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 的存档信息

2010-12-31 07:32:35 | 457 浏览

现在是早晨。12月31日的早晨,周遭很静。我刚去了你在无忧的博客,重读了几篇深深记得的文章。 依然熟悉。那么真切。从来都知道,你作文写得好。但今次读来,只觉更好。每一个字眼、每一句话语,都那么偎贴,恰如其分···最难得的,在最煽情最苦涩的地方,你没有让人伤感,相反,你何时都给人力量! 一些东西烟消云散;一些东西历久弥新··· 不知不觉中你已经播下顽强的种子,在… (阅读全文)

2010-12-26 23:41:28 | 890 浏览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当母语中的妙语佳句之神韵,在现实的人生体验里灵魂附体时,我总是无法抑制心中的感激赞叹之情。 上述两句,用来形容千山万水跋涉之后,才发现心中孜孜以求的化境,其实不过就是身边俯拾皆是的一草一木而已。 电光火石就不做交待了。只说这个圣诞假期,我们家决定,事先不做计划不做安排,到哪算哪,想干啥干啥。在家看电影,是一直想做却… (阅读全文)

2010-12-23 09:28:20 | 654 浏览

今天这一篇,写写郑梓灵,和她的一本书《寂寞本是无罪》。相信对于多数人,梓灵是个极陌生的名字。简单的归类,她是香港年轻的言情女作家之一,有多流行?我不知道。 知道有她,是在多伦多的图书馆。多市几家中文书多的图书馆,我都比较熟。喜欢浏览密密匝匝的中文书架,喜欢眼光逡巡过一个个名字、手指挑起一本本书一番端详的感觉,之中总有发现的快乐。通常,我是熟悉的作者… (阅读全文)

2010-12-22 23:46:23 | 426 浏览

如果有一种情谊,可以万里不远,可以风雪不碍; 如果有一种情谊,让你在另一个人身上看到自己:那个,丢失于遥远过去的自己,那个,心跳这刻的自己,那个,未来一日突然遇到的自己; 如果有一种情谊,是缘起时的冥冥天意、等待时的忐忑心理、相逢时的诸多惊喜、惜别后的依依惦记; 如果有一种情谊,从相识到相信,可能蹉跎好些年,而从求证到认定,也许只需要一面; 如果有一… (阅读全文)

2010-12-22 13:56:22 | 368 浏览

刚来多伦多时,大比只比现在的小比大一点点。那时候家就挨着图书馆,印象最深的就是带着他上图书馆,和他一起看英文picture book。一来二去,大比就喜欢上读书了。后来他开始捧起chapter book,一起读就渐渐被独自读替代了,很快地,就阅读英文的速度而言,他已远远把我抛下了。 同时被他抛下的,还有中文。一直对没有坚持让他学中文耿耿于怀。这一遗憾决不能在小比身上重复,… (阅读全文)

2010-12-18 23:47:31 | 678 浏览

张恨水的名字,大概是上述五个作家中最响的了。不过我可能没看过他的作品,他非常出名的《啼笑姻缘》、《春明外史》,我也想不起来丁点儿印象。《落霞孤鹜》这部共33回的章回体小说,暂时才读到第八回。主要人物都已出场了,故事情节才刚刚铺开,还看不到端倪。小说通俗流畅、场景性很强,像一幕幕生活剧,看起来明快毫不伤脑筋,但就没有多少想象空间。这本写于30年代的小说… (阅读全文)

2010-12-18 11:30:01 | 583 浏览

MSN上遇到国内老友,问她:近来如何?答曰:临近岁末,噩梦连连。进而描述梦事,逼真激越,让人同情。这才想起,自己似很久都不做梦了。真的,很久了。 入睡也容易,尤其读英文教科书,没读到既定目标的十分之一,已瞌睡如捣蒜,只好把书一扔,到黑甜乡报告去也。 读中文小说就不一样。只要不放下,读到夜深也不犯困。当然,若放下,也很快睡着。速度效率更非英文书可比。考试… (阅读全文)

2010-12-16 23:12:20 | 477 浏览

这句话或者我还未尝告诉你 - 我只是想,不顾一切去开始。 最美之处却在于,不管说不说出来,不必担心你会不明白。 假如多心问一句,有人误会怎么办?猜想你的答案很简单: Who  cares? 这一场约会,我毫不介意是我先提出的;我一点不考虑是否被接受。因为对于美,我只有一个念头:走的更近,懂得更多··· 这一场约会,我记得,早在草长莺飞的季节就被吹响了,像蒲公英的种子,… (阅读全文)

2010-12-12 08:44:57 | 683 浏览

距离那场小试牛刀的雪,正好一星期。还是清晨,只是晚了一刻钟,7点了,天还是一样的黑。城市沉酣,不愿醒来··· 小型的这场初雪,只持续了一两天,没有追加,渐渐融了。望窗外,已基本了无雪踪。草地居然还是本色不改地绿着,这沉敛的厚绿,较之凋敝的枯黄,使得冬的景象没那么肃杀郁闷。所以,对于凝视的双眼,寒冬里某处,定然蕴含着生机。 除了色彩,生机的表述更在看不见… (阅读全文)

2010-12-06 06:11:59 | 289 浏览

昨天开始,下雪了。昨晚还继续下。6点的清晨,还继续下···窗外,昏暗宁谧。仿佛,白天,永远都不会到来··· 喜欢雪。因她的色彩,世界变得如一幅无边际的风景画;因她的质感,空中无垠轻舞飞扬似精灵,地上一层细腻柔软若松糕;因她的温度,沁凉冷冽,把身心的积囿一瞬间涤荡消弭··· 走在雪中的世界,抬眼都是无声飘簌的洁白。不知何故,一颗心变得宁静,脚步变得轻盈···俨然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