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移民加拿大你后悔(了)吗?

字体 -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来,放不下.

人生啊: 苦!

对于生老病死而言大多是生理过程或现象,人能够做的不多,当然钱多一点的话老的气派些,病时医的选择权大些(未必医得好一些).对于后四种多是心理上的反应, 所以人可以做的许多! 爱别离的苦恼在年轻人中发病率高些; 怨长久较偏爱中年女士;而放不下求不来可是男人中年危机综合症最主要原因及心理反应. 移民后后悔自己的选择就可以使有人怨长久;使另一部分人放不下;也有可能使在其中的一半对自己的另一半怨长久的同时又使另一半对自己放不下.对此看心理医生或持有坚定的信仰(我对圣经关于信仰的这段经文特别喜欢: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 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中文翻译有些饶嘴,英文翻译直接些: Hebrews 11:1 “Now faith is being sure of what we hope for and certain of what we do not see.”)对解决这些问题有帮助,但对这些我都无资格说三道四.咱从唯物论的观点看看移民加拿大到底应不应当后悔.

请注意我将”了”字放在括号里, 意在时态上有所分别,遇到困难时对当初的选择有所疑惑,不算!因为这是一过性的.而加上”了”就是完成式了,那就需要进一步分解了.

人后悔是由二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是对过去应做的事没有做,今天看到后果对当年当决未决而后悔;二是今天看到当年所做的决定造成了不如意的结果而后悔;对于移民后后悔应属于后一类.对此减轻心理压力的思维应是证实今天仍在正确的路上,也许效果不尽如意,但比赛尚末结束. 最近有两本书可能有帮助,分享一下.

<<黑天鹅>>(Black Swan)的作者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警告:由于即将到来的第二次美国革命(Second American Revolution)最终将毁掉资本主义、民主和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在2035年……早至2012年……最可能是在2020年前,它们将自我毁灭。让我们看看作者这张时间表:

第一阶段:民主党拒绝迫使共和党阻挠布什政府对亿万富翁的减税议案,他们此举只是自掘坟墓,证明自己是懦夫而已。

第二阶段:在选举中,共和党掌控众议院,将其战略战争扩展到用”完全僵局”和”关闭政府”政策摧毁奥巴马政府。

第三阶段:选举后,奥巴马成为跛脚鸭,身陷传票和否决票的泥淖。

第四阶段:2012年,共和党赢回总统大选和参议院选举。保险公司重新掌控医疗领域。自由市场下的金融管制放松再度出现。说客们愈加无法无天。

第五阶段:在共和党新总统的第二个任期结束之前,华盛顿完全被亿万富翁和说客们无穷无尽的匿名捐款腐化。华尔街的”快乐阴谋”使罗伯特•希勒(Robert Shiller)《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 Exuberance)的著名预测成真,引发21世纪的第三次灾难性崩溃,导致美元计值债务违约、美元不再是世界储备货币。

第六阶段:第二次美国革命爆发,并演变为一场残酷的全面阶级战争,在中产阶级的领导下,人们对正在从内部腐蚀美国、脱离现实、失去控制的”快乐阴谋”掀起了一场广泛的抗争。

第七阶段:五角大楼发出全球警告,国内阶级斗争扩大化:到2020年,全球”将呈现出古老的战争模式:人们竭尽全力地疯狂争夺食物、水和能源供给”, “战争将主宰人们的生活。”

当全世界都在为疯狂争夺食物、水和能源供给而战时,加拿大的地位应是得天独厚,水:五大淡水湖(总面积为208,610 km2,总储水量22,560 km3)中的四个有我们的一半;中国只有世界人均淡水量的25%. 油:加上我们的油砂,加拿大在沙特阿拉伯之后为石油储备第二大国;粮:土地不用说了,化肥在莎省地皮一扒干,下面的东西装上袋就能卖钱;树:到处都是.有吃有喝有油有房,我们怕谁?

我知道大家对于这种极端悲观的预测不以为然,所以这些优点也就是墙上的画饼.但大家知道下面几十年地球上最大的事情是什么吗?那就是地球变温的问题.<<The world 2050>>的作者将北极比作1803年美国刚从法国手里买的Louisiana,表面上荒无人烟,发展角度上潜力无限.现在北美的春天每十年提早四天来到.作者类比道:想象一下你家的草坪每天以5.5英尺的速度北移,你的生日每年提前10天到达.如果有一天佛罗里达热得住不下人了,那纽约差不多成了今天佛罗里达的气候,北极成了多伦多,那多伦多不就成了纽约了.这听上去象天方夜谭.但帷幕己打开,美国的国家科学基金会每年就北极的研究经费是5个亿,是1990年的两倍.NASA的投资是20个亿.北极的旅游业己经在大发展,2004年去北极的人次达120万,2008年单去Greenland的游艇就有400次.最近俄国,挪威都在北极动作不断.加拿大总理也就北极大做文章.

当然北极不可能一下子发展起来,第二即使北极开发了,我们也可能不受益,拟或受损,第三即使到时受益,似乎与移民加拿大后后悔无关.但我认为从战略上讲我们是站对了位置!战略上正确以后战术上不就好办了?一是如上面所谈,从心理反应上下下手,然后从技术层面努努力就行了.

移民后肯定很艰苦,也会有后悔过的经历,但别后悔”了”.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房产 | RSS 2.0 | Trackback |

2 条评论

  1. 2010年10月23日 23:21zhangblue

    喜欢你这种调调。 但战场太近了也不是啥好事儿。 俺们的贪婪本性,注定了末日不远了。 过一天算一天吧。

  2. 2010年10月24日 12:14waww

    您是说,如果前途是光明的,目前这点磨人的“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来,放不下”都算不了什么,应该ignor,是吗?

    宗教的作用,与此类同吧?

    我常常纳闷,邻居整个summer都在晒太阳喝啤酒的“快乐当下”,他们好像从来没有我关于为什么何处来哪里去的烦恼。呵呵。

    问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