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 的存档信息

2010-03-28 20:44:53 | 1,094 浏览

不敢说所有的女人,不过,比较文艺型比较罗曼蒂克的女人吧,好像在男女情事上,多多少少、长长短短,会有一种“浪子情结”。 爱浪漫或者可以大声说出来,直接做出来;爱浪子,却不是个个都敢、都能想爱就爱的。于是,由于个性、勇气、际遇等先决条件的诸多不同,女人的“浪子梦”就有了乱人眼的诸多版本,悲剧、喜剧、又悲又喜剧、悲悲喜喜剧、似悲似喜剧、无悲无喜剧··· 所谓情结… (阅读全文)

2010-03-27 07:17:43 | 991 浏览

【1】 “妈妈,我不要你变老” 小比叫我的时候,妈妈两个字,是拖长了声音来喊,他的嗓子又亮又甜,非常好听。 “为什么?” “因为啊,你老了以后就不是你了” “那我是谁呀?” “是奶奶” 小比现阶段对一切negative的情感开始体味并且非常敏感和抗拒,死、老、离开、生气、错误、失败···等等,都是他想逃避的东西。如果逃无可逃,他就会做出自己的抵抗,大声喊,我不要!用极快的速度… (阅读全文)

2010-03-26 13:27:46 | 131 浏览

在读星云大师的《修剪生命的荒芜》。把有感的字句摘存这里。—每每读到这些,我总是想,自己应该去信仰佛教,成为佛门弟子。 —假设我们每个人都能在念头出入处,挂个铜铃,便能时时唤醒沈酣的睡人。这个铜铃,只要能使你从迷到觉,由弱转强,消苦成乐,解愁化恼,抛却万千心事,都   是暗夜的明灯,渡人上岸的舟航。这一声铜铃,象征我们觉醒的清净一念。 (阅读全文)

2010-03-26 11:40:14 | 162 浏览

龙应台 【作者按:《五十年來家國──我看台灣的文化精神分裂症》(人間副刊,九十一年七月十至十二日)激起了台灣公共論壇上多年不見的辯論。信箱中也塞滿了讀者來信,其中高達三分之一來自海外台灣人。同時文章在中國大陸的網路上流傳,在彼岸也引起一場激烈的辯論。令人玩味的是,這篇文章,在台灣被某些人批判為「統派」思想,在大陸則被指控為「變相台獨」。一篇文章,各自… (阅读全文)

2010-03-24 02:11:24 | 824 浏览

这题目敏感,还容易产生歧义。让我尽量把自己置身事外吧,只想如实把自己知道的两岸三地的三方代表对大陆台湾的感受(说法)罗列出来。其实,还有一个代表是加拿大人,不过,言犹在耳的那句话带来刺痛困惑的情感,姑且不提吧。 【1】香港人的说法 香港人W是机构二把手,来加多年,属于不回流且基本入乡随俗的香港移民。唯一不改的是工作的伦理和效率。去年秋天,他和太太一起… (阅读全文)

2010-03-23 05:46:58 | 210 浏览

对自己认真。这并非修行,这不过是本能。 剧中剧《倾城之恋》里有一句经典的台词,听到时我不禁轻轻,停顿了一下–范柳原对白流苏说,“流苏,如果我们那时在这墙根底下遇见了······流苏,也许你会对我有一点真心,也许我会对你有一点真心!” 这台词前面还有半则,是极尽华丽的铺垫:”这堵墙,不知道为什么使我想起地老天荒那一类的话。有一天我们的文明整个毁掉了,什么都完了… (阅读全文)

2010-03-19 06:43:20 | 158 浏览

【心漪按:下面的文字,来自国内某个著名网站的微博,写者是个蜚声博坛的在校女大学生(后来查了查才知道,她七岁开始写作,是曾被冠以 “天才少女”、自喻为“邪童”的现任中国少年作家学会主席),芳名——蒋方舟,芳龄——20。她的文字犀利、老道,倘若用字字珠玑、酣畅淋漓、语不惊人死不休来形容,似乎也不为过。摘录两个片段,以为不算是侵犯文字权。】  1.    姐姐的数学真好啊… (阅读全文)

