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 的存档信息

2015-07-30 11:47:36 | 1,500 浏览

这个男孩,站在篮球场的另一端,篮球在他手中像训练有素的小狗,指到哪,耍到哪。 他清秀、整洁、专注、冷静,一个人对着bucket投篮,一个老太太在远处站着。 “在哪见过?”,肯定不是这里,也肯定见过不止一次,对他一无所知,但他却给我留下了鲜明的印象。 “Hi”, 我跟他打起招呼,从篮球入手,问了几个小问题来求证在哪见过的疑惑,男孩简洁、礼貌而得体地回答我的提问,身… (阅读全文)

2015-07-27 03:31:23 | 966 浏览

赛琳娜来信,说今天星期五,分享些轻松快乐的事儿。她列了四条,信末问我,你呢? 轻松快乐的事情?Hmm…她的问题让我陷入了沉思。这一天里,周期性的和突发性的事情交错而来,身心仿佛训练有素的机器,水来土掩,兵来士当,日日如是,可曾给自己一个moment,想一想,what difference a day make? 想一想,刚刚飞逝而去的寸金光阴,有哪些令我们快乐难忘感恩的事情? 每一天… (阅读全文)

2015-07-25 02:59:04 | 120 浏览

《吃惊地发现,国内和美帝的同步性这么高!》一文今早在BBS和51博客贴出,一日之内,有1万6千多点击,46个回复;51博上也有2千多点击。而《家驹的歌》就只有221个点击。这差别!你说,点击这玩意有啥好care的? 基本上,未名上乌泱乌泱的理工男,一看是中美VK的帖子,嘿,最爱!我来了!唰唰唰,吐槽,喷沫,各种自己的别人的例子,好不热闹,这样的帖子层出不穷,口水照样一… (阅读全文)

天朝来加州自助游的这么普遍了吗? 朋友8月份来,她说她一女同学这7月底就在美西自驾游;她的好多驴友都来过,非自驾 不游;她自己和儿子虽然英文都不好,也非自驾不游。 昨傍晚微信上联络,说租车。原来人家已一早定了要租部什么车,中型越野SUV. 说话 间就要落定,唰唰就发两图过来,取车点,一堆,不过就全是机场downtown等远的。 我说且慢,你要越野没问题,不过让我看看… (阅读全文)

2015-07-20 09:56:36 | 1,296 浏览

去年这时节,先生从机场把我们接回家,记得是黄昏后了。车子从加州常见的弯曲起落的山道拐入小区时,映入眼帘的首先就是一大片的公园,在稀疏高瘦,叶子细细一点也不翠绿的尤加利树和电线杆似的棕榈树后面,平整地绵延,草地发黄的部分远远多过苍翠。没有什么人,明亮灼热的阳光给大地一片澄澄的金黄。。。 印象之所以如此强烈,是和来自的城市夏日氤氲太不一样了!那边的夏天… (阅读全文)

2015-07-17 12:44:29 | 676 浏览

忽然有一天,想到自己正在经验的一些生活插曲,可以用【喜欢你】串起来,串成一部生命咏叹调。 随即从YouTube翻出《喜欢你》这首多少年前的歌,未曾播放,心弦已被记忆的手撩拨,而熟悉的旋律响起时,人仿佛被神来的强电流席卷,震颤的感觉汹涌澎湃在心中。。。 于我,这首歌并不连着某个人。因之,在岁月历练之后,才萃取出玛瑙般的琼浆;因之,关于这首歌的缘起,及今生和将… (阅读全文)

2015-07-15 05:25:46 | 523 浏览

与小比从泳池回来,刚推门入室,就听见二楼传来大比异乎寻常的宣布: “Mum! 有只小鸟误入你的卧室里,出不去了,怎么办?” “小鸟怎么会进到卧室里去?” “我不知道,后院的拉门开着,小鸟不小心飞进屋里,找不到出去的路了吧?”听得出大比有点焦灼。 这样子啊!我让小比赶紧先去沐浴,自己则进卧室察看。大比紧张地尾随身后,指着玻璃窗前扑棱扑棱直撞的小雏鸟,告诉我他已经把… (阅读全文)

2015-07-14 17:33:26 | 151 浏览

我居住的城市在南加,简称SD。这是一座咋看平淡无奇,但住下来魅力无敌的山海城市。拿人做比喻,她绝不咄咄逼人,也不作不矫,大方质朴的外型下,是活力奔放,内蕴丰富,一个教人兴致盎然去探索的洞天胜地。 身为家庭主妇,初来乍到时最关心的当然就是温饱问题 - 大小食物超市。虽然这边没有一家和加拿大同名的超市(除了Costco),但格局相似的就俯拾皆是,而且选择和类型更… (阅读全文)

2015-07-13 11:55:21 | 576 浏览

是不是搬来的第一天,就注意到后院蜂鸟的存在呢?其实它们根本是邻居老头的朋友,有自己的专用糖水(老头说的,喂蜂鸟的水要加糖),不过也许发觉我们家后院的棕榈树不失为练习翱翔玩飞行游戏的好地方,慢慢地,它们就每天肆意地飞进飞出了。 一直想告诉牧童,关于蜂鸟。想问她,蜂鸟是不是就是Humming bird呢?隐隐似有这个联系;想问她,蜂鸟到底会不会唱歌?何以我有它似夜… (阅读全文)

2015-07-04 08:38:16 | 956 浏览

半夜醒来。惦记今天买回来的两盆花,还搁在车库里,于是下去,开门,把它们一 一搬到院里。黑暗中伊稀见到它们葱茏的样子,我才吁了口气,心里不禁欢喜起来。 这两盆花,一是茉莉,另外一盆,长的很高了的爬藤。我一直在给后院木门边那个角落找一棵爬藤,已前后逡巡了几回常去的花园中心,基本锁定是铁线莲(Clematis),上次Lowes见到了,差一点点就抱回来一盆,可是那几近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