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加国法律规定卖酒水的地方一定得有做食物的厨房,舞厅的主要来源是酒水钱,厨房也就是个聋子的耳朵——摆设。开舞厅的是个香港老板,承包厨房的是个大陆广东移民。一般的客人都是来看小姐们跳舞的,点餐吃的不多,倒是小姐们会常常敲客人们的竹杠,所以厨房就象是为她们专开的食堂。

广东人叫SIMON,原来在国内是跑供销和做会计的,学了厨师手艺准备到国外大显一下身手,谁知多伦多中餐馆林立,武林高手太多,而且开十家,倒九家,可谓九死一生,所以一直不敢轻举妄动。可是一直给别人打工也不是个事啊,正好香港老板想找人把厨房给承包出去,这可是个好机会,又能自己做老板,又没有老板的风险,舞厅只象征性地收点儿租子,陪了算他的,赚了算自己的。

由于每天都有几十个舞女在此进进出出,基本生意总是有保证的,每天二三百块大洋的营业额总是有的,做老板有做老板的好处,那就是没有人SUPERVISE你的工作;做老板也有做老板的坏处,那就是每天都被绑死在上面;舞厅这种地方,早上十点开门,一直到次日凌晨三点关门,按照法律规定,舞厅开门,厨房就得开门,舞厅开到几点,厨房就得开到几点。舞厅的工作人员分两个班,可SIMON分身无术,而且,这样的厨房要养活两个人,那是够呛的事。所以,他只能雇我这样,不计钟点,不计报酬,对脱衣女郎们又没多大兴趣的主。

舞厅的厨房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由于它的OPEN STYLE,我一转脸就可以看到台上的舞女们在一层层地往下脱,脱得那叫一个慢,让我想起小时候围观走江湖打把式卖艺的,吆喝得那叫起劲,等大家脖子撑得发酸了,那想看的绝技还没抖了出来呢,舞女们也一样,左一个动作,右一个动作,就连脱个胸罩都TAKE FIVE MINUTES!台下的傻男人们就左一瓶啤酒右一支烟地等着,WAITRESS们如花蝴蝶般穿梭其间,不停地运输着酒和食物,起劲地数着小费。舞女们利用中间的休息时间跑进来点餐,穿着比基尼,活象一只只青蛙,我真佩服SIMON坐怀不乱的本事,每天面对如云的美女们,气定神闲,一杯茶,一张中文报纸,ORDER来了,有条不紊地把餐做出来,不会因为美女们的调侃而少收她们一分钱! 

我学得很快,三四次班上下来,基本上可以独当一面了。SIMON锻炼了我几次以后,就开始把厨房的某些高峰时段交给我,我也乐得单独上班,可以独享丰厚的小费。有几个漂亮舞女给小费很大方,因为她们的收入多过舞技,长相一般的舞女们。厨房是OPEN的,点餐的人可以从头到尾监视厨师的一举一动,要是弄得不干净客人马上就会投诉。所以,我非常注意卫生和小节,即便是挠了一下痒痒,也要去把手洗一下,以示卫生。但不久以后,我就迎来了第一个投诉。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