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一个没有窗户只有门的建筑物。跑进去一看——原来是脱衣舞厅。

找到电话中的那人,见了面,他有一张苍白的脸,是广东人,谈了谈,知道他是厨房老板,他问我有没有厨房经验,我说没有,问我会不会说英文,我说你找对人了,可能他看我挺机灵的,也可能是急需帮手吧,反正他说他愿意教给我如何做鬼佬的食物。

这是一个PART-TIME的工作,我挺高兴地回家,心想,既可以免费吃喝,免费学做餐,又可以免费看别人花钱才能看到的光屁股舞,好差事啊!不过要通过LG这一关,恐怕还得费点儿口舌。

果然不出所料,LG听了我的汇报后,头发好象都竖起来啦,“脱衣舞厅?!没搞错吧?”吓得我赶紧把他的嘴堵上:“嘘!轻点儿,别让你妈听见!!!”我捏着嗓子,一定要说服他:“不是去脱衣!是去做吃的,是做吃的给脱衣服的人!”“那些人也吃啊?”LG傻傻地问。“废话,那也是人啊!”我很不屑。。。“干吗,难不成我也去脱衣啊?你以为人人都能脱啊?就我这长相,跑去一脱,人第二天生意就倒啦!你负得起那责吗?”他打量了我一下,说:“你怕不怕?”我答道:“都是女的在脱,有啥可怕的?就当它是国内的澡堂子呗。里面有保安,你就放心吧,没人会有兴趣花钱去厨房看一个穿着衣服的人。还有啊,我要是在那儿上班,你要是来接我,不就能看到免费脱衣舞了吗?”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的效果,LG迟迟疑疑地答道:“那。。。要不。。。试试?”嘿!成了!

加拿大的富贵牢还是留着让儿子和婆婆一起坐吧,对不起,我“越狱”啦先!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