土色,赶紧往上打捞,所幸的是我们站着的石板下面水并不深,我跪在石板上,用吃奶的力气把他给拽了上来!他浑身都湿了,牙齿不停地打颤,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吓得,两只胶鞋里全是水,难怪那么重!

弟弟上岸就挥动拳头砸在我身上,边哭边说:“姐姐坏!5555。。。”只好由他发泄了,谁让我干了坏事呢,“我告诉妈妈,你等着!”SurprisedSurprised这句话最狠,不亚于晴天霹雳一般,这等于告诉我一顿皮肉之苦是在所难免了,我也急眼了,恶狠狠地威胁说,“你要是敢说以后我就再也不带你玩!”脑中浮现出爸爸妈妈痛打我们的情形,接着说:“而且,不光打我,你也免不了一顿打!”弟弟慢慢地止住了哭泣,问道:“那怎么办?”看着他不停地打抖,我急中生智地说:“现在我去上学,你赶快回家叫妈妈换干衣服,告诉她,你和姐姐在路上走,突然一阵风刮过来,把伞吹翻了,把你连人带伞刮到池塘里去了。这样妈妈就不会打我们了。。。。。。”于是,我和弟弟分道扬镳,他回了家,我去了学校。。。。。。

看来,弟弟的表演很成功,那天放学回家,我们都没有挨打。。。。。。(试想,谁会对一个贾宝玉被大风吹进池塘的事实表示怀疑呢?)Embarassed

几十年以后的某一天,一家人在饭桌上,不知道是什么话题引起了爸爸的回忆,他说道:“你们越大越不听话,我们辛辛苦苦把你们养大容易吗?!小时候就那么一点点大,连风都能把你们给吹到水里去!”我“噗~~”地一声,连汤带饭喷了出来。。。。。。哈哈~~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2008年10月11日 20:08 mahu

    妞妞,按照你的要求都把它们集中贴出来了,估计江南又要说我不厚道了,呵呵~~不过这回她也不多嘴了,天知道她心里又把我给鄙视了N多遍! :D

  2. 2008年10月11日 11:04 心漪

    还有件事。小时候嘴特馋,见了糖就没够,一般要一口气吃好多。可那时候哪儿有那么多糖,再说家里的那点好糖也禁不住我那样的吃法,我爸就藏起来,放到很高的柜子上,想着我够不到。我每天一下学,第一件事就是找糖吃,翻来翻去找不着,后来翻到了我爸常吃的的大山楂丸,一尝,味道也不错啊,就一连吃了好几粒。谁知道那东西吃起来酸酸甜甜,可不到一会儿,我那本来就饥肠辘辘的肚子,就更饿了,玩不到一会儿就跑回家接着找吃的…… 当时我妈是校医院的大夫,家里有好多医学书,我没事的时候就翻看,最怕看到那些外科的各种乱七八糟的皮肤病,想起来就吃不下饭,晚上还做噩梦。不过那些书也让我长了不少见识,人体的各个器官我从小就都知道了,那些书也都是我最早的启蒙书了。。。后来没学医,让我后悔了半辈子。

  3. 2008年10月11日 10:34 心漪

    o(∩_∩)o…哈哈,乐够了再说。。。 想起来我小时候,那时候还在北京,都说一口北京话,有点土。有一次跟一个小朋友不知怎么的就谈论起“屁股”到底怎么念,她说是“屁猴儿”(念四声),我说不对,是“屁虎儿”(念三声),结果就去问我姐,人家说,可能是“屁狗儿”吧?当时她也才上小学二年级,也是半斤对八两的。 :) 还有,我二姐当时在家就是小受气包,经常是挨打的角儿,我爸比较偏心,疼我。有一回,我姐把一只小磁猫打碎了,怕挨打啊,就哆哆嗦嗦又把那猫摆放好,然后逗我去拿,我乖乖跑过去,一碰就散了架,那不就正好嫁祸于我了吗?结果她就免挨一顿打,我呢,当然因为还小,不懂事,就没被追究,嘿嘿。。很多年以后,我姐才给我翻了案…… 临时想起这两件,多的记不住了。。。

  4. 2008年10月11日 10:02 心漪

    沙发!占了再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