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 的存档信息

2010-04-28 03:53:18 | 174 浏览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顾城) 也许 我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 都象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只永远不会 流泪的眼睛 一片天空 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 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 我想画下早晨 画下露水 所能看见的微笑 画下所有最年轻的 没有痛苦的爱情 她没有见过阴云 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 她永远看着我 永远,看… (阅读全文)

2010-04-24 06:53:01 | 560 浏览

他们说  输赢难定不如来玩掷币  游戏 他们说  左右摇摆且听我再说些  道理   这是个周五的  下午 我站在一条四向的  道路 等待着载我回家的  巴士 边打量阳光无心无肺的  独舞   一阵风儿吹过 一角衣玦飘飘 一些灯色切换 一只狗狗狂吠 一个男子say hi 【这么巧,手上拖着紫色行李箱,头上架着啡色太阳镜···回家,还是出走?】   一篇博客哭泣 一堆留言慰藉 一… (阅读全文)

2010-04-21 10:01:47 | 1,131 浏览

今天看到Metro报纸一条新闻,省长McGuinty说,省政府将推行新的性教育教程大纲,对6年级孩子进行关于“手淫” (masturbation),12岁的孩子进行关于“口交”(oral sex)等性知识教育是负责而恰当的。 省长的方案遭到了一些保守家庭团体的批评抗议,认为教学活动所涉及的材料“相当于在教唆犯罪”。他们在联合家长发起反对的活动。 新性教育的内容还包括性别认定等,用他们的话说“… (阅读全文)

2010-04-19 00:04:49 | 232 浏览

你看我,临别前,就说了句那么普通平常的话语:have a good one! 连拥抱都没有(发觉自己说不出用心的祝福话语,正如怯于投入或给出真正的拥抱一样···) 说是要陪你好好说说话,其实,何尝真正说了什么?你也情怯,我也语塞。 似有千言万语,却当从何说起? 你大概也,没指望从我这里获取什么忠告吧?这样的忠告,有谁能给出?那天你无不遗憾地说,“只有两个人,连个祝福的人… (阅读全文)

2010-04-18 23:19:20 | 220 浏览

【一】  我要感谢的人,不是一个。不过,TA们至少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都来自无忧博。 落笔之前,我已在心里言过谢了。以至于夜深人静,终于可以落笔的时候,那流水一样漫过的字句,已然遁形匿迹,只剩低心如止水。 可是我还是要凝视着黑暗中星点的闪烁,摸索着留下印记。只为,这样做之后,我会得到,比此刻的宁静,更深沉的,宁静。 一个人觉得自己幸运,是因为,她真的幸运呢… (阅读全文)

2010-04-18 21:31:22 | 191 浏览

请恕小女直言,这可以算作我代表90后所认识的“成人的道德价值观”吧。 一、懦弱     什么是懦弱?     是顺从?是屈服?还是?     也许,这只是一种忍气吞声吧。     大人被不法分子欺骗后只能忍气吞声。他们宁愿看着他们因窃喜而哈哈大笑,宁愿放弃自己的公民权力。     我不懂,这是为什么?     但我永远都不想明白。 二、金钱与道德     突然想到了网瘾戒除中心,突然想到… (阅读全文)

2010-04-16 03:47:53 | 229 浏览

by:章诒和 如今,在满面春风的政府官员和权倾朝野的政治人物中间,我已见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叱咤风云的和终身受难的,一起走进了坟墓。人没了,事实在,真相在。中国能承受事实吗?共产党能承受真相吗?艺术家家可以闭着眼睛幻想,政治家、执政者必须睁着眼睛面对。可五十年来,我没听到一句诚实的声音,真相成了禁忌! 千山万水,力倦心悲。父辈的民主政治的希望毁灭了,… (阅读全文)

2010-04-10 04:10:52 | 390 浏览

【感谢网络,好文章得以分享。该文是龙应台散文集《面对大海的时候》中一篇】 龙应台:五十年來家國——我看台灣的「文化精神分裂症」 台灣,怎麼會變成這樣?  〈在紫藤廬和STARBUCKS之間〉(二○○三年六月十三日「人間副刊」)一文發表十天之內,我收到近兩百封讀者來信,其中三分之一來自台灣以外的天涯海角。如果說,二十年前《野火集》的讀者來信是憤怒的,憤怒到想拔劍而… (阅读全文)

2010-04-09 15:23:02 | 168 浏览

如果你是春天 如果你是春天 我是那枯木 在有生的每一个轮回的开始 我盼着你  像枯木盼着春天   活着和死去 似乎没什么不同  在你到来之前 等待是一种必须   不管短暂久长 时间打着瞌睡 说好等你来时  同步睁眼   如果你是春天 我是那枯木 我的等待  无始无终 我的萌芽   因你开始 最柔软的新绿却有着最原始的动力   如果你是春天 我是那枯木 你来时爱情刚刚苏醒 你只朝我轻轻… (阅读全文)

2010-04-07 13:52:02 | 346 浏览

作者李慎之生于1923年,写该文时已是76岁老人。 风雨苍黄五十年 ──国庆夜独语        一样是威武雄壮的阅兵,一样是欢呼万岁的群众,一样是高歌酣舞的文工团团员,一样是声震大地的礼炮,一样是五彩缤纷的焰火……,一切都那么相似。但是,五十年前我是在观礼台上亲眼目睹,而五十年后我已只能从电视机的屏幕上感受盛况。作为一个年近大耄的老人,而且身有废疾,虽说还能站能走… (阅读全文)

2010-04-07 06:14:12 | 167 浏览

昨天已是4月20日了,还是冷,如果眼睛水平望出去,看到的还是灰蒙蒙未换装的树干,不是灰黑,就是灰绿。 兼且下了一整天的雨,又湿又冷···, 今年的春天,迟得让人受不了,等得好生不耐烦。在中国,“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二月已经换春装了;三月已是春花烂漫了,“烟花三月下扬州”;而四月,“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在这里,他们说,April shower, br… (阅读全文)

2010-04-07 05:23:52 | 239 浏览

Good Friday, 再Good不过的Friday了:不用上班,没有出外的安排,假期一直放到下周二···周四晚不捡碗不洗脸就跑去床上挺尸了,心安理得无忧无惧,一年中这样的日子有几回?一觉睡到自然醒。7点钟,还是没有赖床的命,一骨碌起床下楼,然头痛已不药而愈。 迎接我的是晨曦和鸟语。这会早晚的气温应该还是清冽的。玻璃把寒气挡在门外,窗帘把日光遮住不透,但是,鸟儿的啼唱,玻… (阅读全文)

2010-04-05 07:55:32 | 966 浏览

文学作品对人和社会的影响之大,有时候真是始料不及。在文学评论上,这种影响,可以通过不同维度细分成非常多种的情形。拿《蜗居》和自己在读的一些远没有它出名但也是非常好的作品比较,我感触于在时间的维度上,前者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而后者则是一种潜移默化;前者是那么强烈地烙印时代的面貌,而后者,则是如此奇妙的穿越历史的时空,与不同时代的心灵对话。 单独从文学… (阅读全文)

2010-04-01 13:25:14 | 147 浏览

春天该是最湿润的季节 我却感觉好dry 喝了N倍的水,还是dry 好久没有听音乐了 溜去木吉他的小站 听他低吟浅唱 市井喧嚣无染那一角干净温柔 懒洋洋的吉他,懒洋洋的下午 阳光召唤我做一次久违的散步 对自己说一切不过是过渡 休理这一场流感来得突兀 信有天会得恢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