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与孩子如何度过刚入幼儿园期间的分离焦虑?

2014年10月30日 ¦ 63 浏览
字体 -

2014-06-03-09115560.jpeg

幼儿入园适应为什么困难?让我们先从3岁儿童的眼里体会一下他遇到了什么环境变化?什么让他焦虑和害怕?

1、 入园前孩子天天和照料者(可能是父母/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以下假定为妈妈)在一起,今天他们送到幼儿园门口就走了不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他们说下午来接,但下午还要多久??好像等不到头?)还不知道会不会来?!

2、 不少幼儿园规定家长只能送孩子到园门口。有些小朋友不愿意进去,是被老师或阿姨强行抱进去的,我目睹过好几次孩子被抱着一路挣扎哭喊的场景,真是让人心颤。有些家长没有和孩子正式告别,他们往往趁孩子刚进幼儿园新鲜好奇四处张望时,赶紧离开,以为“长痛不如短痛”,会让孩子更快适应环境。没想到孩子回头找不到妈妈,仿佛被骗来幼儿园不要他了一样,哭的厉害,“以后再也不相信”妈妈了。

3、 午睡是孩子另一个脆弱时刻。孩子平时在自己熟悉的床上,听妈妈讲故事唱儿歌,抱着小玩偶入睡。现在躺在陌生的小床上,身边是不熟悉的小朋友和老师,感到有些害怕和脆弱,特别容易想妈妈。

4、 孩子刚入园还不熟悉班级的幼儿园老师,也不熟悉身边的小朋友。有需要时不知道如何表达,容易有受挫感。

5、 孩子刚入园不熟悉环境,有些园内设施和家里不同(如幼儿园卫生间有些是蹲式的,和家里不同),不知道怎么用?也不知道怎么请求帮助?有时会急的哭。

6、 入园时身旁有的小朋友哭声喊妈妈声此起彼伏,容易被感染,联想到妈妈离开,更容易觉得无助。

了解了孩子入园适应困难在哪里,可以通过如下方式来帮助孩子渡过入园适应:

1, 孩子无法预估照料者什么时候回来,因为他们还没有清晰的时间概念(不知道下午5点还有多远?但眼前妈妈的确不在!),缺少掌控感。如果幼儿园允许家长在入园适应期间适当陪伴和过渡(如一周),建议家长陪伴孩子一段时间,但要逐步增加分离时间,例如对孩子说:“妈妈要去外面买点东西,离开20分钟好吗?”离开一会儿后按约定时间回来,和孩子很高兴地相聚。通过对话(“妈妈是不是按时回来了?”“嗯!”)和相聚仪式(比如拥抱),会增强孩子对妈妈离开后还会回来的确信。而后妈妈可逐步增加分离的时间,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半天乃至一天。

2, 家长离开时要对孩子说“再见”后才离开,也鼓励孩子对父母说“再见”,这能增加孩子的掌控感(他知道妈妈什么时候离开,而且是他和妈妈说再见的!),促进他为自己行为负责,更有勇气地去面对新环境。

3, 强行把孩子抱进园极不可取,轻则让孩子对父母和老师失去信任,仿佛他们是合谋把他骗到园里,以后对上学更加警觉和抗拒;重则造成一定心理创伤,我所知的案例,有孩子入园三个月后还一直哭喊抗拒,持续很长时间都不愿上幼儿园,甚至影响到小学。

4, 午睡时带上孩子最喜欢抱着睡的玩偶或小毯子,在陌生的环境下有了熟悉的玩偶和毯子陪伴,孩子午间入睡会容易很多(我儿子第二天带上他喜欢的小熊中午就能入睡了)。有些家长会担心男孩抱着玩偶不够阳刚气,其实多少有些误解,玩偶或小毯子作为照料者不在时的替代物,既是想象的玩伴,又凝聚着爱(平时妈妈抱着孩子,孩子抱着玩偶),可以帮助孩子减轻与照料者分离时的焦虑。

5, 如果条件许可,家长在入园前可以带孩子去熟悉教室的环境,试着使用教室设施(桌椅、洗手台、卫生间等)。家长当着孩子的面和老师“亲切交谈”,孩子会凭借社会参照从而更信赖老师。拍张妈妈和孩子在教室的照片,放在教室的相片墙上或小床上,也能增加孩子对陌生环境的信任。

