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 的存档信息

2007-02-28 21:29:04 | 758 浏览

从上班的地方到湖边,我估计散步5分钟就到了。 想了好几天了,要穿暖点,带上围巾,去湖边走走。已经错过了一些晴天,雾天,雨天。今天中午,一个灰蒙蒙的阴天,我终于去了。 单位所在的是一条oneway的小路,沿着两边都是旧洋楼的小路走到尽,湖就尽收眼底了,也就3分钟走的光景。出乎意料的是,湖和我在的小路,还横膈着两条6车道的高速路呢。因地势一路低下去,那高速路和呼… (阅读全文)

2007-02-27 16:09:11 | 449 浏览

 2007年2月27日,星期二,中午12:15分。 端着托盘,我侧头向餐间扫了一眼:嗯,周遭都是普通的餐桌椅,唯有中间孤零零地摆了一张高出一截的小圆台,底下三张高凳。好。这张是我的了。 径直走过去,放下托盘,放好大衣手袋,坐上了高凳。高高在上的感觉真不错,视线无遮无阻。 边摆弄午餐,边打量起四周来。 这间叫Quiznos SUB的快餐,坐落在Yonge&Yorkville,据说是全城… (阅读全文)

2007-02-27 07:43:43 | 750 浏览

星期五。 这是个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工作着的一天,时间按着固有的节奏不紧不慢的流逝。和几个同事在一起,又说又笑,好像没干什么就到了下班的时间了。黄昏近,窗外开始白雪纷飞,人们开始急急归家。道别后,把自己包裹好,我亦投向那个白茫茫的孤独的世界。 洁白的细雪絮絮扬扬,笼罩一切。地面有些滑,新雪覆着旧雪,冷而且静。街上是匆匆往家的方向赶的车和人。在这个风雪… (阅读全文)

2007-02-25 08:54:35 | 664 浏览

朋友缃红写了一篇《鞋子》,透着十足的女人味。哈,女人味,这恐怕是多伦多的生活最缺乏的味道(不要拍砖哦,这不是说你,是说自己)。并不是这边的商场没有琳琅满目的女人玩艺,也不是没有时间扮靓,就是,就是没有那份对镜贴花黄的心思。 成堆的衣服压在箱子里,壁柜里也挂得满满的,可爱穿的就那么两三件,鞋子一双,天天如此,闭着眼睛都能摸到,披挂上阵,无需搭配。 不… (阅读全文)

2007-02-23 17:24:30 | 1,295 浏览

在中国人扎堆的地方,我们每天听说成千上万的新闻绯闻奇闻耸人听闻、、、好不容易,我们才有机会听一回,和浪漫有关、并且就发生在身边的真人真事;然而,我们还没来得及参与,故事却永远地结束了,以一个急剧演变的悲剧,划上了沉重的休止符。 安钢的猝然离世,给他不久前征女友共赴新年party的帖子,蒙上了一层悲凉的色彩。那原本注定要吸引很多眼球、很多回复、很多碰撞和… (阅读全文)

2007-02-22 19:55:53 | 1,976 浏览

不像蒋国宾,安钢之死还是受到一致的同情的。两桩都是悲剧,但前者是自己的选择,对错与否,众说纷纭;而后者更像个受害者,他并不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尽管这日子过的如此窝囊和悲怆。然而不管愿不愿意,他还是凄凉地、形单影只地走了,在中国人最隆重的节日即将来临之际。留给同胞许多的伤感、悲愤、不解不平、、、 每个人一生的命运、际遇很不同,我们都生活在安钢的世界之外… (阅读全文)

2007-02-20 11:39:02 | 555 浏览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那酒一样的长江水 那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那血一样的海棠红 那沸血的烧痛,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那信一样的雪花白 那家信的等待,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那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那母亲的芬芳,是乡土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 (阅读全文)

2007-02-19 23:50:53 | 969 浏览

虽然还看不见,春天已经在路上了。5年前的差不多这个时候,我的LINC班老师出现在我在加拿大刚刚绽开的新鲜日子里。   她叫Carmen, 是罗马尼亚人,一个40来岁的短发、矮个女子,五官长得很精致,清澈的双眸象小孩的眼睛一样纯真。因为越来越喜欢她,所以她在我眼里有许多优雅,不过这多半是我纯个人的观感而已。 和她其实没有私交,当时没有,别后经年亦没有。然而她一直在我… (阅读全文)

2007-02-19 23:56:05 | 406 浏览

恭喜,您现在已经拥有了您的无忧博客。 请先记住您的无忧博客网址:http://blog.51.ca/u-45406/。通过这个地址,您就可以随时访问您的无忧博客了。 另外,有一封邮件已发往您在加国无忧注册时使用的邮箱,其中有您的博客地址、管理中心的进入连接以及帮助提示,等等。 系统预设的地址不好记?您在注册时没有填写子域名? 没关系,您现在可以到您的博客管理中心 http://blog.5…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