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天空

走遍中国(一)咱们新疆是个好地方(下)

1,547 浏览
字体 -

咱们新疆是个好地方(下)

1986年初,我来到帕米尔与天山山脉交界处的卡克夏勒河畔,访问柯尔克孜族。 在克孜勒塔拉合作社附近遇见老猎人斯地克阿里。他骑着骏马,手托猎鹫,精神焕发、神采奕奕地在训鹫。只见他忽而放出猎鹫去猎取假设的猎物,忽而命令猎鹫返回到他的手上,论番进行强化训练。 我的翻译艾尔肯告诉我,斯地克阿里二十五岁开始狩猎,今年六十多,他的英武真是不减当年。斯地克阿里手中的鹫是从深山中的悬崖危石处找回来的,得到不易,甚至要冒生命的危险。找来的秃鹫是不会飞翔的幼鹫,以便日后易于训练。幼鹫一般在四月份开始驯养,到十二月份就能使之狩猎了。雪后狩猎最为合适,因为野生动物在雪地上会留下脚印。而且那时树木枯萎了,野生动物不易藏身,猎鹫易于去捕获。 “斯地克阿里老伯,听说猎鹫还能猎获狼,这是真的吗”艾尔肯问。”当然能。虽然我没有亲自猎获过,但我的一位老友是猎到过的。那天,、我的朋友看到一只黄狐狸,就放出猎鹫,猎鹫似出了弦的箭扑向狐狸,当猎鹫与猎物搏斗时,他赶到跟前,大吃一惊!原来那不是狐狸,而是一只大狼!只见那猎鹫一只爪掐住狼的咽喉,另一只爪掐住狼的嘴,狼丝毫奈何它不得,在地上乱打滚,猎人终于赶上去帮助猎鹫打死了 狼。” 我曾以雄鹰为题材拍摄过一些作品,但均不如人意。这次应说机会来了,我取出相机,看着老人在驯鹫,等待拍摄机会。这时,斯地克阿里从远处飞奔而来,手中的猎鹫展翅欲飞,我迅即按下了快门。 这幅《驯鹰图》是个大特写,画面上雄鹰展翅欲飞的架势占领了五分之四的画面,驯鹰师斯地克阿里则占右下角的五分之一画面,并带有微微的仰视角度,背景是湛蓝的高原天空。猎鹫的炯炯有神的眼神和展开的双翅都展示着雄鹰英俊的气势,体现了”猎鹫”真是人类的好帮手,难怪人们给他起了个美名:”雄鹰”。 斯地克阿里老人见我们的兴致这么高,还告诉我们,在深山里还有一种大雕,是鹰科中最大、最为勇猛的。有一次他去山里狩猎,看见一只大雕抓起一只三四十斤的黄羊,然后飞到高处,对准下面的一块大石头,把黄羊摔了下去。黄羊撞在石上,一下就死了。不过,有时候也没那么容易,万一被其它大雕发现。大雕之间就要开始一场惊心动魄的角斗,胜者,获羊饱餐一顿,败者只得落荒而逃。 听了斯地克阿里讲的故事,我想如果今后有机会,我一定 要去冒冒险,去拍摄鹰、大雕的生活习性。尤其是它们那种雄气十足、俯冲而去捕捉猎物的场面,让它们成为我相机里的”猎物”。 所幸的是机会终于降给了我。那是在阿尔泰山哈萨克草原露宿的那一次。清晨,东方刚吐白,草原上的野鹫忙了起来,十几只鹫冲向地面上的动物尸体抢食起来,以填饱它们饥饿的肚子,还有一些乌鸦也在凑热闹,它们你一块,我一块地在抢夺。这时野鹫离我大约一百余米,我为了不惊动它们,躲在稀少的一点灌木丛里,用200米长焦镜头相机牢牢盯住野鹫抢食的不断俯冲的形态。谁知,野鹫受惊了,全部飞得无影无踪,使我大为失望。 我不甘心就这样失去如此好的机会,耐心地躲着继续等待。大约过了十几分种,倒有几只乌鸦壮着胆子又飞回来觅食了。又过了一会儿,野鹫见乌鸦美美地在进早餐,那嫉妒之心激发着它们也来冒冒险,于是飞来了,同时赶走了乌鸦。就在野鹫快要飞临食物时,我拍摄了下来。后来从洗出来的照片上看去,野鹫的飞行姿势是极美极美的,可以说野鹫是天生的舞蹈家。 访问了柯尔克孜族后,我又向中国与前苏联接壤的边城塔城市而去。 塔城地区是新疆西北的一块富庶之地,尤其值得一游的是塔城市。这座边城,离前苏联只有八公里,是一座美丽、清静的小小古城。 我吃着干馍,喝着凉开水,抬头望着奇峰异岩和蓝天中的白云,突然感到自己似乎远离人世漂流到地球以外来了。一阵孤独涌上心头。什么时候才能走完这九十公里的”鬼路”,到达有人烟的庙儿沟呢?此时,我多希望有个伙伴同行啊! 太阳像座火炉那样,灼烤着我,沙粒和乱石相间的路面也像故意在折磨我,出了柳树沟,连绵不断的加依尔群山出现了,还是那样光秃,还是那样寂静。还有一大半的路程,又该怎样去走完呢? 我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再度前行了。咬咬牙,就地过夜吧!刚刚铺上羽绒被,老天突然下起一阵不大不小的雨来,把我浑身淋了个透,二十几分钟后,雨过天晴,嘿:远方出现了一条大得出奇的半弧形彩虹,这是我平生见到的最大最壮丽的彩虹,彩虹染遍了半壁江山!我迅即取出相机,把这难得一见的彩虹留在我的胶片上了。 此时,我不再感到懊丧,想不到在这条渺无人迹的通道上还能有这个小小的收获呢。我忘记了饥饿、口渴,甜甜地与加依尔山共眠了整整一个晚上。