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虽然这是到加拿大后第二次做待业青年,但心情完全不同。第一次,那时连门都还没摸着,新新移民,找不到事做,一呆几个月,是可以理解,可以被原谅的。但这一次却不同,在一番自我价值得到肯定以后,再被赶回家去,虽然待在家里还能拿到钱,但就有一种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无奈感觉,心里烦着呢。“老洋鬼子”报销了一半儿的课程,还有一半儿得继续自己花钱念,念出来结果怎样也不知道。每天对着儿子,说些咿咿呀呀的“儿语”,我怀疑再这么下去的话,我就不会说话了。连婆婆都受不了加拿大的静,说坐牢还能有个牢友,言下之意,一个人在加拿大呆着还不如去坐牢!于是我和婆婆就成了“牢友”,LG就是那个每天下班回来探监的人。

就象歌词里唱的“终点又回到起点,到现在才明白。”人生就是这样,循环往复,途中的小失败,不要气馁,途中的小胜利,也不值得大呼小叫,涨工资也好,降工资也罢,其实和一个人本身真正价值没有必然的联系。在加拿大,没有什么东西是世袭的,今天你可能是个CEO,明天你也可能变成HOMELESS,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滴!

进不进主流,我不是很在乎,但将我与人流隔绝,即便给我钱,我也很痛苦。没办法,天生就是个劳碌命!还是找个事情去做吧。因为在拿EI其间,所以只能去打现金工,这类工作,中文报纸上最多,买了份中文报,抱着电话打了一通,50%接电话的人说的是粤语,还有49%的电话是别人要求我会说粤语,唉,真是郁闷。

不知是打到第几个电话,对方是用粤语口音的普通话说:“我付现金啦~~,每个钟八块五啦~~,就怕你不敢做~~~” 什么?还有我MAHU不敢去的地方?那是什么地方?难道是妓院?贩毒?脑子里闪现了几个我不敢去的地方后,我的胃口被他吊得老高,“喂,是什么活啊?”那个声音说:“来看看啦~~,看看就知道啦~~”靠!他不告诉我!记下地址,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看个究竟。。。。。。(未完待续)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