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疾病,还是恐怖分子?

2018年7月25日 ¦ 996 浏览
字体 -

Danforth.jpg

最近发生在Danforth的枪击案引发许多的争议,特别是关于这个枪手到底是精神病患者还是恐怖分子,有许多疑问,从最初的媒体、家人以及政府部门所发布的消息来看,好像又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导致的社会悲剧,就像之前发生在Yonge-Finch的悲剧一样,直到ISIS跳出来认领这起袭击。让人费解的是,对于ISIS主动认领,相关部门好像不太领情,坚持认为枪手是一个精神病患者,长期接受治疗,等等。许多难以解释的行为,用精神病来解释的确看起来是一个很好的解释,因为精神病患者的行为好像就是无法理解的,所以之前警察一直所说的找不到背后行凶的动机,好像也就说得过去了。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精神病患者的行为真的无法解释吗?

很多人会觉得精神病患者的行为紊乱,没有理由,没有逻辑,所以就很容易把很多不可名的东西贴上精神病的帽子,无论过去的历史还是现在,都不乏这样的例子。

也许有的人认为这么做,有助于让更多的人关注精神健康,但我不这么觉得,它不仅不能唤起大众对精神疾病的同情和理解,更可能会引发更多无知的恐惧,这对于绝大多数患有精神疾病的人而言,也是不公平的,因为这很可能会导致他们身边的人觉得他们很危险而远离他们。

讲到精神疾病,其实绝大多数精神病患者没有暴力或者攻击行为,比如最常见的抑郁症或者焦虑症,他们只是自身感觉特别痛苦,但通常来说不会给社会或他人造成伤害。会带来危险行为的精神疾病,最常见的就是精神分裂症以及妄想障碍,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陷入到自己主观想象的世界当中而失去辨别现实和主观幻想的能力。比如说被害妄想,患者会认为自己被某个人或某个集团或组织迫害,尽管他们的想法在常人看来非常荒谬可笑,但他们认为就是事实,就像电影“美丽的心灵里面所描述的。另外常见的一种称为关系妄想,也就是说与他无关的事情,在他看来都是针对他的,比如周围人的说话,在其看来都是在议论他。也不是说他们有这些问题就一定会带来攻击行为,通常来说,只有在他们觉得无法忍受或者无法控制的情况,才会被迫起来反抗”。也有的是在症状的直接控制下带来的后果,比如很多人看过的美剧像“犯罪心理”所呈现的,有的精神病患者会听到某个声音(幻听)命令他除掉某个人,因为在他的世界中,这个人可能是一个“邪恶的人”,他是在“为民除害”

关于精神疾病,我们很多人都带有一些偏见或者刻板印象,很多时候对他们缺乏真正的认识。在我工作中,遇到过不少有这类妄想症状的来访者,但我没有遇到过一例给社会或他人带来危险后果的。特别是如果已经在接受治疗的,通过药物和心理治疗,可以帮助他们逐渐认知自己的疾病和症状,找到一些应对的方式。我有一个来访者长期怀疑自己被人跟踪,对此坚信不疑,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法排除他的想法,但是最终找到了共存的方法,既然别人只是跟踪他,也不会给他造成什么伤害,就接纳被人跟踪的事实,所以给他带来的困扰就减少了许多。就像电影里面的主角,他意识到自己生病,关键在于他所看到的(幻觉)的女孩一直没有长大,尽管从他发病到后期长期复发已经经历很长的时间,他才开始意识到自己是“病人”。

这些病人的行为,在外行人看来无法理解,但是并非如此。就像前面所说的,如果精神病引发的犯罪或暴力行为,背后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有长期的历史可循,绝不会突然或者偶发的,通常来说,他们背后的逻辑就是“自保”,或者在症状的驱使之下进行的。理解了他们的疾病,就能理解他们的行为,而非无迹可寻。

另外,对于精神病患者,特别是重度精神疾病,他们的行为的确会比较紊乱,尤其在发病期,很多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比如在地铁上会看到的对着空气嚷嚷自语的,穿着肮脏邋遢的,身上散发出气味的,行为极度冲动的。对于这些人,他们要计划和组织犯罪行为,特别是高难度的犯罪,往往不太可能。相反,他们需要别人的帮助,因为他们的行为,已经超出了他们能自己控制的范畴(无自控力),没有自知力,需要第一时间打911,送到医院接受治疗。

回到最初所说的这个Danforth的枪手,关于他行为背后的动机,尽管有很多争议,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但说他是精神病患者,让人感觉有些牵强,他的很多行为都让人很难联想到精神疾病,反而更容易让人联想到恐怖袭击。作为公众,我们有权利知道更多的真相,因为它影响到我们的社区安全,影响到每一个人。如果说他是精神疾病,因为这已经涉及公众安全,我希望可以更多的听到他的医生的声音,包括对他的诊断,他的暴行和症状之间的关联,而不是泛泛而称的“精神病患者”。

当然,极端恐怖主义,也是一种精神疾病,是医生无法医治的病,因为这种病患者已经丧失了基本的人性,漠视生命,更贴切的说,也许这是一种社会的疾病。

分享博文至:
» 归类于:健康 (全局), 心理健康, 未分类 ¦ RSS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