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这时候,我已经意识到形势的严峻,以及对手的恶劣。不久,老女人的悲惨故事更让我觉得心寒。老女人跟我不一样,人家是自费花了一万多块钱实打实地上了十个月的FULL  TIME,外带几百个小时的实习,指望这份工作能够PAY BACK她所有的努力和辛苦,实习的最后一天她和老黑之间有一次密谈,我还没来得及问她怎么样,她就走了,以后再也没有回来,那几天我很不自在,感觉到老女人那边不乐观,很想打电话给她,但几次拿起电话又放下,虽然不是出于有意,但我知道实际上是我挤走了她,她的期望值在十五块,而我只拿汽油费,这两个员工之间应该取谁舍谁,傻子都知道答案。

我在老黑那里如坐针毡,还好,没几天,老女人就给我来电话了,谢谢她还把我当朋友,电话中她向我控诉了老黑的狡诈和恶作,让我一定要防着他点儿,劝我别在那儿久留,老女人最后一天的情形是这样的,老黑给了她一张五百块钱的支票,说从下周起你可以继续来上班,但那个周末,她接到老黑的电话说你不用再来了,我已经找到接替你的人啦,是免费的LAW SCHOOL STUDENT,不过你还是可以作为本所的ON CALL 职员,我靠! 把人炒了居然还恬不知耻要人家给他WORK ON CALL! 我在电话里告诉老女人,你不能ON CALL,要饭也不能ON CALL! 难道律师可以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欺负人?!

放下老女人的电话,我决定和这个狗娘养的黑律师斗一斗,不能等他找好了免费的人来炒我!我又一次和他进行了一番面试,我说你不是喜欢我的工作风格吗,别人也喜欢,如果你想KEEP我,就得让我活下去,咱不说养家,咱就说养自己吧,我每天的车、保险、汽油、吃饭、都是开销,如果不能COVER的话,我只好走了,老黑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来这么一招,不是说好的一个月以后吗? 我抱定不干的决心,也不指望他能松口,对付这种一分钱夹在屁眼里爬十个山头都不掉出来的家伙,只能用这种方法。同时,我把自己的简历POST到网上,这回不管是什么工作,只要是办公室的我都做,不再局限于这个所谓的金领!老黑刚炒了老女人,办公室一下还真接不上茬了,所以只好给钱,每星期三百块,除以四十,等于多少?最低工资水平都不到,好搞笑,反到弄得我象个拦路抢劫的!呵呵~~

从我拿第一张支票,老黑的脸就开始摆起来了,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我这才明白,原来他喜欢我的工作风格是那种不要钱的风格。他在加紧找免费的人,我在加紧找我的出路,咱们俩心照不宣,比赛看谁先找到。

就业市场太残酷啦,工作滴没有,免费人大把滴有!几个星期之后,一个中国女孩儿飘然而至,约克大学法律专业毕业,我知道这是我该走的时候了,但是老黑还欠着我的工钱呢。他用了种种办法想把我气走,都不奏效,因为咱有思想准备啊,没那么容易上当!在那里的最后一天,C兴冲冲地告诉我,她找到新工作了,我真替她感到高兴,吃中饭的时候,C第一次无所顾忌地发泄着她那么长时间来郁积在心里的压抑,我到这个所来这几个月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笑得那么开心,说话声音那么大,这时,老黑的脸出现在我们面前,说MAHU你吃完饭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想,C一走,他正好缺人,我就挑今天这个好日子辞职!

吃完了饭,我进了老黑的办公室,我们俩面对面坐着,他说你说话的声音太大了,非常不PROFESSIONAL,我心想,去你的PROFESSIONAL,老娘我已经不想干了,于是我说,那怎么办,你以前说你喜欢我的PROFESSIONAL,我才留下的,既然你说我不PROFESSIONAL,那我也就只好走啦,给我余下的工资,然后LET ME GO,他没想到我这么痛快,那么好打发,撇撇嘴说,你先回去,等我确认一下欠你多少钱,给你寄家里去。骗谁呀,他根本就没有我的地址,我说不行,我得拿了钱再走,他说为什么,我说我信不过你,他说那我们之间就有问题了,我说什么问题,他说你既然信不过我,那么不管多少钱,现在你都GET NOTHING,同时用手象在演电影一样做了一个零的手势,狐狸尾巴总算露出来了,装什么斯文,你不就是这么一个目的吗?我还是坐那儿没动,他说你要是想EMBARRASS你自己的话,你就坐着好了,我还是没动,我很想看看他到底用什么手段来EMBARRASS我,他拿起电话,拨了一通号码,告诉对方,他的公司里有个员工被炒了,还在他的领地内赖着不走,要对方派人来把我押解出去,我盯着这张看上去似乎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的脸,脑子里飞快地转着。。。。。。

等全副武装的保安来把我叉出去,我MAHU活这么大,还确实没受过这种EMBARRASS的待遇,与其等着他来EMBARRASS我,还不如让我先来EMBARRASS他一下,我说,我记得你了,他放下电话,笑眯眯地对视着我,我说我记得你是如何为了几百块钱把自己弄得和流氓下三烂一样,告诉你,这钱老娘我不稀罕,你拿着去FUCK YOURSELF 好了!强压着怒火站起来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桌上的一瓶纯水就砸向他的那张鸟脸!这小子被吓坏了,头一偏,吼了一声,你干吗?向我冲过来,我快步走出他的办公室,想让大家看看尾随而来的律师老板是怎么欺负员工的,只要他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就马上赶在保安到来之前把警察给招来,你不是想把我给叉出去吗?我还想把你给叉牢里去呢!

律师到底是律师啊,他突然在我身后站住,没有动手,一个中国女人,给一个男人律师这样的侮辱,他居然也能忍下来,只为了区区几百块钱!!! I 服了U!替老女人和我自己出了口恶气,走出门来,做了两口深呼吸,看了看辽阔的天空,甩甩头,跟金领说BYE!BYE!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