次日我饿着肚子继续向塔城市而去。 在新疆地名中,蒙古语地名遍布全疆各地,这与成吉思汗西征有关。例如:”托里”意为镜子。据传,在现在的托里城边,曾经有两个面积相等的湖,冬天冰冻后,恰似两面明镜。 当我小住托里县一夜时,得知这个小小之县人口奇少,主要居住着哈萨克同胞。晚饭后,去城郊观光,看到了高原瑰丽的晚霞。无边无际的大草原,牧草肥润,牧童正在扬鞭催羊归去呢。远处的巴洛克山,被一片霞光映照得令人心驰神往。 如果说翻越加依尔山是一次苦修僧似的磨练,那么,其中的甘辛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体验。出托里,往西北行走,是一条宽广平坦的草原公路:但见”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织成了一幅优美的放牧图。 这天,我似乎进入了一个富有情趣的天国,一路上鸟语声声,令我目不暇顾。其中。有一种与家鸽一般大小的鸟,白色的身上好像披着一件绿色的风衣,显得格外精神。我看见一块绿绒般草坪,便躺在松松软软的草地上,享受着草的芳香。仰望无穷无尽的天穹……心早已飞到了塔城。 循着一阵婉转的啼鸣,我在草丛中偶然发现一窝鸟蛋,一共四枚,与麻雀卵相似。其壳呈褐色,上有许多麻点斑纹。原来草原上没有树木,鸟类只能在土壤中或在草丛中 筑巢繁衍后代。 中午,来到闻名全疆的老风口。道班养护工告诉我,自治区交通厅在这里设了雪灾防治小组。听了这里的负责人老孟介绍,不由大为吃惊。去年冬天雪下得大,公路被封了十五天;今年的雪下得小了,但也被封了三天。 风口南北长达六十公里,东西宽三十余公里,其中道班附近七公里公路路面最为危险,受害最重.有时大雪还能盖没汽车。平时,雪深也有一米厚。由于风雪交加,其他地方的雪也被卷到公路上来了,形成高高的雪墙。专家们根据这个规律,在公路两旁五十米处植树造林,防止大雪造成的灾害。现在已在十几公里的公路两旁种下了许多树,效果很好。 终于到达了塔城市。 塔城市区的街道小巷至今还保留着浓厚的中世纪的古老建筑风格。居民住房主要是平顶屋,自成院落。院内种有许多果树、花草,显得宁静而舒适。由于市民大部分信奉伊斯兰教,所以,市内建有各民族特有的清真寺。例如:红寺,是塔塔尔族的清真寺,其建筑风格是前苏联中亚式的红墙与阿拉伯伊斯兰式圆顶,二者水乳交融,互为一体,表现了阿拉伯伊斯兰教传入前苏联中亚后逐渐融塔塔尔文化于一炉,终于形成自己独特的民族风格的演变过程。 而乌孜别克族同胞同样把阿拉伯伊斯兰文化融入自己民族之中,乌孜别克清真寺的建筑风格也别具一格,它与前苏联的塔形建筑融为一体,这两座清真寺给塔城市增添了不少雅致,使这座边城抹上了具有欧洲风味的城市之光。 另外,还有维吾尔、哈萨克、回族的清真寺。这些各自独立又互相有联系的建筑形式都应说是把阿拉伯文化与本民族文化融为一体的结晶。这座边城几乎成了清真寺博览会,穿街走巷,使我乐此不疲,要将这座边城的建筑造型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城市虽小,通往城内的河流倒有三条,它们是三工河、楚乎楚河、乌拉斯台河。其中最大的是楚乎楚河。它穿市中心而过,两岸在历史上曾经是块荒地,从来无人问津。塔城市的建设者们在五十年代开始植树造林,三十年过来了,这些树木已经绿荫如云,使这座古老的城市焕发了青春。每逢过年过节。或者是夏天的周日、例假日,这片林区就成为市民们理想的游乐场所了。 那天,我来到这儿,看到不同民族、不同年龄的青年人正在这里度假。他们之中,有野炊的、尽兴跳舞的,更多的是初恋者,他们将这片幽静的天地全都视作是一条多情的爱河。 他们吃的、喝的,品种既多又丰富,有哈萨克族的罐、奶茶;有塔塔尔族制作精细的油饼、鸡蛋饼、果子酱;有俄罗斯族的”例巴”(大面包)她们自斟自饮,又歌又舞十分快活!在他们的眼里,这片林子名副其实地成了”快活林”。 夕阳映红了快活林,我沿着楚乎楚河岸回招待所.只见从南方飞来许多许多的灰雁,它们竞飞着,各自飞回到自己的家去。我被这情景给迷住了。 我询问了一位附近的老人。他告诉我,这种飞禽叫塔城飞鹅,学名叫灰雁。主要生长在离城不远的库鲁斯台草原里。那里有个浅水湖,有许多沼泽,水草丰茂,没有人去危害它们,因此就安居在那里,数量越来越多。人们掌握了它们的生活习性,每当春天,灰雁产卵孵化出小灰雁时,我们的祖先就把小灰雁抓回家来喂养,年复一年,久而久之,灰雁就习惯了家庭的驯化。 白天,它们飞到遥远的库鲁斯台浅水湖觅食,晚上就会按时归来,如此往返,遂成了塔城一大奇观。 这种灰雁肉质细而鲜嫩,样子极似家鹅,故塔城人习惯把它叫做塔城飞鹅。 啊,”塔城飞鹅”的故乡,我会永远怀念你! 1 天山飛瀑.jpg

