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亲爱的S,

抱着菊花雪中走回家那个。。。仿佛是我呢。和你对生活细微美好的感受很相似,我们是自我陶醉的女子。。。这些文字的分享,确实是美好的礼物,因它的整一个,除了美,就是爱。

因你的描述,白菊花在我心中美成了一位素淡独立的美人,如温婉沉静的老友,不必惊艳,一直相伴。。。

昨天和Keith短信了。一些他的近况:自从开博后(与我说要写禅那时同时),他就一直在写(我们三位都是爱写的人),每日不间断,”pretty much every day. It is a discipline like meditation.“他说。 而且,他的blog甚少人读,而每篇都很长,也常提示我去读,我也没去。我喜欢这种discipline like meditation,这种书写态度,是我未达的修行。他申请读博士,在U of T,因为是part time,可能要4-5年才能读完吧。然后又问起去台湾的事情,还是当初那个约定,不过他只有一周时间。其实,半年晃眼就到了。我希望能成行。我一个女朋友暑假来我这,现在又去了希腊,写信来要地址,要给我寄明信片呢。Keith最后推荐了一本书,也顺便推荐给你吧: Love and Will by Rollo May.

还是礼物的话题。上篇文章贴到未名空间之后,同城(圣地亚哥版)的一个网友(就是给我起了个专栏笔名的)留言:

【他说】

这笔法。。。

晚上常听98.1FM?

【我问】

笔法有问题?如实说说看。。。
是。除了hit music听歌,听DJ节目的,就这个
98.1FM。非常喜欢女主持的声音。。。天,让我想到

天赐gift!

【他答】

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 只能再用上次说的, 有点“仙气”。
笔法固然重要, 但没有好的心境, 零星的火花转眼即逝。 仙妈信手拈来篇篇美文,
无不流淌着柔软爱意。 莫非真是仙女下凡?
送仙妈妙曲一首。 当初在国内的时候, 大街小巷到处着是Kenny G Live的萨克斯音乐
。 据说很多电台都是放“Going Home”收尾。 后来到了三叠国, 才留意到原来这张
唱片是89年在Humphrey’s Concerts By The Bay现场录的。 对这张唱片又多了一分
hometown的偏爱。

读者这样的留言,也是给作者的礼物,你说呢?

天天各种忙。不过还好,是农民的忙而有收成的干活。

周日愉快!

H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