2010-03-17 21:40:57 | 152 浏览

好像周一那天,做饭时把食指切伤了,字,是一只只敲出来的。 【1】 今天,带孩子上大比的美术老师家visiting。近距离认识了L老师和他的家人。 不大的家,像cottage一样温馨。淡雅的墙纸一直铺至超高的天花,陈设毫不刻意,却自然流露主人设计者的品味。四壁挂着作品,老师的,学生的,有的裱在镜框里,有的(一排意趣天真的儿童画)直接拿小木夹夹一根细麻绳上···女主人连连流… (阅读全文)

2010-03-16 12:58:44 | 225 浏览

【1】 春天是确切无疑地降临了。尽管,眼光所及之处,没有一丝和春天切题的颜色,但太阳照在身上,是如此暖煦煦;而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的鸟儿啼唱的,我认定,也是春天才有的,欢歌。 也许走远些,春的踪迹会明显些。有一周春假的我,却没有这番打算,只在家附近和大小比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饶是这样,也深深体会到,春假的意义。在加拿大好些年,好像这是头一遭,意识到,原来… (阅读全文)

2010-03-12 21:29:30 | 308 浏览

1980年代,大陆流行文化风乍起,有一阵子竟然时兴把孙中山的“天下为公”、“博爱”徽章别在胸前——这多少是对泛滥一时的文革红色文化的反拨,从主席回到国父了。如今潮流兴古着,80后90后也爱别个徽章耍酷,但“天下为公”和“博爱”是早就绝迹了。要怀旧,要买“天下为公”和“博爱”徽章恐怕得去台北的国父纪念馆了。 在国父纪念馆我望着“天下为公”,却想起“天下围攻”,怎么没有“天下围… (阅读全文)

2010-03-12 15:55:55 | 142 浏览

白日梦在中文里,应该不是什么褒义词。但老外特喜欢拿这个来制造氛围,忽悠得人似是而非,亦真亦幻。 培训中,常常被问,你最想得到(实现)的东西是什么,英文的说法是,top 3 wishes on your list. Bla Bla Bla 好像想一想,说一说,就能梦想成真似地。真是的,老外就爱白日梦,过口瘾··· 今天,走在路上,我突然又想起了这个问题。这一次,我用中文进行了一番幻想,发现脑… (阅读全文)

2010-03-11 06:59:46 | 112 浏览

作者: 龙应台 2007-09-26 【易先生回来了,王佳芝永远不会回到牌桌上  本版剧照由剧组提供,其余为资料照片】    一、抢救历史     “所有的尺寸都是真的,包括三轮车的牌照和牌照上面的号码。”李安说。     我问的是,《色,戒》里老上海街景是如何拍出来的。他说,他的研究团队下了很深的工夫,而上海制片厂也大手笔地重现了上海老街。     “建筑材料呢?”     “也是真的。… (阅读全文)

2010-03-10 07:08:14 | 134 浏览

I am reading a book, titled as 《亲爱的安德烈》, written by a mother and her 18 year old son. It’s actually their correspondences for over 3 years, meaning her son was already 21 years old when the book was published in 2007.   The son, Andreas, grew up in Germany. He can speak in Chinese but not write, so they both write in English to communicat… (阅读全文)

2010-03-08 21:06:49 | 124 浏览

心是软尺缩一团 思想让位丈量 人间已乏味 一律千篇 单位元 感情 贱      伤 时光 不留人 少年怀想 如今安在焉 老酒更有一坛 愁是落叶散满天 (阅读全文)

2010-03-07 12:16:22 | 167 浏览

Make change!You can do it! 刚刚结束的培训活动,在趋近尾声的时候,培训者发给每个人一张长长纸条,让在上面写一句话,来总结表达自己两天来的学习心得。 我写下了上面这句话。 改变和渴望改变,一直是我的常态。记得很多年以前,当DVD机在中国方兴未艾的时候,菲利普推出一则电视广告,情节是一对年轻夫妇一起喜滋滋的试用家里新添的DVD机,简约的家居,情调的音乐声中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