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Mahu 乃国宝级的珍稀动物,是游板砖村必参观项目。Mahu,又马又虎,马的迅捷,虎的机警,全占了。这个马虎,特好串门子,神龙见尾不见首,人家沙发一摆上,它不知从那冒出来,倏一声抢了就走。马虎的本事多着呢,它一开口,准让人笑得发抖。笑完之后,却又若有所悟。最近,它在自家的Cotage里信手拈来,搞了一个加拿大十年打工忆苦思甜展,让村民看得心里酸甜苦涩象打翻了七味瓶。。。 

——  凌波仙子语

70年前,日本鬼子枪杀了女英雄赵一曼,一缕香魂不灭,转世投胎来了多伦多!本市市长苗大卫特批经费,建立MAHU纪念馆,为新移民楷模树立铜像!并请抗日老英雄王二小专程从中国来加,为英雄铜像揭幕。——摘自《多伦多太阳报》

—– PERSIANPRINCE语

对网络的了解不多,基本属白丁之流,开博也是此生头一回。爬上五一网,东张西望了一番,觉得此处风景独好,得,就把家安这儿啦!初来乍到,人地生疏,令我想起初到加国的那些日子,于是第一篇应运而生,谁知刚一落地,板砖如雨,喊打之声不绝于耳:哪儿来的混混?想在咱板砖生产队落户?!给点儿厉害的尝尝!在自家门前挨了好几闷棍,赶紧关门躲避,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等风头过了再出门。谁知生产队长将我的“范文”贴在了村党委布告栏,这回更惨,全村男女老少每人手拎大板砖上我家门前讨伐来啦,我mahu哪儿见过这架式,不管乡亲们如何骂阵,我死了心做一回“缩头乌龟”,就是不开门。这头几天就这么过去了。对这个不太美妙的开头,我并不气馁。努力总结经验教训,大家不喜欢看骂中国人的,那咱不骂中国人啦,骂骂洋人吧,第二篇就应运而生啦,果然没人再拍砖,于是又整了几篇各色人等,就是不写国人,怕讨打~~

砖头少了,跟贴也少了,不过瘾。在加国这种鬼不生蛋的荒郊野外,过了十来年,八竿子打不着一个可以说说话的,好不容易找到板砖村这么一个人气极旺的地方,还过一盏孤灯的日子,太让人气馁了。不行,得整点儿大伙都感兴趣的,有共鸣的。

这不,入冬以来,一直暖洋洋的,一定得给村民们提个醒,别忘了冬天开车的艰险,于是两篇公路余生记就出炉啦,这回好心的生产队长又将我的“范文”贴在了村党委布告栏,又引来一群不务正业的小痞子们在我门前耍横,我一时性起,也拎起板砖冲出门去,一场混战以我的鼻青脸肿而告终,心寒,崩溃!正疗伤止痛准备搬家,就听见隔壁丁香家有哭声,原来她一篇《小别胜新婚》被拍了砖,心中不禁窃喜,原来挨打的不止我一个啊!

这才开始有些明白,在板砖村,不管你是新来的还是久住的,都得挨上几下,只有不怕死的,才有生存的可能,那些怕死的人,要不就偃旗息鼓,金盆洗手,再也不写,要不就变成拎着板砖四处转悠的小地痞,结伙闹事,把当初所受的委屈化成无比歹毒的暗器,躲在暗处,砸你个没商量!这就是江湖之险恶,险恶在人心。

一俟了解个中奥妙,mahu就不怕啦!俗话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留个心眼,招砖的话少说,要是非说不可的时候就别怕挨打。再说了,这板砖村,人杰地灵,不能让小地痞得了势,你砸得,我也砸得,哼,看谁的头硬!打定主意后,mahu我决定不走了。没曾想,村里还有人与我心有戚戚焉,没过几天一个刘胡兰诞生了,让mahu佩服不已,那人便是趴趴!一声狂吼!谁敢在老娘头上动土!老娘我删他没商量!(也是被拍急眼了,趴趴对她爱的人是很温柔滴)

农历新年到了,板砖村一片祥和景象,拜年之声不绝于耳,村东头陶秀才米罗家是个热闹的去处,秀才什么都好,只有一点不好,喜欢关起门来自残,估计是早年被砖拍多了,自觉养成自拍的习惯,省得麻烦各路人马兴师动众,先闭上眼睛对着自个儿脑门子一气乱拍,直拍得眼冒金星,鲜血淋漓,让远道而来的小地痞们纷纷扔下板砖,立地成佛,久而久之,他家门前的老榆树下就成了村里最热闹和睦的地方,九斤老太,七斤,七斤嫂他们都有事没事地坐那儿神聊个没完,顺便给秀才送送温暖,别自残过度,不小心夭折了,毕竟是村里数得着的几个文化人儿之一嘛,要重点加以保护。

最近,有个叫波斯王子的,在板砖村西头开了一家酒馆,由于该酒馆所有的酒都是王子以波斯秘方私家酿造,所以人气极旺,那可是各路大虾经常出没之地,警察也经常光顾,小地痞们一般是不敢去那儿拍砖的,村长对此一直是心里偷着乐,既为村上解决富余劳力,又为咱板砖村扬威,真可谓有百利而无一害。

来加拿大十年,很少串门儿的我又开始串门子,每天回家来要不去村子里跟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沟通沟通的话,就浑身不舒服。说实话,在加拿大,大家都忙着奔命,大部分的人每天是两点一线,除了单位里的几个和自己工作有瓜葛的毛人之外,就是家里那几张熟面孔,虽说天天出门,可大家都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关在车里,连骂人都不动嘴,只需摁摁喇叭就成了,所以我打心眼里爱上了板砖村。哪怕是运气不好,碰上砖如雨下,都觉着过瘾。后悔没早点儿发现这块宝地,白白孤独了这么些年!

前几天,有一个情断多伦多的哥们儿,在西头酒馆里哭诉他们家的苏三是如何地爱上了这鬼不生蛋的多伦多,哭着喊着要跟他离婚,听着他的血泪婚史,好些个大哥大嫂陪着落泪,劝他想开些吧,天涯何处无芳草,我就替这哥们儿惋惜,辛辛苦苦地在国内赚钱,老婆在这儿闲得发慌,不跟你离才怪,离了才上板砖村哭诉,早干嘛去啦?早就应该把他们家的苏三领到板砖村,介绍给大家认识,把她那点儿多余的精力用在写博上,谁还顾得上离婚呐!多数离婚多发生在夫妻俩的“审美疲劳期”,象心漪家那样的“相看两不厌”实属最佳理想状态,可遇不可求,很多劳苦大众夫妻都是“相看两生厌”,“别理我,没见我正烦着呢嘛!”这种时候板砖村是最好的去处。无论你的心情如何,在这儿都可以找到同类,找到共鸣。看着两生厌就不看,看看网情,赏花开花落,互相给对方放个假,干点儿什么不好,非要去离婚!等有一天突然回首,发现那老东西还挺可爱嘛,幸亏没离婚!没准儿死灰复燃,还能谈一场轰轰烈烈的黄昏恋呐!

好啦,不多说啦,只想问大家一句:“今天你拍了没有?” 

—— MAHU语

53.gif                              68.gif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