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政客,土地转让税,民主

字体 -

 

 

政府象小孩的尿布一样要经常换,而且每次换的原因都一样.

安省的省级选举马上要开始了,省长McGuinty声称如果连任,决不加税,而且这次是真的!2003年上一次选举时也保证过不加税,但在2004年却加了安省历史上最大的税.当然名字上不叫税,它叫健康保险费.省长说那次不算,它不能叫说话不算数.因为上次是保守党在台上,他们将省财政的赤字隐藏起来,所以他是不知下为过.但这次不同,这次是他在台上,所以他知道没有隐藏的赤字.但现在保守党在台下,如果他们照葫芦画瓢也来一手呢?宣称上台后不仅不加税还减税30%.然后上台后不仅不降反而加税,原因是他们自由党把财政搞得太糟.有时间我在想这Enron公司的头造假帐进了监狱,这保守党将省财政的赤字隐藏起来啥事没有?再说啦,当时自由党身为反对党一点没察觉事情不对就没责任?这使我想起Alexander Fraser Tytler关于民主的名言.大意是民主只能是短暂的,不可能成为长期的政府形式.因为选民最终会选那些保证从公众利益中分给他们最大利益的政客,结果是公众利益被挖空,民主崩溃,独裁者上台.这个周期也就是200年.这个分析理论上很对,但所说结果还没发生,也许一方面说明勤换尿布还有作用;另一方面选民在各种利益上还有互相牵制的地方.

扯了半天是想提醒大家现在多伦多市在讨论征收土地转让税,这没买房子的朋友要注意了.现在多市有省府所赋予的多市法这个尚方宝剑,市府可以自已征收一定的税,土地转让税就是考虑的对象之一.按安省地产局的资料,现多市一般房子交易时交给政府的土地转让税是$4200元,如果多市再征0.5%,那就是额外的$1900.在这种情况下有几个问题要讨论.

1.原来就有4千多元土地转让税,现在再收一个近2千,那可是45%额外的税啊!老百姓受得了吗?

2.现在多市的平均房价按06年数据都已经是$378,000,市府再收土地转让税,这可担负性可是雪上加霜啊.

3.大多地区周围城市无此税,如多市增加此税,那大家不是更要到外边跑啦,汽油费在涨,地球在变暖,大家又都往外搬,这不是意味着更多的废气排放,交通堵塞,更长时间通勤.税收就是雁过拔毛,你拨得太多雁都飞跑啦,不是得不偿失吗?

4.交税获收公益服务这是民主社会运作的基本原则.可如果房主所交的土地转让税只是政府的一般性收入,那业主就没有得到额外的服务,这是不是有点不合理,这是不是有点歧视房主(典型的Tytler理论,实际上税收的很大一部分就是打富济贫,尤其是联邦税,不过市府税收多数应基于服务).

实际上现多市的财政状况是不怎么样!所以多市议员和市长也是抓耳挠腮,看着哪都想收钱,咱做为雁子,不是能不让人家拔咱的毛就不让拔,实在不行能让人家少拔二根就千方百计让人家少拔二根吗.所以尿布该换时就要换!至于Tytler所言之照这样下去哪一天民主会不会玩不下去的问题,目前是so far so good.

市议会的执行委员会将于6月25日辩论这份报告,议会于7月l6一l7日讨论.认为市府不该拔此毛或就是不想让拔此毛的朋友赶紧给你区议员写信,打电话发电邮表示关注. 你不知道你区的议员是谁?(That is not good)下面网站可以帮你.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房产 (全局), 房产,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

3 条评论

  1. 2007年6月19日 22:321971

    小红,这要是让保守党上台,就是让饿狼上台.已经在台上的是饱狼,尽管他在不断消化,过会儿就又要吃了.但还是比那饿狼吃得少.我看还是让饱狼在台上吧.下辈子咱投狼胎,或咱长铁毛!:D

  2. 2007年6月20日 19:38刘晓红

    that is interesting point. BUT we still need to change them like we change child’s diaper. 「獅子與狼」

    上帝把兩群羊放在草原上,一群在東,一群在西。上帝還給了羊群獅子和狼兩個天敵。上帝對羊群說:「如果你們要狼,就給一隻。 如果你們要獅子,就給兩頭,你們可以在兩頭獅子中任選一頭,還可以隨時更換。」西邊那群羊想﹐獅子比狼兇猛得多﹐還是要狼吧。於是他們就要了一隻狼。東邊那群羊想,獅子雖然比狼兇猛得多,但我們有選擇權,還是要獅子吧。 於是牠們就選了獅子。

    狼進了西邊的羊群後就開始吃羊。狼身體小,食量也小,一隻羊夠它吃幾天了。這樣羊群幾天才被追殺一次。東邊那群羊挑選了一頭獅子,另一頭則留在上帝那裡。這頭獅子進入羊群後也開始吃羊。獅子不但比狼兇猛,而且食量驚人,每天都要吃一隻羊。這樣羊群天天都要被追殺,驚恐萬狀。於是趕緊請上帝換一頭獅子。不料,上帝保管的那頭獅子一直沒有吃東西,正飢餓難耐,它撲進羊群,比前面那頭獅子咬得更瘋狂。羊群一天到晚只是逃命,連吃草這種正經事都不能幹了。

    西邊的羊群慶幸自己選對了狼﹐嘲笑東邊的羊群沒有眼光。東邊的羊群非常後悔,向上帝大要求把獅子換成狼。但上帝說:「是你們選擇獅子的。要換太晚了。」於是東邊的羊群只好把兩頭獅子不斷更換。但兩頭獅子同樣凶殘,換來換去都好不到哪裡去。後來索性不換了,讓一頭獅子吃得膘肥體壯,另一頭獅子則餓得奄奄一息。

    眼看那頭瘦獅子快要餓死了,羊群才請上帝換一頭。這頭瘦獅子經過長時間的飢餓後,慢慢悟出了一個道理﹕自己雖然兇猛異常,一百隻羊都不是對手,可是自己的命運是操縱在羊群手裡的。羊群隨時可以把自己送回上帝那裡,讓自己飽受飢餓的煎熬,甚至有可能餓死。想通這個道理後,瘦獅子就對羊群特別客氣,只吃死羊和病羊,凡是健康的羊它都不吃了。羊群喜出望外,有幾隻小羊提議乾脆固定要瘦獅子,不要那頭肥獅子了。 一隻老公羊提醒說:「瘦獅子是怕我們送它回上帝那裡挨餓,才對我們這麼好。萬一肥獅子餓死了,我們沒有了選擇的餘地,瘦獅子很快就會恢復凶殘的本性。」羊群覺得老羊說得有理﹐為了不讓另一頭獅子餓死﹐它們趕緊把它換回來。 原先膘肥體壯的那頭獅子,已經餓得只剩下皮包骨頭了,並且也懂得了自己的命運是操縱在羊群手裡的道理。為了能在草原上待久一點,它竟百般討好起羊群來。而那頭被送交給上帝的獅子,則難過得流下了眼淚。東邊的羊群在經歷了重重磨難後﹐終於過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

  3. 2007年8月27日 01:251971

    哎,还是小红有点道理啊: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