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老公说“你呀,没见过你这么倒霉的人!你这辈子啊,幸亏是嫁给了我,才算有了口饭吃!”他乘人之危地对我进行了一番巩固婚姻的再教育。现在想想,有点儿道理,要是不结婚,在外面撞两次车,弄一肚子委屈,连个疗伤止痛的地方都没有,虽然老公话不好听,可是在理,人家命好呀,从来不撞车,还身不动、膀不摇地娶一个这么能折腾的老婆,这种福气上哪儿找去!一个命好,四平八稳,一个命不好,整天撞了东墙撞西墙,两下扯平了,让我们这个小破家处于动态的平衡之下,不太好也不太坏,才让人有不断折腾的动力,一旦折腾未果,倒也不失为一个可以栖息的港湾,哈~~

这个律师行是一个黑人律师办的,加盟的有一个中国律师、一个白人律师、总共三个人,我去的时候他手下有三个秘书,老女人,黑女人,和一名中国女人C,老女人是做CO-OP的,不拿钱,黑女人是总管,不知道拿几个钱,C已经干了一年多,专做房地产,拿十块钱,我因为想拿到这个机会,面试的时候就没敢谈钱,不过老黑说上了班再谈钱的问题,我表示理解,老板是想看看工作能力再给钱吧。

C整天埋头苦干,连上厕所都一路小跑,身子瘦的只有一把骨头,好象背都累勾娄了,我呢整天也没什么具体工作,反正哪儿缺人就上哪儿干,打杂,写信、复信、上银行、提钱、存钱、接电话、等等等等。。。。。。C在国内就是法律专业的,在国内已经提到庭长了,结果移民来了加拿大,读了一年英语,又在COLLEGE读了两年法律,毕业以后也是一直找不到工作,她告诉我说,她找工的时候,正好是博士跳桥那会儿,找啊找啊,都找得精神恍惚啦,老公怕她想不开,故意提醒她“你是不是也琢磨着哪天跳桥啊?”C说,“MAHU呀,你刚一毕业就有人答应要你了,还怨气冲天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别性急,耐心忍耐着,大家都这么过来的。”看来,每个未来想当“金领”的都得从“豆付领”开始,可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免费待遇”了,加拿大三百六十行,有哪一行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剥削,不,简直就是勒索!只有律师行敢这么干啊,听说实习律师得给正式律师白打好几年的工才能有资格独立开业,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管它什么规矩,我只知道雇人就得给钱,一个月后我同老黑提出了条件,老黑又跟我来了一次面试,说我很喜欢你的工作风格,但是我还没想好怎么用你,要不我先给你些汽油补贴费吧,我想想,反正离开这儿再找别的所又不知道要折腾到猴年马月,那就这样吧,等积攒了一定的经验再跳槽也是一样可以把损失补回来的,所以就答应了他,再试一个月,一个月以后正式工作。

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咋吧出金领的滋味来了,一个月以后,如果雇我的话,也不会超过十块钱,那网上的资料难道是骗人的?其实道理很简单,法律的门类很细,家庭法、移民法、房地产、遗嘱、诉讼法、民事法、刑事法、劳工法。。。。。。一个人不可能样样都精通,一个秘书通常只固定做一种案卷,几年下来就算是有经验的了,而这种经验也只局限于一种法律,需求的总量虽多,其实机会却很少,要拿到年薪三万以上,没有个三、五年的经验根本别想!而这三五年中,一个律师助理得做好给没有任何福利待遇的小所打工的思想准备,作为一个中国人做这一行就更惨啦,诉讼,你行吗?刑事案,替律师出庭,你行吗?怎么说都是第二语言,说得再好都有人取笑,连法官都会取笑那些说洋泾浜英语的中国律师,中国人在这一行也只能做做房地产啦,遗嘱啦,公证啦,移民啦,刑事洗底啦之类的书面报告,所以,这个金领实际上就是个“豆付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