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既不丢工作,又自己带儿子,那就是——上夜班。于是决定去公司提提要求看,根据我的分析,应该问题不大,因为夜班是大家都不愿意上的一个班。到公司向MANAGER陈述了整个事情,并要求做夜班,尽管他求之不得,却不动声色地说,公司原本规定三个SHIFTS轮流的,现在为了方便你一个人,那就先把你放在夜班,不过你得尽快找到合适的DAYCARE,我赶紧告诉他我正在办我的IN-LAW过来帮助看孩子,但是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于是我开始了我的夜班生涯。每天昼伏夜行,晨昏颠倒,令我的脾气越来越大。LG埋怨我为什么当初不让他妈妈带孩子回国,我说孩子太小我舍不得,孩子是太小了,小得都不知道领我这份千辛万苦的情。每天早上下班回家,趁着儿子还没醒来,赶紧睡觉,可以睡上两个小时,儿子睡醒以后我就没觉睡了,小东西爬到我身上来骚扰,我睏得睁不开眼,他就用两个小手用力来掰开我的眼皮,一边还说“妈妈不能睡觉觉!妈妈不能睡觉觉!”我又气又急又委屈,干脆坐起来狠狠地在他的屁股上扇了两巴掌!儿子应声而哭,我也跟着一起哭。。。。。。这是儿子此生的第一次挨打,我们两个哭累了,就都睡着了。。。LG下午下班回家,有意地把孩子带出去玩,让我能睡上几个小时的觉,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我期盼着公公的签证早日下来,就象奴隶盼解放。

“躇溜”是我给我的MANAGER起的名字。他是个意大利裔,意大利男人名字多以O结尾,我的MANAGER名字以LIO结尾,所以“躇溜”这个绰号比较符合音译;他很小就出来干活了,没什么文化,坐在这个管理干部的位置上不怎么自信,对手下的人总是疑神疑鬼,还时不时地发发淫威。我们是质量管理部门,办公室兼实验室门上有QUALITY CONTROL的字样,不知是哪个玩皮的家伙稍作手脚,加了几个字母,变成了QUALITY CONTROLIO,被我不经意地看到了,和同事笑成一团,为什么呢,“躇溜”的资历不高,头上这顶乌纱帽也来之不易,处处谨小慎微,生怕出错,而我们这个部门就是担责任的地方,在这个部门任MANAGER,可不是坑了 “躇溜”嘛,翻译成中文就是质量坑“躇溜”。

“躇溜”也不是那么好坑的,他有一套办法逃避被坑,1。对部下采取恐吓手段,把大家的弦都绷得紧紧的;2。午餐邀请在公司管理层混事的娘们儿吃饭,大献殷勤,好套点内部消息;3。下班时间未到就提前“躇溜”出公司大门;等等。。。

尽管他胸无点墨,但由于他的肤色,他觉得自己处处都优越于手下这帮五颜六色的家伙们。冈萨罗是最不买他帐的一个人,所以“躇溜”经常给他穿小鞋,两个人面和心不合,暗地里较着劲。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