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不脱的家族“魔咒”——家庭暴力

2016年5月13日 ¦ 106 浏览
字体 -

10.jpg

       今天在本地一个非常有名的华人论坛上看到一篇帖子,一位女士指出自己的丈夫脾气暴躁,对她经常拳打脚踢,对儿子也是缺乏耐心,动辄打骂。她非常苦恼,不知道是否要和丈夫继续生活下去,担心丈夫的行为会影响孩子的成长。同时,还提到,丈夫的父亲也有家庭暴力,丈夫小时候就生活在父亲对母亲的打骂之中。因此她就更加担心自己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将来会不会变成和丈夫一样的人。

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一周前在国内的报刊上看到一则关于“江苏邳州杀童案”的报道,说的是发生在4月24日江苏省邳州的一起恶性杀人事件。

4月24日,犯罪嫌疑人徐增志先将同村6名男童诱骗至家中施暴,致2死4伤,然后,他窜至20多公里外的岳父家,对岳父、岳母及他们年1岁多的孙子施暴。致岳父死亡,岳母及卢生政1岁多的儿子重伤。

根据警方的一步步调查显示,47岁的徐增志,像一个被孤立的暴君:他成长于家暴环境中,及至成家后,几乎复制了父亲当年的暴力模式,长期对妻子施暴。他在村子中存在感不强,与岳父、岳母家关系不睦,与儿子关系紧张,陪在他身边的只剩下妻子。今年正月,在一次羞辱式的家暴后,妻子带着6岁的小儿子离家出走。徐增志怀疑妻子的出走系邻居、岳父母挑拨,这成为他疯狂报复的导火索。

这个案件中,徐增志和文章最开头提到的那个帖子中的丈夫如出一辙:他们是施暴者,也是自己原生家庭的受暴者和受害者。

徐增志在家中排行老二,成长于家暴环境中。多位认识徐增志父亲的人介绍,徐父常常对妻子施以拳脚。据媒体报道,有一次,徐父将老婆的衣服脱光,殴打。他自己也脱光了衣服,这让劝架的人都难以靠近。在日复一日的家暴中,徐增志三兄弟慢慢长大。

据媒体报道,徐的大哥在十几岁时,因为无法忍受父亲对母亲的家暴而自杀,他在爷爷的坟头喝下剧毒农药。在其离世前,曾在家中的墙壁上写下“遗言”。“具体写的是什么不记得了”,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大概意思是让父亲不要殴打母亲之类。后来,徐增志父亲将这些字迹涂抹掉。大约20多年前,因为无法忍受丈夫的家暴,徐增志的母亲离家出走安徽,大约四五年前,徐增志才将母亲从安徽接回江苏。回到徐口村后,徐母也没有和丈夫住在一起,两位老人至今分开居住。

而徐增志不但没有因为自己从小受到父亲的虐待,看到母亲的遭遇而成为一个暴力的拒绝者,相反,他的暴力行为有增无减。有邻居曾向记者透露,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徐增志曾将妻子脱光,绑在院子里的一把椅子上。当时正值寒冬,邳州遭遇近30年来最冷的严寒。苏小梅冻得全身发抖,徐增志不肯放过,往妻子身上浇水,并从屋内拖出电扇,对着妻子吹风。

看到此处,我们可以发现徐增志几乎复制了父亲式的家暴,似乎这样的暴力倾向从他的父亲那里继承了下来。

家庭暴力真的会遗传吗?确实可以是“遗传”的,但这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遗传”,而是一种社会学习的过程。我们称之为家庭暴力的传承性。家庭暴力会像遗传疾病般在家族中传播,进而形成代间相传的恶性循环。传播途径是透过目睹、遭受暴力的学习经验。从小生活在充满暴力家庭中的孩子,看到父母用暴力来解决问题,用暴力来“沟通”,他们中许多人在成长过程中学习了这种交往方式,在未来的亲密关系中传承了暴力。这种情况非常普遍,家庭暴力便是这样一代代“继承”了下来。国外学者鲍文(Bowen)研究的家暴多世代传递,系指家庭情绪系统失去功能是延续数代运作的结果,可能循环延续到八代左右。

科学界一直试图从不同方面探讨家庭暴力对儿童的负面影响,试图采取措施来干预,使遭受暴力的儿童得到更好的行为干预。来自美国杜兰大学医学院的一个研究团队发现,家庭暴力和儿时创伤甚至能够在孩子的DNA上留下“疤痕”,他们的研究发表在2014年《儿科学》期刊上。同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关于家境潦倒和环境压力的研究也指出,生长环境不良会影响儿童的DNA端粒。