天山飛瀑

斯地克阿里在驯鹰.jpg

斯地克阿里在驯鹰

3 塔克拉玛干沙漠.jpg

塔克拉玛干沙漠

4 柯尔克孜女孩.jpg

柯尔克孜女孩

5 罗布泊胡杨林.jpg

罗布泊胡杨林

6 吐鲁番维吾尔女孩.jpg

吐鲁番维吾尔女孩

7 塔城俄罗斯女孩.jpg

塔城俄罗斯女孩

8 喀什小商品市场.jpg

喀什小商品市场

9 疆北喀纳斯湖.jpg

疆北喀纳斯湖畔

天山哈萨克蒙古包.jpg

天山哈萨克蒙古包

分享博文至:

11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0年5月20日 22:58

    很难得的照片,谢谢分享!都喜欢,还是最喜欢沙漠的那张~

  2. 评论 | 2010年5月20日 23:40

    谢谢紫雨风弦喜欢沙漠照片。 上一期我说构图重要,是的,相当重要。还有就是你说的因个人喜欢而异;其实和写文章一样,要有创新,而尽量不要雷同,要有新鲜感的作品。

  3. 评论 | 2010年5月21日 10:10

    很美的相片。 驯鹰、罗布泊胡杨林我比较少见过,难得。 天山飛瀑、喀纳斯湖畔、哈萨克蒙古包 象明信片,非常不错。

  4. 评论 | 2010年5月21日 10:21

    看了你的照片有种震撼的感觉,特别是沙漠,罗布泊胡杨林和天山哈萨克蒙古包这几张,那只大鹰的照片也很难得,只可惜有点虚了,大概是鹰舞动翅膀的原因吧。

  5. 评论 | 2010年5月21日 10:22

    新疆真是个好地方, 片片很美, 欣赏! 谢谢分享!

  6. 评论 | 2010年5月21日 13:18

    谢谢大家喜欢新疆,新疆的自然景观确实非常震撼,有机会大家还是要去走走的, 就像莽牛所说的,沙漠,罗布泊,罗布泊胡杨林,看了真的是一大享受…

  7. 评论 | 2010年5月21日 18:14

    跟着浪花朵朵来到了新疆,谢谢分享! 那张大沙漠有一种俯视感,很有气魄。能告诉是怎么取景的吗?

  8. 评论 | 2010年5月22日 00:36

    新疆的自然景观有冰川,冰山,高原草原,沙漠戈壁,有中国最多的湖泊,没有鱼类的原始湖,还有负海拔的哎叮湖,几乎包含了世界上所有的自然景观… 我最喜欢的就是沙漠,但是进入沙漠的机会太少了,还算幸运,拍到了几张。这张沙漠的照片是我站在现在看到的沙漠的对面的沙坡的高处拍的,拍摄点要比拍摄对象高些,所以会使画面产生宏伟的气势。 加国品茗网, 莽牛, 路过 MapleLeaf, 谢谢你们的美言。

  9. 评论 | 2010年5月22日 05:44

    问好浪花朵朵! 这些片片很有些资料片的味道。

  10. 评论 | 2010年5月22日 08:40

    沙漠那张确实很好,有个人在旁边显得生动多了。多谢介绍!

    长周末快乐!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