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回忆自己儿时对父亲印象最深的,竟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动作,父亲身上的衣服口袋里,总能掏出叠好的干净的纸片儿,从父亲的大手交到孩子的小手里,或是嘴角脏了,或是要上厕所没纸了。。只要父亲在,大喊爸爸问题就解决了。

想起来,父亲看上去永远都齐整精神,不管他略胖,还是偏廋;不管过去穷叮当的年代,还是现在宽裕的日子,父亲的衣着总是干净得体,风度沉稳儒雅;出门前,必对镜瞧瞧头发乱不乱,鬓角发白之后,他自己定期染头发,均匀利索,即使秃顶之后,发型还是定期修剪得妥妥帖帖,戴上帽子就更好看。像板斧写的爸爸,父亲什么场合都很上照:腰杆笔直笑容可掬。我微信上偶贴他的照片,没有不赞帅的。记得深的是父亲给我展示他的衣服、鞋子时的得意表情,每一回,他必告诉我,这是哪个孝顺的孩子或亲友买给他的,他又穿了用了多少年,依然这么新这么好!

父亲细心严谨的性格体现在方方面面。十五年前我移民加拿大办了行李海运,父亲帮我收拾打包的箱子堆满了客厅;卖旧房搬新家时,又是来加探亲小住的父亲帮我packing。北美讨生活搬家无数,每逢这时就想起父亲的条理效率。。退休之后,闲不住的父亲开始帮母亲和子女家做事,无论下厨(偶尔)洗碗,晾晒折叠衣服,打扫整理房间,样样拿手,他洗碗才棒,又快又漂亮。。如果在北美,父亲一定是个典型的handyman。

这不过是父亲的一个侧面,很遗憾这些优点我好像没继承多少,一直觉得自己像母亲多。其实父亲的影响很深且无处不在,只是从来不敢轻易去思想。这段看了台湾旧片《搭错车》,又重看了李安的《饮食男女》,里面两个父亲,都让人忍不住联想到自己的父亲 - 靠山。慈爱。虽说前者的故事有些简单概念化,片子也旧的发黄,“哑叔”那张父亲的脸,还是叫人潜然泪下;李安片子里的父女的感情刻画得真好,特别是二女儿与父亲之间又爱又痛的关系,很多欲言又止欲语还休,很多眼睛说话的镜头。。。生活,总是一步步让儿女们与父母渐行渐远,物质比贫瘠的童年多了很多,联络手段更便利N倍,然而,承欢父母膝下,一饭一粥一起做出来,一起围着吃,一家人吵吵闹闹早出晚归的日子,我们还有多少?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