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822-3.jpeg

法国恐难一事,上午才跟先生在说。对时事他比我关心得多,一谈我们就转入宗教话题,还就此查了各宗教人口比例,结果是我对了。先生认为伊斯兰教最多,我说是基督,我还说佛教比例肯定很低,结果果然。

就着宗教,我说,如果世上信仰佛教,特别是禅的人越多,就越和平。因为首先,佛教非常平和,主张不争高低,退让隐忍;其次,佛教特别禅强调众生平等,我心即佛,自我修行;理念之外,更重修行实践,不像其他宗教,必须有个神,高高在上,主宰在他,那么对错是非,除神外谁能断呢?难免有争拗;再次,其他宗教都强调组织,一旦有组织,就有群体的意思形态和上层建筑,有利益和规范,等等。这方面先生比我走得更远,他是彻底的无神论个人主义,主张自己向善自我约束。而我一直认为,宗教是有意义的,最大的意义是对现世生活(俗世心灵)的净化/平衡/救赎。

读了你的文字, 很有感触,更为你关切生命和平的行动而感动。对你信中“不要判断”这个说法也想进一步思索探讨。

人之所以为人,其实是时时离不开做判断的。对孩子最首要的教育之一就必须让他学会思考判断“what’s wrong, what’s right”. 但是,为什么又要把”不要判断“放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位置呢?(特别是成年人之间)。因为太多的纷争,太多的流血,来自于对”判断 “的执着和走火入魔。生态圈里的物种固然有强弱之别,但却没有对错之分,并在存在的意义上平等 -同是生态圈中一分子,每个物种都有生存且按自己的方式生存的权利,来自自然的淘汰或进化是合理的(物竞天择)。但人类社会充满价值之争,意识形态之争,利益之争。。。据此产生的判断导致偏见、偏执和邪恶,偏偏还喜欢借着各种真理的名义作恶造孽。。。这样做的时候,往往以为自己在伸张正义,殊不知这”正义“正在滥杀着无辜或不幸的弱者!

让我说一个近日未名的帖子给你听。张爱玲去世20周年就在日前,论坛上贴了一些纪念的文章,自然扯到其前夫胡兰成。马上有人跳出来先骂胡汉奸,再骂张爱玲,骂她什么呢?我还真难以言词总结。不过有一句话充满了”判断“的可笑 - 好女子不读张爱玲和三毛。其实这个人,我记得,也是自诩自己信佛信禅的,还曾把有一篇我写给你的文章转发到他的微信空间。

我无意跟他们争论,只是问了这么几句:界定有罪无罪,应当是法律范畴;界定好人坏人,貌似道德范畴;界定汉奸与否,又属于什么范畴呢?爱国和卖国的范畴吗?

我没有问的是,爱国卖国这么一个充满政治、历史、地域、种族色彩的概念,谁有资格来定义?如何定一个标准和公义?

你这一句 - ”尤其是不要用剝奪生命或者利用剝奪生命去威脅來捍衛自己的信仰,“说得相当深刻。很多极端的宗教主义,都走向这条与”和平美善“这个宗教本义背道而驰的不归路去了。所以先生打从心里反感宗教情感和意志,视极端的宗教主义为自由平等善良的反动,其实不无道理。


昨晚看了一小部分的《刺客聂隐娘》,应该就是对这个主题的探讨。事先也看了看对导演侯孝贤的采访,其中一句印象深刻,是他强调,无论以何种名义杀人伤害生命,都是不可以接受的 -  period。

好了,先写到这。希望你看到回复后心里的沉重释然一些。

【赛琳娜来信谈及近日法国恐袭的事。。。此为收信后的即复。让我们用慈悲的眼光,关注这远离理想的悲惨世界。。

6-8-15-midnight1.jp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