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孩子可能是“学渣”吗?

2019年8月1日 ¦ 4 浏览
字体 -

在多年的临床工作中,曾接触到不少的家长,对于智优儿童(Gifted children)存在误区。他们会把所有的光环加在自己的“天才娃”头上:爱学习,成绩优秀,体育明星,社交高手……为什么?因为家长觉得,孩子那么聪明了,肯定在各方面都可以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出色,任何事都游刃有余。

而事实往往“打脸”,这个假设本身就是错误的。很多在智力测验上得分很高的孩子,所谓的“天才儿童”,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甚至是学习障碍。

首先我们要澄清的是,无论智商高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劣势。回顾我们自己当年的学习经历,每一门科目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难度吗?数理化好的人,是否在学政治、历史的时候也所向披靡?英语课代表们是不是也有很渣的科目表现呢?或者,我们发现自己更习惯通过阅读来掌握信息,而有的人则更喜欢通过听讲座、听录音等听觉刺激来进行学习?或者有的人更喜欢视觉化,看图片或者教学视频?

而我们对自己的孩子了解吗?TA喜欢什么科目?TA是视觉记忆更好,还是听觉记忆更好?

其次,我们如何理解人的智力?很多家长认为,孩子在学校数学成绩好,因此肯定智商高,因此,肯定可以进“天才班”。有的家长觉得别家的孩子提前起跑,弯道超车,已经掌握了超年龄段的知识,而自家的孩子没有补过课,所以在“天才班”的考试里面肯定落败……这样的片面的理解非常普遍。事实上,我们的智力是一个“结构”,是一组能力,而不是单一体现在言语或者数理逻辑上。有的孩子可能很有创造力,天马行空,但是却无法用纸笔来描述记录自己的想法。有的孩子能掌握多种语言,可是数学成绩就是不理想。

对多数人而言,自身的优劣势差异不会对我们的生活学习工作造成大的影响,我们可以取长补短。比如,有的人知道自己记性差,于是就用“烂笔头”来弥补,记下自己容易遗忘的细节内容。有的人自觉自己没有创造性,也就不会选择去当艺术家。下意识地,我们已经学会了适应。

但是对于一些孩子来说,他们自己的优劣势差异非常大,所以,在学校的学习中,他们甚至没办法平衡自己的优劣势。这些孩子存在着学习障碍——对于某些特定的科目,他们无法很好地掌握。有的孩子可能是数学非常差,有的则是阅读障碍,而有的可能则是书写障碍,或者是口头表达障碍。尽管学校的老师或者家长花了很多的功夫给它们辅导,想办法帮助,可是,问题依然存在。

被诊断为学习障碍(Learning Disability)(或特殊学习障碍,a specific learning disability)的儿童,通常在某些特定的学科学习上有困难,他们的优劣势差异非常大。很多的智优儿童同样会有学习障碍。在学校系统中,我们常用来鉴别智优儿童的智力测试,是由多项独立的分测试组成的,涉及到记忆,视觉空间能力,语言能力等等。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可能TA整体的总分(也即是全量表的分,full IQ score)是在智优的范畴,但是,具体TA的每一项能力表现确是不同的。而且,通常来说,大多数的智优儿童都存在自身的优劣势,完全均衡发展的孩子是少数。

因此,对于智优儿童来说,他们的学校成绩也会千差万别。有的孩子可以取长补短,而对一些孩子来说,如果他们的劣势在于记忆力、注意力、语言表达或其他,那么这些劣势则不容易弥补。有的时候,教育工作者会称他们为“特殊的特殊儿童”(Twice Exceptional,or 2E kids)。究竟学习障碍产生的原因是什么,目前尚未有清晰的答案。很多研究者认为,学习障碍和我们大脑信息加工过程有关,也许不同的加工方式,造成了一些人在特定的领域存在困难。

如何识别“特殊的特殊儿童”

识别“特殊的特殊儿童”,其实有迹可循:

·  TA已经尽力学习了,可是总是有某一或几门科目成绩不好;

·  TA的学习成绩差异较大,比如语言写作总拿高分,但是数学拖后腿。而且,家长或者老师努力帮TA补习,也不起效果;

·   有些非常明显的问题信号,例如:记忆力不好,注意力缺陷,遵守规则能力差,语言理解能力弱。这些问题通常都会带来学校表现的不理想;

·   头一天学的内容,第二天就忘了;

