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周末的舞厅,生意出奇地好,一个晚上能有三四百块的营业额,食物包括各种三明治,汉堡包,色拉,中餐的小炒,外带炸薯条,炸鸡翅。。。忙得我二一添作五,恨不得脚也上来帮忙。忽然感到内急,瞅准一个空档狂奔进厕所,顺便说一下,这里的员工厕所我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去的,有几个原因:第一,我有心理障碍,谁敢保证这些舞女身上不携带爱滋?第二,这里的女厕所是敞着大门的,好象公共场所一样,只有小隔间的门是可以关上的,为的是方便男保安随时纠察。第三,有些舞女会在厨房没人的时候偷钱或食物。这是我第一次光临此地,跑进去一看,一片狼籍,空气里弥漫着各种名牌香水的味道,卷筒纸满地都是,想来她们自己也彼此之间提防着生怕染上什么病菌呢,这种防范从这满地的纸上就可见一斑了。我尴尬地向几只剥光了的“青蛙”们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关上门,平生第一次以马步蹲裆式来解决问题,因为只有这样才会不碰到马桶圈。而且一完事就飞奔进了厨房,在厨房的自来水龙头下洗手,洗得放心,洗得尽兴。

第二周来上班的时候,SIMON说有舞女投诉你上了厕所不洗手就做餐,我先是大吃一惊,继而马上就想到了上周末的那一幕,于是向他作了解释,保证以后注意就是了,SIMON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当着她们的面在厕所里把手洗个透彻。可是打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上过那个厕所。

东欧国家的女孩在舞女中占多数,有些人甚至连英语都不会说,金发碧眼的居多数,也有极个别的亚裔和黑人女孩子,舞女们有长驻此舞厅的,也有四处赶场子的,由于她们的共性就是美丽,性感,好象一群塑料的芭比娃娃,她们的美丽在我的记忆中没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倒是有两位,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有一次LG来接我,趴在厨房的窗口看了一会儿,说不好看,我说怎么会,他说不信你来看,我一探头看见一位黑舞娘正在表演,跳舞台的中间有一根竖直的棍子,舞娘们都是依托着这根棍子来摆出各种撩人的造型。而这位黑舞娘居然光着膀子,一丝不挂地顺竿爬到了一米开外的半空,活象一只热带雨林里在树上荡秋千的猩猩,要是再手搭凉棚,就该变成非洲的悟空了,哪里还有什么美感可言!也难怪LG看得倒了胃口。

在这一行里,99%的舞女是靠色相和舞技吃饭的,只有1%的舞女是靠绝技吃饭的,这就是所谓的舞林高手。这几个月的现金工算是没白打,总算让我见识了一下。她,有着肥硕的身躯,年龄也该有四十出头了吧,不知是从东欧的哪个国家来的。第一次在厨房见到她,还以为是来脱衣舞厅抓她LG的一般家庭妇女呢,她点了一盘薯条,静静地在那儿吃着,吃完就走了,小费也不多,我也没有特别注意到她的离去,直到半天以后舞厅里有一首类似《马刀舞曲》的曲子响起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有新人来了,我向外张望,看见刚才那位吃薯条的肥婆正在台上翩翩起舞,心想,都这么老了还出来跳,这个世道,混口饭吃真不易啊,边叹息边回去干我的活去了。。。谁知两分钟之后,外面舞厅里象开了锅一样,出了什么事?我往台上看了一眼,只见此肥婆正背靠着那根铁棍,袒胸露乳地表演着她的绝技呢,她的两只乳房正随着音乐的节奏而一上一下,注意,是冲着两个相反的方向上下抖动的,我不禁撑颈,侧目,默叹,以为妙绝!由于身怀如此绝技,她是唯一一位只脱上半身就可以赚到钱的舞女!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