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浪石的一篇养鸡真的钩起了我对童年的很多回忆~~~

从小在医院家属楼长大的我还真和鸡有着很多的恩恩怨怨呢,我对公鸡的恨之入骨,源于很小的时候的一次遭抢,那只看似英俊美丽的大公鸡,跳起来,一口就把我手里正在吃着的馒头给抢走了,留下惊恐万状、啼哭不止的我,从此我看见那种有半个孩子那么大的公鸡都绕道而行。那只大公鸡还是医院那一大群鸡的“黑帮老大”呢,每天不是教训这个、就是恶追那个,有一天我亲眼看见,所有的母鸡们都排队站在它的身后,服服贴贴地象仪仗队似地整齐行进,奇观啊,整齐的队形足足持续了有一分钟呢,可惜当时还不会照相,没能留下这幅奇景。

由于我害怕公鸡,所以妈妈只养了几只母鸡,给我和弟弟下蛋吃。下蛋鸡的脸都是通红的,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下了蛋就不停地叫唤“个个大”,我就去窝里取出那只热乎乎的鸡蛋。有一只长相很差的脱毛鸡,最会下蛋,一天一个,从不间断,以至于后来由于缺钙,下了软壳蛋,妈妈还给她吃敲碎了的鸡蛋壳,让她好好补补钙。周围的农田和菜地是鸡爱去的地方,有时农民为了保护菜园,撒了农药,经常会有些鸡被毒死,如果发现得早,还可以被救活,别忘了,它们的主人可都是肠道、外科、内科的医生啊,他们把吃了农药的鸡食道打开,拿出有毒的稻谷或蔬菜,再缝合起来,过几天,那只半死不活的鸡又神气活现了。

记忆最深的还是“抱窝鸡”的种种趣事,所谓“抱窝鸡”就是想做妈妈的母鸡,如果一只母鸡想做妈妈了,她就不再下蛋了,成天嘴里“咕咕咕”地叫个不停,没事就找个草窝或土坑,蹲那儿不动,光吃不下蛋,这样的母鸡谁喜欢嘛,大人们有各种办法让她们抱不成窝,有的人用一根长鸡毛横贯母鸡的两只鼻孔;也有的人把一根长布条系在母鸡尾巴上,目的就是不断地惊吓她,那只可怜的抱窝鸡一回头,余光中就会看见尾巴上迎风招展的布条,吓得马上狂奔不止;更有甚者,一看见抱窝鸡趴那儿不动,就兜头一盆冷水淋下去,把她淋成落汤鸡;结果这些母鸡始终处于惊恐状态,吃不安、睡不香,觉得眼皮底下有人看着或屁股后面老有人跟着,闹心的“抱窝情节”不出十天就被扼杀在摇篮里,迷途知返的“抱窝母鸡”又加入了生龙活虎的下蛋母鸡行列。

大人们对“抱窝鸡”们采取的急功近利的手段,丝毫没有影响孩子们对毛绒绒的小鸡仔们的热爱,在我和弟弟的一再要求下,妈妈终于同意让我家的那只“抱窝鸡”过一把做鸡妈妈的瘾。于是请来了药房里的大能人 —— 一个能从一大堆鸡蛋里挑出受精卵来的叔叔。那个半仙似的叔叔,煞有介事地对着电灯光照啊照,照出了二十个合格的受精卵!我们郑重其事地把这二十枚鸡蛋放在精心设计好的抱窝母鸡专用的“妇产科”里。。。。。。 Laughing(未完待续)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