·   孩子的老师,觉得TA跟同龄的孩子相比,进步不明显,或者觉得TA的成绩和TA的能力不匹配。

家长该如何帮助孩子

发现自己孩子有疑似学习障碍后,家长需要及时联系学校和老师,看看是否能通过增加一些资源,比如额外补课,调整学习进度,改变教学方式等。

若从老师课堂角度进行改善仍然无法取得效果,则需要考虑学校层面的介入。比如和校方(通常会包括任课老师、特殊教育老师、校长,或者学校心理学家等多方)商讨,制定符合孩子特点、实操课行的方案,最后由孩子的任课老师来操作。这些方法包括课堂上或课后获得特别资源,使用特殊的学习材料,或者家长可以在家里给孩子提供哪些辅导。

个人教育方案(IEP,Individual Education Plan)是常见的、针对特殊需要的学生制定的计划,每个教育局具体的操作不同,但是作用都是对这些学生起到一对一辅助的作用。在具体实施中,学生往往需要先参加一些特定的评估和测试,家长需要和心理学家有效沟通,提出你对于孩子的观察和认为孩子需要帮助的地方,比如,你的孩子似乎在记忆力上面有不足,或者注意力时间很短。心理学家通常会选择可疑的内容进行相关的测试,因此家长需要先提出对孩子的问题的观察和需求。

当做完心理评估之后,家长需要配合学校和心理学家一起帮助孩子提升或者弥补其不足之处。比如,有个家长因为经常被学校打电话要求见老师而寻求帮助,孩子比较调皮,上课坐不住,孩子也有厌学情绪,学校report card成绩不太理想。经过评估,孩子的智力非常优秀,语言能力和数学能力都比较强,但是注意力持续时间短,很多时候他在学习上所犯的错误要么粗心,要么没有完成老师的任务,从而影响到他的成绩,而且,这个孩子在执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ing)方面有明显的不足,主要体现在缺乏计划和时间管理,不够主动。在找到其强项和弱项之后,家长多次和老师交流,帮助老师认识孩子的学习特点,在家里,父母也针对孩子的注意力问题采取相应的措施,帮助孩子建立一套适合的学习方案,从而孩子的学习有显著的变化,厌学态度也有了明显的变化。

学习障碍是伴随终身的吗?

很多特殊的特殊儿童会在其成年后,仍然受困。例如,一个短时记忆能力较弱的孩子,或者注意力缺陷的孩子,当他们上大学、甚至参加工作后,仍然会存在这些问题。他们在学习新的知识,解决复杂的心智问题时,依然会遇到困难。

不过,有些孩子的症状随着年龄增产,会有所缓解。例如,有些有阅读障碍的孩子,当到了青春期以后,会发现他们的阅读能力经过训练,可以得到一定的提升。有一些有语言障碍的孩子到后面和同龄的伙伴相比并无太大的差异,就像是“突然醒水了”一样。

为什么有的孩子会有改变,有的则没有?对此,仍然没有清晰的答案,而且情况是因人而异。不过,有一些可能的原因,如下:

孩子已经学习到如何用长处来弥补不足。例如,有些语言障碍或者短时记忆问题的孩子,可以学习使用“视觉化(visualization)”的策略来进行学习,或者通过记笔记和其他的策略来弥补其不足。这些策略有的时候是孩子自己通过不断的尝试掌握的,也可能是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师所教授的。

孩子大脑发育趋于成熟,脑回路发育也日益完善,使得大脑各功能区域协同能力提升。有的孩子神经系统的发育和别的孩子相比不均衡,因此各个区域成熟的程度和时间也有差异。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孩子每一年都会有很大的变化。

孩子们适合用不同的教学方法进行学习。比如,有的孩子喜欢课堂的学习,他们喜欢这种多感官刺激的方式或者小组讨论的形式,而有的孩子则更喜欢自学,或者小范围的强化辅导。有的孩子喜欢字母拼读型的阅读方法,而有的孩子则喜欢全语言教育(whole-language approach)的学习方法。(作者注:全语言教育是对字母拼读法,即Phonics-based reading教学的反思,强调教导语言时,不应该将语言分割为不同的技能,分别教授,而应该将语言视为一个整体的沟通系统,让学生能够通过亲身的经验来学习。)

孩子可能最初就没有“学习障碍”,当时的诊断可能有偏差。也许是因为出勤率低,或者家庭的问题,使得孩子学习不好。也许当孩子的学习习惯改变了,或者家庭氛围变化了,TA的学习表现自然而然就发生了变化。有的时候,孩子的学习障碍可能是由于听力或者视力问题造成,当他们的听力和视力的症状缓解了,其学习也会改善。或者,家庭里面父母关系的改善也会对孩子的学习起到影响。

想要了解您孩子的学习风格,即其项强和弱项,以及希望可以根据个人学习风格制定相应的培养方案,请联系安省教育心理评估中心www.opeac.com

分享博文至:
» 归类于:未分类 ¦ RSS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