研究小组对新奥尔良地区80个5至15岁的孩子进行了采样分析。研究人员通过孩子监护人的报告判断他们是否经受过家庭破裂和家庭暴力,同时进行评估。随后,他们测量了孩子们口腔上皮细胞的端粒长度,并展开统计分析。端粒是染色体DNA末端一段高度重复的序列,能保护其他的DNA。端粒在染色体复制过程中逐次变短,仿佛是细胞的寿命时钟。较短的端粒不仅可能暗示着短寿,还与许多衰老相关的疾病,如心脏病、糖尿病、认知衰退等相关。

8.jpg

不稳定或负面的家庭环境可能会减短儿童的端粒长度。

图片来源:Pasleka/Photo Researchers Inc.

杜兰大学行为和神经发育遗传实验室的主任Stacy Drury在论文中指出,“在家庭层面的施压事件,例如亲眼目睹家庭成员受伤,所营造的环境能够影响孩子细胞内的DNA。孩子在生活中遇见的类似事件越多,他们的端粒就越短。这一相关性还是在控制了许多其他因素后得到的,包括社会经济地位、母亲教育程度、父亲年龄和儿童年龄。”也就是说,无论家境如何,父母怎样,在不同年龄的小孩中,家庭的不幸都和端粒的减短具有相关。

此外,研究还发现,女孩比男孩更容易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在不同程度负面事件,如家暴、自杀或监禁,之下,女孩端粒变短的几率更大。这不仅使我想起大约10年前,我遇到的一个个案。她从小就生活在父亲的棍棒拳头之下,父亲极度地重男轻女,对她的母亲施暴,也对她施暴。为了摆脱这样的环境,她努力读书,考上了国内一流的大学,离开了家乡。可是童年期的遭遇,使得她极度自卑、敏感、自责,在寻求专业心理帮助之前,数度试图自杀未遂,无法与人交往,无法完成学业。经过长达2年的心理干预和治疗,她的状况才逐渐稳定,最后毕业找到了工作。

对于男孩,母亲的受教育程度可能会“保护”他们。在10岁以下的男孩中,母亲的学历越高,儿子越不容易受到影响。

在家暴氛围中的夫妻,关系往往非常糟糕、僵硬,这种情况下,对孩子也不会柔软,孩子在童年丧失温暖,母亲的功能一旦缺位,作用叠加会给孩子带来负面的影响。未成年子女被施暴,自信心、自尊心会受到打击,可能变得胆小怕事,难信任人,也可能变得蛮横无理,欺侮弱小。

更严重的后果是,家暴行为的习得——目睹家暴的孩子,出现严重暴力行为问题的可能性,比起无暴力家庭中的孩子要高很多。目睹了家庭暴力的人,以后越长大越不想成为施暴者,反而越有可能施暴。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幼年经受的挫折和动荡潦倒的家庭环境会对儿童的心理和生理带来长期的消极影响。这种影响之严重和深远,也不断敦促着社会对此的关注。

因此,回到开头说到的那个帖子,作为妻子,不能一味地为了面子,任由自己的丈夫对自己和孩子采用暴力行为,而不采取制止或者干预。无论是寻求法律援助,还是说服丈夫接受心理行为治疗,或是夫妻婚姻治疗,还是说找双方共同的朋友或亲戚介入。无论如何,摆脱家暴的第一步就是对暴力行为SAY NO! 为了你自己,也为了你的下一代。


作者简介:鲍立铣,心理学博士,加拿大安省注册心理治疗师,注册心理学家,加拿大心理学会会员,中美精神分析联盟成员。曾任上海同济大学心理咨询中心专职心理咨询师、副教授,上海高校心理咨询协会副秘书长,常务理事,上海萨提亚模式家庭治疗培训项目负责人及小组培训导师,参加的培训包括:精神分析中德班、中美精神分析联盟动力性治疗三年培训、John BanmenMariaGomori的萨提亚模式家庭治疗师培训、叙事治疗、短程聚焦治疗、认知行为治疗,现在加拿大多伦多接受Dr.PaulWong的督导,系统地学习意义治疗(Meaning Centered Therapy),擅长处理婚姻家庭、恋爱情感、亲子关系、人际交往、成瘾问题、以及抑郁、焦虑、恐惧、强迫等各类心理问题的评估、咨询和治疗。个人微信公众号:佳美心灵家园(jiameipsychology)。

分享博文至:
» 归类于:情感 (全局), 亲密关系, 婚姻, 家庭, 未分类 ¦ RSS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