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男女

Archived Posts from this Category

镜头前如何摆姿势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2 四月 2012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摄影PS, 尘世男女, 不是我不明白, 生活百态

本博士非美女,却经常被亲友称赞“Photogenic”,中文大意为“上镜”。这跟我曾经做过婚礼摄影师助理有关,知道如何摆姿势(POSE)。许多新人和他们的亲友们实在是长得不怎么样,但是我们要尊重造物主,不能事后每张照片用PS,所以在摄影师按下快门之前我把那些人左摆右弄。我如果在拍摄前多花两分钟时间,事后的效果就加倍的好,即使当时被拍摄的人不明白这个道理,看到照片以后… (阅读全文)

做不做丑人

Posted by 午夜茶 on 27 三月 2012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婚姻爱情, 尘世男女, 生活百态, 我思我在, 不是我不明白

前段写男女婚恋离合的题材多了,有位读者来信说了个故事:她夫妻俩有位老朋友在这里,是单身父亲一个人带着个六七岁的女儿。他结识了一位单身女子,三个人如同一家人生活,经常到他们家来做客。他们夫妻俩对新妈妈印象不错,觉得她人美善良素质很好,而且对这父女俩爱护有加。一次偶然的机会,夫妻俩在回国的时候,愕然发现单身父亲在国内其实有妻子有家,维持着两个事实婚姻… (阅读全文)

女人真正的自由

Posted by 午夜茶 on 24 三月 2012 | Tagged as: 女人 (全局), 尘世男女, 不是我不明白, 我思我在, 东西交错, 生活百态

数年前曾经读过一篇文章,题目是“My Body Is My Own Business” (我的身体我做主),作者 Naheed Mustafa 是生于加拿大的穆斯林女大学生,她21岁时写这篇文章,发表于环球邮报1993年6月29日,被媒体,院校,社会团体广泛引用发起讨论。 Naheed 认为,西方女子从小被灌输外表美与吸引力和价值成正比的观念,大家都追求金发碧眼丰胸细腰长腿的标准。芭比,就是一个西方社会公认的… (阅读全文)

当所有人都说你丑

Posted by 午夜茶 on 12 三月 2012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尘世男女, 不是我不明白, 生活百态, 我思我在

去年夏天我们全家去温哥华参加我姐长子的婚礼,姐姐到机场来接我们。一出候机厅就看见她在行李提取处那里招手。几年未见,大人寒暄一番后,姐姐转头看到在我身后的大米。大米很正式地伸出手,略鞠一躬说:“姨妈你好!” 我姐忍不住笑,搂着他的肩膀大声笑道:“我的宝贝啊,跟姨妈握什么手?你怎么跟几年前还一个样啊?总是这么瘦小!还是不好好吃饭吗?” 大米听了脸上立即无趣… (阅读全文)

纹身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8 三月 2012 | Tagged as: 女人 (全局), 尘世男女, 不是我不明白, 我思我在, 东西交错, 生活百态

提起纹身,又作刺青,很多人会想起黑帮。在人们眼中,有纹身的人就算不是作恶的坏分子,至少也是怪异离奇的边缘人,都得另眼相看。我经常看到网上的留言引用《孝经》中的这一句来证明纹身是不符合道德标准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其实《孝经》里这句话的本义是指人应该安分守己,小心做人,不要给父母祖宗脸上抹黑。如果纯粹按字面理解,那么剪头发,打耳环,整… (阅读全文)

天堂还是地狱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5 三月 2012 | Tagged as: 其他 (全局), 尘世男女, 不是我不明白, 夹心年代, 我思我在

冬日犹在,春天尚远,风仍然刺骨,早晚还是冰凉。三月于我是一个沉重的月份,过几天便是你去世两周年的祭日。八年前我们相识于网络,你喜欢看我的文章,写邮件约见。第一次在咖啡见面店里聊天,竟然惊喜地发现我们有太多相似之处:同月同日生,都经历离婚,各有一子年龄相仿,都在IT工作。我们看着对方说,“这么多年你到哪儿去了?怎么现在才相见?” 我搬到了你租住的同一栋楼… (阅读全文)

我来疯之爱疯摄影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2 三月 2012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摄影PS, 大米和小米, 尘世男女

最近本博士比较沉迷于研究爱疯手机摄影。以前当助理摄影师也拿过人家顶级的器材,可惜我人小手小,端着那机身加镜头加附加电池加闪光灯,就好象董存瑞捧着炸药包一样。后来婚变,自己的器材全部折现,手头就只剩小傻瓜一部。每每看到色友们的家当总是垂滟三尺,但是养儿子要紧啊,现在花几千买器材实在说不过去。而且有了高端相机,得有够POWER的电脑才能有效运行图像处理软件… (阅读全文)

你将如何老去

Posted by 午夜茶 on 23 二月 2012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尘世男女, 生活百态, 我思我在, 东西交错, 夹心年代

婆婆本来一直在家闲着,最近半年却很忙,她的朋友妮塔不久前从老人护理院搬到老人公寓,都是婆婆去帮忙打点。妮塔今年74岁,曾经患多种疾病无法自理,住在老人护理院多年。也许是她个性独立,与疾病拼搏斗志顽强,居然从重病卧床转为慢性病。她结婚两次,两个丈夫都先她而去。最不幸的是三个孩子中两个儿子都在二十多岁时分别因车祸和疾病去世,给她打击甚大。唯一的女儿一直… (阅读全文)

蓝颜与炮友(下)

Posted by 午夜茶 on 18 二月 2012 | Tagged as: 女人 (全局), 婚姻爱情, 尘世男女, 生活百态, 我思我在, 不是我不明白

蓝颜太虚了,即使找到,还得小心翼翼避免过界,否则蓝颜也成了炮友。相比之下还是炮友实在。炮友英文里作 Friends with benefits。我比较喜欢英文的称呼,因为它强调了这种关系先是“友”再附带上“好处“,含蓄幽默;而产自台湾的“炮友”一词则比较粗俗直白。前段时间有部爱情轻喜剧片以此为名,讲的是炮友变眷属的皆大欢喜故事。轻松幽默,影评不错,大家有空可以看看。 炮友和一… (阅读全文)

携子远走 - 新软性离婚

Posted by 午夜茶 on 12 二月 2012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尘世男女, 婚姻爱情, 不是我不明白, 生活百态, 我思我在, 夹心年代

周 六一到父母家,我那注时事,与时并进的妈妈就说:“现在中国大陆来的年轻女人好厉害啊。我们教堂今天来了个新朋友,又是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来登陆,买房子考 车牌给孩子联系学校,自己读书找PART TIME工作同时进行一样不拉。” 妈妈常和我聊她看到的事情,除了周日去教堂,她平时晚上还参加小组活动,由此结识了不少新朋友。 她有这番感慨,是因为近一年认识了几个三十多岁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