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的心理分析

2015年1月21日 ¦ 165 浏览
字体 -

初见H先生,给我很好的印象,文质彬彬,穿着很整齐,深蓝色的牛仔裤加上一件大衣,看起来很精神。但是,他说他生活得很不开心,他刚和前妻离婚,尽管他很爱她,为了留下她自己甚至向她下跪,但是对方还是离开了自己,说两个人不合,这让他很难理解,八年的时间换来这样的结果。在工作上,尽管他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在金融圈子也已经做了8年多,颇受上司的喜欢,但是两年前,自己调到现在工作的部门,顶头上司很不喜欢自己,不仅将最难啃的骨头给自己,还多次当自己以及同事的面奚落和指责自己,让他感受到很大的压力。这两年来,他每天上班之前都问自己,为什么还在这里工作?为什么自己不能像其他同事一样离开这里?尽管他顶头上司的老板很认可自己,也承认他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但是也无法处理他的顶头上司,因为他们都是一个圈子的,自己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进入到高级管理层。所以,来访者说他来做心理治疗的原因就是感觉很抑郁,活着不开心,觉得没有自己价值,甚至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毫无疑问,H先生患有抑郁的问题,在他身上看到许多典型的抑郁表现——情绪低落,生活的愉悦感降低(缺乏快感),低自尊、丧失自信心、自罪、无用感,还有自杀意念,常常感到绝望、无助、内疚和羞愧感、空虚、无价值感、无生气,在身体上也有反应,比如晚上常常失眠,常常容易疲惫。

 人为什么会抑郁?弗洛伊德在他1917年的著名论文《悲伤和抑郁》中阐述了他对抑郁症的解释:愤怒转向自我。这是一个充满了想象力的解释,弗洛伊德观察到,从表面上看抑郁症病人从不表现出愤怒,于是他怀疑在他们的内心世界,一定充满了愤怒。弗洛伊德对抑郁症的解释基于他对哀伤和抑郁差异的仔细观察,弗洛伊德认为,同样面临丧失(例如,亲人的丧失),正常人的反应是悲伤,而病人的反应却是抑郁。对一个悲伤者来说,世界变得空虚,但他的自尊并没有受到威胁,所以他能够从亲友的丧失中恢复过来。而对抑郁者来说,他却会对自己存在的价值感到怀疑,于是他开始自罪自责,指责自己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自己是一个没有用的人。这种自罪自责常常是与道德有关的,与现实不符的,并且公开向大家诉说的。

 对抑郁的病人来讲,公开地自责自罪是其最典型的特点。这一临床上的特点来自于对客体的矛盾情感,而弗洛伊德理论的关键点在于自我(ego)对客体的内射(或认同)。但是,为什么抑郁症病人对丧失的反应是把愤怒转向自我呢?弗洛伊德认为,这种自罪自责的根源,在于抑郁症病人的儿童经验。在这些人的童年时代,他们对某个人(比如,他们的母亲)产生了强烈的热爱,但是却不被这个人所接受。但是,这个人又通过“认同作用”(identification),把那个他热爱的人包容进了他的自我(ego)之中。于是那个原先针对那个热爱对象的愤怒,全部转向了自我。在后来对H先生的治疗中,他谈到他的家庭,他从小生活在一个有家庭暴力的环境中,父亲非常掌控,当他不开心的时候,不仅会打他的妻子,也会打孩子,也就是H,所以,H说他进入青春期之后非常逆反,但是他在理性上又知道父亲对他的爱,当他高考没考好时,他父亲所呈现出来的悲伤和难过,比他自己还要强烈得多,以至于当他期待父亲能够来鼓励他、帮助他时,他意识到这是他的父亲无法做到的,只有反过来去安慰他的父亲,责怪自己不够好。愤怒转向自我是一个关键的步骤。从此,H先生开始很容易自责,哪怕后来他经过自己的努力到加拿大留学深造,在事业上也比较成功,但是他在内心从来没有认可过自己。

