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一】

周六。如常。暗黑使者掌控大地时分醒转,万念翻飞。

过午,一念起,余念灭。不顾一切,驱车前往,某家发廊坐等近两粒钟,不离不弃,关门前最后一位顾客。。。

再见!长头发!再见!长头发!

似有一声音,向我耳语,这再见是永不再见,是永别。人生的道路,是一个圆吗?理发的并不知道偶从前模样,甚至不耐烦听我啰嗦剪什么样,只想三下两下把我打发了她好下班回家。。。

她放下剪刀时,镜子里出现了大学时代的我。纤瘦、文艺、斜分短发刘海覆住一只眼睛。。。记忆深深处,一条借来的白底上朵朵红花的连衣裙,去学生活动中心跳舞;记得一个干净纯洁的少年走过来,邀我起舞,一曲终了送我回角落,坐等下一曲,让他再次走来的曲子。。。

那红白两色花裙子,也曾留意,也曾寻觅,从广州到多伦多再到圣地亚哥;记忆的桥跨过了30年的韶华,众里寻它,它在何方?

【二】

周日。爵士舞课。如常一样迟到几分钟。跳舞的同学,迎面一撇,瞥见了我的短发。

一只舞终了,一位大妈走过来,点赞。我们从未打过招呼,要有多吸引,让她特意来夸。

下课时,老师也赏我美言:you look fabulous! 我唯唯诺诺,附和道,是是是,短发容易,短发精神。却不懂得这样奉承 - I cut my hair short just to look more like you…她确实是一众老师中最得我心的一个。

一位刚认识的中国大妈过来,劈头也是头发:怎么把头发剪了,你长头发比较好看!

周一。爵士舞课。更多的人打量、评说,也有不太喜欢的吧,但就无比委婉。在一只舞与一只舞之间,我哼哼哈哈。看看,美帝生活穷极无聊,一个中国大妈剪个短发这么多点击。哈哈!

下课时,给老师一声问候加一个拥抱。她是这的负责,因哥哥去世一周没来带舞了。拥抱时神色伤感,旁边的一个美女大妈赶紧用我的头发解围,I like you hair, it’s so cute! you look so cute!!! 她有所不知,她缎子般闪亮的金发才cute毙了。老师也接着打趣,you look like 20! 好吧,说我装嫩。

【三】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长发短发,在我心中的情结;就如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三千烦恼丝之各种烦恼:白发拔了又生,拔了又生;掉了又掉,掉了又掉;弯曲全无章法,梳了还乱,梳了还乱。。。

下午接小比放学。“哦,你剪了头发!” 哈,还未及回应小比助理老师的明知故问,就有一热情无比的声音扑过来,“Oh,look at your hair, it’s so adorable! you are so cute!! so cute in that hair!!!” 那是小比去年的老师,又热情又严厉的好老师,我们交情甚笃。她这么说我真是受宠若惊,她是典型金发美女,衣着打扮很有品味。

老中和老美的审美有那么大的差异么?真是不止一次吃惊。剪发回来,问领导,怎么样?领导语焉不详不置可否,显然不大满意。小比则毫无讳言:我喜欢你长头发。是的是的。小比心中,最初才是最美。

其实,我很清楚。不是短发多可爱,是自己晓得扮可爱。是否小时太不可爱,老了才觉悟变身老可爱?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段博客,加了密码自己也找不回去不了的某个空间,我写过头发长长短短的纠结,是没有完成的篇章,也许长发情结早就划上了句号,只是到今天,才了然, 当我终于说出这一句–

长头发再见!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