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没过几天,老头还真让人给收拾了。不过不是中国人,是西人——“老女人”打电话来说要老头把她打官司的卷宗还给她,她已经通过电话、电传、电邮等等凡是想得到的手段试图联系老头,结果老头一味地装死,惹得老女人怒火中烧,其实卷宗不算什么,老女人主要是不想自己的官司让这家伙给弄输了,不放心,想拿回去请别人帮着打而已,可老头却以为老女人是想问他要回押金呢,死活不肯给人家回话,老女人急了,打电话质问我是怎么回事,说要是今晚之前还没有回音的话,她就要准备跟老头打官司了,我一听特觉过瘾,电话里一个劲地夸她做得对!老女人那头觉得纳闷,怎么老头内部竟还有吃里爬外的?!我们俩于是一聊如故,好象老朋友一样,她说你在那儿跟着这个老东西干有啥出息,我一听这话中有话呀,便问她有什么好地方可以介绍,她倒不客气,说不如这样吧,你把简历发一份过来给我,我给你递到一个所里去,这么NB啊,这老女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原来,老女人是在一所私立的西人学校学法律的,现在正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CO-OP,我把简历发了过去,也没指望什么,心想这个张张颠颠的老外,自己都弄一脑门子官司,还来帮我?!反正我的简历发东也是发,发西也是发,甭管她是谁,发过去就发过去吧。工作不解决,心里郁闷不说,走哪儿都象个倒霉蛋似的,这不,早上送儿子去上学,一出门,车就让住对门的邻居给撞了,还得上警察局登记,写了一份报告,详细描述了出事经过,心想还不知道保险公司怎么弄呢,TNND人要是霉起来啊,喝凉水都塞牙!老公回来把我好一顿数落,“你不是学法律的吗?怎么不知道喊警察就让人家跑了呢?!”“可他是邻居啊~~他也没跑啊”“没跑?你们一块儿去警察局啦?”“没有,就我一个人去了。”“还是啊,警察一定说你是肇事车吧?”“那倒没有,警察说由保险公司决定谁是肇事者”。。。。。。你们看看,MAHU那个阶段都傻成啥模样啦~~~  Embarassed

谁曾想,老女人一言九鼎,还真来戏啦,一个律师给我打电话约我面试!重新拾回自信的MAHU兴冲冲地开着修车行给租的车奔向那个向往已久的律师楼!

经过面试,顺利拿到工作!春风得意的我出门开车,准备回家报喜,忽然发现停在路边的车被人撞瘪了一大块!连门儿都开不开啦,看看前前后后的车都好好的,怎么就我的车被撞了呢?天!!!这霉要倒到什么时候啊?!这可是租来的车啊!狼狈不堪的我从副驾驶的门爬进去,气吼吼地往家开!心想,明天去还车的时候车行的人还不知道要笑成什么样呢,干脆让我变成会员算了,天天都撞车的主顾上哪儿找去啊。冤哪,两次撞车都不是我的错,我这是走的什么运呢, 同一个人的两辆车让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撞两次,这个概率恐怕比中六合彩还低吧,是谁跟我开这种玩笑!!!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