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不管你们信不信,MAHU的工钱已经超过她LG了。

我问LG嫉妒不嫉妒,LG说,我是那妒贤嫉能的人吗?说实话,LP,你对付“小洋鬼子”的时候,简直是帅呆啦,看来坏男人就得由坏女人才能治得了!哼,欺负咱中国人不会骂人,我们中国人是好欺负的吗!就我LP,动动手指头,马上彻底搞掂他,我估计“小洋鬼子”八成已经被你给弄阳萎啦,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再说啦,“老洋鬼子”给你涨钱,那不就是给我涨钱嘛,过来,让我看看你的旺夫鼻,最近它好象显灵了哎。。。 得,好话坏话都让他一个人给说了。

连涨了两次工钱,估计想短期内再出经济效益是很难了。不如回家生娃娃吧,于是MAHU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怀孕生子,“老洋鬼子”听说MAHU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还送了一个花蓝以示庆祝。休完产假,婆婆申请来加看孙子,MAHU仍然回“老洋鬼子”的“乡镇企业”上班。

在MAHU离开的将近一年的时间内,“老洋鬼子”扩大了再生产。同时也意识到他看人看走眼,MISS了LG这块金子。给LG也加了几回薪,可是LG为了自己的“远大前程”,没买“老洋鬼子”的帐,COLLEGE毕业就跳槽走人了。让他也知道,中国的工程师除了英语差点儿,没什么地方比别人差。

在汽车行业混饭吃的公司最好都经过ISO的认证,“老洋鬼子”着手忙着这件事,“小女婿”——老板女儿的未婚同居男友,被册封为公司的质量管理部门经理。他是德裔加拿大人,虽然年龄不大,但很懂事,吃苦耐劳又讨喜,大概和他成长于单亲家庭有关吧。大家都是年轻人,比较谈得来,不知是不是他向老板提的建议,“老洋鬼子”来问我愿不愿意去读书,由公司出钱,去学质量管理。那还用问,当然愿意啦,我正好不知道下面的路该怎么走呢!

白天上班,晚上和周末去COLLEGE上课,因为怕“老洋鬼子”变卦,我尽最大限度地选课,希望能加速完成这个课程。幸亏婆婆在这儿帮我带孩子,否则,MAHU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既打累脖又上学。

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很快,北美汽车行业萧条,我的书只读了一半,就被LAY OFF回家了,那正是99年的圣诞节前夕,我记得很清楚是因为LG开车带我去人力资源部的路上当着警察的面闯了红灯(大概是第一次丢工作而悲伤过度吧),这是一个充满同情心的警察,他问LG有没有在驾驶过程中与我吵架而错过红灯,LG说没有,并告诉他,太太丢了工作,我们正在去申请EI的路上。 警察探头看了看在后座CARSEAT里熟睡的BABY,说,我给你一个口头警告,你可以走了。。。。。。(未完待续)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