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还是没找到《悲情城市》,不过最近看的好几部电影,是侯孝贤执导或监制的。

事先不知道《最好的时光》也是他的,这部似乎并不怎么出名,然而几个数字也蛮有意思:

这片拍于2005,算来也不太久,可是画面画质真差,联想到国内80年代的出品,第三段故事《青春梦》更有王朔影剧中“一地鸡毛”的感觉。

2015年的《聂隐娘》被称是候导停了10年之后的唯一作品,那么《最好的时光》就是倒数第二新的了。同样是舒淇女主,同样是大量慢镜头,大量阴暗及停滞的画面。《聂隐娘》因超缓慢被狠狠诟病,说是最佳催眠风光片,呵呵。看来,这节奏10年前就已有征兆。

在英语的烂番茄影评网,这片居然有8.6的评价,相当不俗。(他的悲情城市100%,到顶了),候导的影片为什么这么受西方青睐呢?

看他的片子无疑要有非一般的耐心:慢节奏,画面根本不想取悦您的耳目。他 执意要你看的,是真实,忠于时光的,刻着时代烙印的,真实。从这个角度说,他的电影不会过时;不会埋没在大把大把光鲜锃亮的装逼或仿真的烂片里;他的电影可以媲美记录片-有故事、有型格、意味深长的纪录片;也就让各种解读、影评有众说纷纭的,用武之地。

这部片被高度解读为“台湾的百年爱情史”,呵呵,是不是很牛逼?不同于一般故事片,里头有三个故事,分别代表1911年,1966年和2005年(据说分别影射大陆的辛亥革命、文革和今日台湾)。三个时代都由一对无名姓的青年男女来演绎,她(舒淇)和他(张震),郎有情,妹有意。而无论他和她只是羞涩的牵手(60年代),还是用“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无言相对(民国),还是热辣辣地男欢女爱(当代),无一例外都打上辛酸、无奈、不安、挣扎的时代烙印:60年代的“恋爱梦”戛然而止,是一代又一代少男少女成长的共同失落;民国时代的“自由梦”全无自由,有的是小人物在乱世的朝夕不保;2005年的台北“青春梦”更不堪,明明是肉体相拥互博,却什么也握不住,日夜颠倒一如狂乱内心,是候导眼中的台湾现实:“许多人根本看不清自己的位置,无论男女感情、性观念都是如此。年轻一辈好像什么都知道,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很短暂,很苍白。”

然而侯孝贤却把这些片段采撷下来,汇集一起,用隐在背后的线索,串成几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展出,如化石,见证历史。值得回味的是,这些辛酸的人生况味,被冠名为:“最好的时光”!

看侯孝贤的电影,难免联想起台湾另一蜚声国际的导演李安。与候导相当不同的一点,我看过的李安的电影,无论《安娜与国王》,还是《少年派的梦幻漂流》,还是较早的《饮食男女》,都是十分唯美的,是纵有悲伤终以美善来抚慰。如果说李安的境界是“美”的话,侯孝贤的电影美学无疑是 - “真”。再联想到大陆几代导演冲击国际影坛的际遇,未免感慨:一部电影到底是要票房留名、人心留名还是青史留名?实在是摆在每一个认真的导演面前的千古“斯芬克斯之谜”啊!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