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 的存档信息

2009-06-30 14:52:34 | 189 浏览

第一次在学校放假后还呆在空荡荡的校园里,整座大楼那么静,几乎见不到人··· 不知什么人,把收音机驳上了学校的高音喇叭,是那个CHUM频道,一首接一首,旧歌放送,放送···大多不知道歌名,也不太听清楚歌词,对英文歌的认识就是,无休止的柔情主义:深情的声线、甜蜜忧伤怀旧的情怀、无尽blue缭绕的旋律··· 俱往矣 唯留下,夏日悠悠长··· (阅读全文)

2009-06-29 00:39:01 | 714 浏览

“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中国人的人生哲学总是围绕着义利二字打转。可是,假如我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呢? 曾经有过一个人皆君子,言必称义的时代,当时或许有过大义灭利的真君子,但更常见的是借义逐利的伪君子和假义真情的迂君子。那个时代过去了。曾几何时,世风剧变,义的信誉一落千丈,真君子销声匿迹,伪君子真相毕露,迂君子豁然开窍,都一窝蜂奔利而去。据说观念… (阅读全文)

2009-06-27 13:45:54 | 395 浏览

【按:昔日同行一篇纪念五四博文】 《时尚先生》5月刊五四纪念专题《新青年再出发》前言 去年5月的一天,我踩着单车去灵隐寺。在灵隐寺前的路旁坐下来,看一块巨石下,一队蚂蚁在午后的阳光下运送粮食,在我残忍的童年,我曾以虐杀它们为乐:用火,用水,用石灰……但此时我脑子里爬出《西湖诗词》中的一行行诗句,竭力想从这些无辜的蚂蚁身上,榨取一点可怜的禅意。然而整… (阅读全文)

2009-06-27 07:18:50 | 307 浏览

被密码保护的文章没有摘录。 (阅读全文)

2009-06-25 11:18:25 | 317 浏览

是这样的。一个人阅历越多,忍力应当越好。 其实并不是独独自己才这样——在坏天气遭遇坏运气!身边的每个人,几无例外都有自己的一份困扰麻烦,时不时也都会遇到不愉快却不得不承受的事情,或大或小,或短期或长久。 同事A今天早晨上班路上弄丢了他的钱包——钱和各种证件,他不得不取消今日所有的重要的计划,专门请一天假,去处理这个讨厌的突发事件··· 而好像是为了使事情糟到… (阅读全文)

2009-06-21 00:52:44 | 530 浏览

目睹这个有趣又发人深省的伦理测验在课堂上炸开了锅,引起了这么激烈的辩论···我不禁暗暗问自己,如果不是来到加拿大,每日被五花八门的人种语言观念冲刷,我是否能够理解,一个问题,可以有如此多个答案,这些答案可以如此不同甚至截然相反,却又可以相安共存? 这个故事叫做《穿越鳄鱼之河》。里面有五个人物,四男,一女。全班学生被分成6人一组共5组,读完故事后进行讨论… (阅读全文)

2009-06-20 06:44:30 | 331 浏览

背景: 在一段5天的时间里,在多伦多某所大学校园里 一群(32人)不相识的、年龄、性别、肤色、专业背景应有尽有的人 为着完成一门互动性特强的课程——《冲突调解》 每天朝九晚五聚集在课堂上,除了部分时间听老师授课 每天都面临未知的任务,必须在没有预备的情况下,把自己纳入现场随机组合的5-7人的小组里,参与各种各样趣怪的小组活动 与此同时 从第一天下课前开始,每个人… (阅读全文)

2009-06-17 04:48:48 | 442 浏览

阅读的方式,是会随着阅历和心境而改变的。究诸原因,应当是读书人和刻下在读的书之间,有一种互动的韵律吧? 对手中这本《朝圣的心路》—-周国平散文·灵魂守望篇,我阅读的方式,就和其他书大不同。首先,我不能循顺序而读,总是随机一翻,翻到哪篇就读哪篇;其次,他的散文,尽管谈的是形而上的灵魂问题,其实很精简、很平和(诚如他序中所说,写文章尽量做到有感而发,并… (阅读全文)

2009-06-12 06:36:14 | 1,052 浏览

那个做传销的家伙,昨天在地铁中遇上了。 比传教士还不能自控的,他又开始顽强地兜售了,从奥巴马说到微软,好像全世界的强人都在做他们的生意。 好几次,就想冲口而出叫他shut up了,可是还是忍着了,只为着看他什么时候能自己觉醒。 下次,下次,我不想再给他机会了,我会直接对他说,我们换个topic吧,要不然,就leave me along··· 他不放弃,在他自己的界定里,说不定是一… (阅读全文)

2009-06-09 15:54:39 | 557 浏览

过了这么久…一直到今天,你才肯在信里,期期艾艾地谈起那件事,我可以feel到,是有一道创口在彼时留下,也许不太深,但来得突兀,像一根看不见的刺,隐隐地扎在柔软的心口某处,你不肯碰触,它就一直都在,若有若无。 如果彼时,我们就此结怨,我也毫不意外。就像我们会因为某些说不清楚的因素,结缘。人心有时真是娇嫩无比啊——心负起气来,我们常常也无可奈何。 于是在表态… (阅读全文)

2009-06-07 07:27:48 | 362 浏览

6月4日,一个令中国人心头忐忑的特别的日子,我思忖着,在多伦多大学,是不是如往年一样有烛光纪念呢?凭谁问去?如果说灾难就是那艘因沉沦而永生的铁达尼号,那么,是不是从此永不提起,才是最好的祭奠???步履匆匆地,依然向着家的方向···无法纪念,无从凭吊,那么,就在这天,播几颗美的种子吧,唯有美,可以净化人心··· 从后院对着的林坡挖了些泥土,铺在松过的地上,挖… (阅读全文)

2009-06-06 06:45:37 | 830 浏览

【1】 六一儿童节那天晚上,带小比去买花种子。 比纸牌大点的一包包花种整齐有序地陈列在一个长方形的架子上,成一个色彩缤纷的角落。一张小牌写着:一块钱两包。我蹲下来,打算挑四包回去试种。 这将是我平生第一次种花吧?在回想得起来的记忆里··· 呵呵。凡事知易行难,由此可见一斑。 花种真多,红萝卜啊瓜啊什么的,都有。拿起一包,看了看又放下,不知如何决定···于是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