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说真的,你的网名和英文名,我都不太习惯。名字尽头的你,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女子? 上次给你写信,不知什么时候了,只知已有些时日;有过思念的片刻,却无落笔的由头。 其实现在也没有。但是想写,也就写了。 多伦多已经有秋意了。自己许是年岁的关系,对寒凉变得敏感。暑假回了趟热情似火的中国,回来更感寒凉入骨。 这样说听起来像是厚彼薄此。其实不然。只是对人对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