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一】纽约都市剧《欲望都市》里的Carrie,是个爱思考的小资,深夜写日记,动不动就来个自问,I wonder···萝卜好呢,还是青菜好?绕来绕去、纠纠结结,不仅没有答案,还绕出更多问题。她的饱肚不知饿汉饥游戏,偏偏善男信女众。不知是缘扮cool时尚,还是人生面目根本如此 - 统共就没有截然清晰的答案。

我不是Carrie的粉,但我的脑子时不时也爱冒问号,那些问题统共迷迷瞪瞪似是而非,旧的还没答案,新的又来了,有点像影子游戏···最近,又一个问题浮出水面了,不同以往的是,这个貌似大坑的问题,竟破天荒头一回,有个很即时、很具体、很清晰的答案!

“如果有一天要离开”我问自己,“最舍不得什么?”

237.jpg

【二】

这简直是从未有过的事,问题这么宏大,答案却如此肯定、确切无疑、无可替代···

答案不是人。人可以装在记忆里,存在邮箱里、相册中,可以用看不见的线,把十万八千里的阻隔秒杀。朋友说,“现在我越来越觉得地域的差距不算什么,摊开地图也就是眼见着的一段长度,怕就怕心远了,那种距离是一种眼见不着的深度”。

也不是物。物可以带走,可以打包,可以痛快地送可以狠心地扔···

舍不得的是你离开时带不走,而又放不下的东西:也许是一个名字、一段际遇、一片风景、一个城市······也许是一截曾经那么爱恋投入过,以为从此可以唇齿相依朝夕相守,终于却不得不心碎告别、天各一方的,日子。

Dog Shake.jpg

【三】

于我最舍不得的,是屋外那片地。答案这么简单确凿,自己也有些诧异。

整个冬天,皑皑白雪覆盖。每天穿过雪堆匆忙出入,心里脑里却浮现无垠的绿色:去年从春到秋,多少个清晨、黄昏,我在这片土地上披星戴月,辛勤劳作。双手抚触过的寸寸草地、这里那里种下的四十多棵树苗、观察日照后新开辟的花圃、或分根或剪枝移植的花草、仔细挑选过的种子、未完工的园艺改造···它们,都静静地深埋在雪下,在各自的角落里潜伏着,蓄势待发····它们怎么样了,还好好活着吗?春来雪化时,它们会怎么样从地里钻出来一点点往上长;从光秃秃的枝桠上抽出嫩绿的新芽儿;从蓓蕾里绽出羞答答的花儿来;园子会一天天怎么样的新鲜着、变化着、丰盈着,而我,会怎么样一次又一次地在上面逡巡,惊喜地遇见,目睹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不同的风景,会怎么样一蹲就是老半天···直到小比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响起:妈妈,妈妈,come home···

522 是树非数.jpg

【四】

当然还会有其他的。但是深心想想,中年打后,人生里真正叫人牵肠挂肚放不下的,真的并不太多。

喧嚣的尘世貌似太多的诱惑,你能爱的真爱的其实真没几样。有时候我们会有点拎不清,但你的心你的行动,还是会把你领到你镇日里心心念念魂牵梦绕的方向···

睁开眼天蒙蒙亮,马上想跳下床到窗前瞭望,昨晚弄过的花花草草怎么样了;下雨了,身在别处,心却高兴地想,哈,我的花儿草地,又美美地喝了个够耶;从车站上走回家,一路上满心满眼是这家的花、那家的树,如果拿来点缀在自家的院,是否会更添风景呢;多少次喊着太累了要休息了,可是瞅个空儿,人却又到草地上扎根了···

爱好Gardening的人,不分年龄肤色,一见面就可以聊得很深入很热切。明明是又脏又累劳心劳力的活,热爱的人却说,I love gardening,it’s so relaxing…说的听的,彼此会心一笑。“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个中滋味,唯有真爱的人,懂。

hot_tor_skyline.jpg

【五】

转角处的semi detach,一家住着过了花甲之年的印度老太太。冬天之外的三季,上下班经过,不时撞见她弯腰劳作的身影:剪草、补种、施肥、浇水、清扫落叶···聊过几次,都是garden的话题 - 几十年前她刚搬过来时,前院如何杂草丛生;前屋主迄今也还住在这个区,如何感激赞美她美丽的草地花园;隔壁家的哪些哪些花, 像鸢尾草、牡丹啦,都是从她家分根移植过去的···

老太太的草地,美得跟高尔夫公园似的。特别经过这个漫长冬天雪水的滋养,每根草都均匀透绿,阳光下闪亮,踩上去密实厚软,简直想光着脚丫亲触那质感温度。半独立的房子,两家的前院是连着的,然而邻居家的却疏于打理,野草很多,稀疏突兀。不用分隔也自泾渭分明了。

我知道她在花草上用的功夫:草地养护该做的全套,她无一疏漏,自己做不来的像打孔透气,她请专业人士做。岁岁年年,她的园艺节奏,总是踩在节令的点子上,就像早春一冒头,鸟儿们已叽叽喳喳枝头报春到。老园丁,闭着眼睛,嗅一嗅空气,就知道,什么时候了,又该做啥了。

毫无疑问,那是她的真爱。

爱一片地,倾心而作,她的时间她的爱,全看得见。一年四季,朝夕风景,她在点滴的付出里看见爱,收获爱。

那么,爱一个人,也是这样吗?

umbrella_shade.jpg

【此文送给牧童,愿伊笛音清远,吹奏自然之美妙。图片来自网上】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