 Blatt发展了对抑郁的理解,他将抑郁分为:依恋型和内射型。依赖型,即怕被抛弃、无助感、无力感、依赖别人以得到爱、保护和营养,与童年时爱和重要关系的缺失有关;另一个是自我批评型(内射、对父母的认同),即感到自卑、无价值、内疚、经常批评自己。完美主义是抑郁者的重要性格特征。完美主义是习得的,主要来自童年期与父母的互动关系。Pacht观察到,完美主义者常常以为:如果我过去表现得再完美一些,父母是会爱我的。他们在成年以后还会努力追求达到某种完美,以得到奖赏,即父母的爱。H先生一直想要得到父母的爱和认可,即使在他之前的婚姻中,他也是如此,通过不断地付出,希望以此来获得,但是付出的同时又不断地失望,因为在他的内心里面,他不觉得自己是可爱的,他不觉得自己是值得爱的,所以,即使别人给他爱的回应,他也不会感到安全,这也是H先生在婚姻中破裂的主要原因。

 Klein建起一个复杂的客体关系内化系统,她假设了两个基本发展位置的存在。按顺序是精神分裂—妄想抑郁的位置。在获得与整个客体相联系的能力前,婴儿是将母亲客体分裂成好的部分和坏的部分。发展的任务之一就是将这些好的和坏的部分客体进行内化,并整合成一个完整客体,同时处理和减小对这些客体的矛盾情感。按Klein的观点,婴儿为了保护自身以防止坏的内化的部分客体的危险,他会将坏的内部客体投射到环境中去。以这种方式,婴儿会经验到来自外界的焦虑,即所谓的迫害性焦虑,这也是精神分裂位置的特点。抑郁的位置在婴儿4-5个月的时候发生,这时他已经能够知觉和形成完整客体了,并把自身与这个客体相联系起来。婴儿通过知觉到他的依赖性以及本能和目标间的矛盾来知晓自身。由于成熟,婴儿现在能够认识到好的和坏的部分客体都属于同一个母亲。但是,在这个阶段,婴儿必须要处理他自己的矛盾意向,因为他已不能再外化他的坏的部分客体了。由于儿童对现实观念的激烈变更,内投被增强了。现在,攻击性被认识到是他自己的,一个新的焦虑随之产生。他害怕他自身的破坏冲动已经破坏或将会破坏他爱和依赖的同一个客体。这即被Klein称之为抑郁性焦虑,是抑郁位置的中心焦虑。Klein认为抑郁位置永远不会被彻底修通,与矛盾和罪感有关的焦虑就像丧失的处境会唤醒抑郁体验一样,时常会和我们在一起。在抑郁位置经验到的悲伤的痛苦与弥补的驱力发展起来以重建所爱的内部和外部客体,这被认为是日后创造力和升华的基础。在H身上,也能看到类似的影子,在他心里,尽管他在理性上能够理解父母无法给他所需要的情感支持——鼓励、关心和爱,他也能理解父亲的不容易,他的父亲4岁的时候因为文革就没有的自己的父亲,他的奶奶一个人把10个孩子拉扯大,他说,在他父亲的家庭里,全家都有一种很深的悲哀,他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种悲哀也成了H的一部分,他的父亲无论如何不能像他所期望的其他父亲一样,可以像一个父亲爱儿子那样爱他。

 尽管精神分析的视角对于忧郁的症状或许没有很大的相关性,但当一个人努力去理解短暂性抑郁情感状态的机制和创伤经历产生的这些情感状态、自尊的维护以及愤怒之间的关系时,精神分析的理论和以精神分析为基础的治疗可能会很重要,即使不是关键性的。就像笔者和H所说的,药物可能会改善人的主观体验,让人感觉“好”一点,但是它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个人的思维、想法,只有通过心理分析和心理治疗,过去所带来的伤害和遗憾才能得到修通。

分享博文至:
» 归类于:健康 (全局), 压力管理, 心理健康, 情绪管理 ¦ RSS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