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训练我的是个西班牙小伙子,名叫冈萨罗,他长得很象TITANIC中ROSE的未婚夫CAL HOCKLEY,只是个子比较矮,人还是很英俊的。他毕业于澳大利亚一所大学的建筑专业,一口略带BRITISH口音的英语让我觉得他很帅。他是个好老师,在以后的工作中我得益于他给我打下的坚实基础。

一个星期的培训结束的时候,从我对这份工作的理解和初步认知上来看,HANDLE它不是一件难事,于我这个两度被剥夺政治权利和工作权利的人来说,这是多么来之不易的一个工作机会,更别提我对做好这份工作所充满的自信心了,我的心情变得很阳光,那个周末,我们全家去湖边的公园烧烤了一次。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大家都累了,儿子在回家的路上就睡着了,不忍心吵醒他,草草收拾收拾就睡了。

星期天,忙忙叨叨中不知不觉到了晚上睡觉的时间了,给儿子洗澡的时候突然发现他身上有多处被指甲掐紫了的印记,我大惊,马上想到那个BABYSITTER,儿子还不太会说话,但是他的眼睛告诉我他很害怕,当他知道妈妈已经察觉了他所受的委屈的时候,便隈在我的怀里大哭起来。。。。。。来到加拿大,自己受再大的委屈都不落泪的我,为了儿子的委屈和他一起痛哭,LG也气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觉得很对不起儿子,心里想为儿子报仇。我要打电话报警,还是LG比较冷静地制止了我,因为从BABYSITTER那里已经接回家两天了,有些细节很难说得清,万一被别人倒打一耙,说是我们虐待孩子怎么办?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一定要问问这个BABYSITTER她到底是为什么要虐待孩子。我拨通了电话,我气势汹汹地质问她,电话那头非常吃惊,我说我会去报警,她求我不要,凭直觉,我基本上已经断定她并没有掐我的孩子,那就是那些同时被她看护的大孩子们干的,可能是儿子哭得太厉害,那些大一些的孩子趁BABYSITTER不注意的时候来整治我儿子的。她说要过来看看孩子的情况,并向我们全家人道歉,我说不必了,我希望我的儿子能马上忘记你,这样他就不会再哭了。这是我的心里话,儿子将来要长成一个男子汉,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老爷们,不应该在他如此幼小的心灵深处留下害怕和恐惧的阴影。我深深地自责,眼前浮现出我每天不管他如何恐惧地哭叫,都毫不留情地把他硬塞进DAYCARE的情景,为了保住一份工作,我竟丝毫没有觉察到儿子的哭声一天比一天凄砺,他还不会说话啊,如果他会的话,MAHU,他就会说,你是个自私的妈妈!从那一天起,我下了一个决心,我要自己来带他,至少在他学会说话之前,作为一个母亲,我要MAKE SURE孩子是安全,健康和快乐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