6, 平时让孩子多表达自己感受和需求,多和小朋友接触和社会交往。孩子在陌生的幼儿园环境下也会更容易适应。

7, 亲子共读相关主题的绘本佳作,如《魔法亲亲》:

“故事讲的是小浣熊Chester不愿意去上学,因为他不愿意离开妈妈去一个陌生的环境,妈妈向他保证,他一定会喜欢新学校,并告诉他一个秘密——“the kissing hand”,妈妈在小浣熊的掌心印上一个吻,这样每当小浣熊在学校感到孤独的时候,把掌心轻按在脸颊,妈妈的吻就会温暖他的心,就不会再孤独和害怕了”

通过爱和象征物(吻)给孩子力量,让孩子更有勇气去面对新环境。

8, 亲子通过游戏扮演有助于孩子安抚分离的焦虑情绪。大家或许会注意到有趣的场景:孩子生病去医院打针回来,有时会做些简单的扮演,比如抱着小熊给它打针,安慰它“不痛不痛,很快就好了!”在医生和生病的小熊两种角色间,孩子总是希望扮演更有力量的角色(医生),在游戏中复现了打针的场景,在言语安抚小熊(病人)的同时其实它也是在对自己说,从而安抚了自身的焦虑情绪,内化了成人的期望表现。

依据同样的原理,鼓励孩子扮演家长,让家长或玩偶扮演孩子,也有助于孩子在游戏过程中内化扮演的角色,安抚分离时的焦虑情绪。下文是《游戏力》译者李岩老师的应用:

女儿是两岁八个月上幼儿园的。头三天的新鲜劲儿一过,第四天就在幼儿园门口上演了“生离死别”。这天晚上接她回家的路上,她就主动发起了“上幼儿园”的游戏,并且要扮演爸爸,而要我扮演她。假如按照我以前的思维模式,我一定会扮演一个“懂事”的小孩,在幼儿园门口“主动与爸爸告别,然后高兴地跟老师进去”。但是按照游戏力的原则,我就该扮演一个哭闹粘人的小孩,而且要演得比女儿的实际情况更夸张。这样能行吗?说实话,我当时心里实在没底。

我强忍着自己的担心,呆板地“哭着不让爸爸走”。相比之下,女儿的入戏能力真可以称得上天赋,因为她活灵活现地背出了台词——早晨我对她说的话:

“宝贝,我一定会来接你的。等你吃完晚饭,我就会站在门口等你,然后咱们一起去游乐场。来,亲一下,我去上班了。”亲完我,她转身就走。

当然,游戏力不是速效药,并没有在第二天产生神奇效果。之后的三天里,这个主题不断上演,女儿轮番扮演爸爸、妈妈、和老师,而我当然一直扮演着哭闹的小孩。不过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之后的表演也就生动了很多。

第四天时,她突然决定扮演自己。我脑筋急转着:“我是否该扮演一个成熟的大人,利用这个机会再对她强化一些道理呢?”显然,游戏力不这么认为。

“我不要去上班!我会很想你的。”我虽然这样演,但心里依然忐忑不安:这样不是在加重她的焦虑吗?

“爸爸,你要负责去上班,我要负责上幼儿园。”女儿一脸坚定地说。

我喜出望外,但此时必须忍住兴奋,继续不情愿地说:“那我什么时候能来接你呢?”

“我吃完晚饭,你就可以来接我。”

我假装还是不放心:“真的吗?那咱们拉钩儿。”

第二天在幼儿园门口,真实上演了头天的游戏:我粘着她,而她给我讲要上班的道理。最后,拉完钩儿,亲一亲,她自己就大踏步地跟着老师进去了。反而是站在门外的我,心里此时空荡荡的。

我再次对自己说:“要相信游戏的力量。”

不,应该更准确地说:要相信孩子的力量。

分享博文至:
» 归类于:教育 (全局), 情绪管理, 家庭, 亲子教育 ¦ RSS 2.0

1 条评论

  1. 谢谢

    2014年10月31日 21:43

    写的真好。谢谢作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