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男女

Archived Posts from this Category

(中年)白领女性

Posted by 午夜茶 on 22 七月 2011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尘世男女, 不是我不明白, 生活百态, 我思我在

不是我不明白系列 1. 两个少年 - 搬进了新家,大米就着急着要去骑单车。附近小区好些街道都没有人行道,只能在路面上骑,象他这种歪歪扭扭的技术,我只好推着小米一路小跑跟着。跟了一会儿大米嫌我慢,扭头大喊:“妈妈你不用跟了,我自己能行!我一会儿就回来” 我说“不行我得跟着你!” 担心是因为我心里总忘不了朋友告诉我的两个少年的故事。 几年前朋友一个亲戚的儿子快上大… (阅读全文)

活着就是幸福

Posted by 午夜茶 on 12 七月 2011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尘世男女, 我思我在, 不是我不明白

几个月前写了篇博文《女人四十》 ,今天真正地不惑。回头再去看那篇文章,就笑自己一时感触,好像很灰心。本想及时行乐,可惜安排了搬家,派对开不成。还是低调些吧,来日方长。。。。。。嘿嘿 大米用很肯定的语气说:“妈妈,你四十了,真的是老了,老得不可思议。” 我回应:“那外婆呢,外婆七十八了,她老不老? ” “她不老,外婆永远都是外婆嘛,她一直没变过呀!” “那我变了… (阅读全文)

鸠占鹊巢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4 七月 2011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婚姻爱情, 尘世男女, 生活百态, 我思我在, 不是我不明白

我有个做移民律师的闺蜜,顺带也做离婚申请,单身证明之类的。我们小聚时,她总是先“唉,这世道啊”大叹一声气,然后跟我讲她手中案例不近人情的离奇。一开始我脑子很快就炸,听多了似乎也有些麻木。人间杯具,天天都在上演,只要不是我认识的和关心的人,我能操什么心? 最近在公司听到一个以前部门的同事在办离婚,我嘴巴惊诧地张开后便合不拢了。George是东南亚华侨,可以勉… (阅读全文)

洋土俱乐部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2 六月 2011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婚姻爱情, 东西交错, 尘世男女

咱们来自中央之国的同胞们,尽管已经扎根在北美的土地上,还是习惯了称本地白人为“洋人”。其实咱们才是跨洋过海来的洋人,他们才是土人。不管谁是土谁是洋,洋土结合,总是引来本族同胞的注目。 总有新老朋友亲戚同事问我:“你生活上习惯吗?吃不到一块儿有没有难受?能沟通吗?” 我想起我的父母。父亲祖籍江西,生长于湖北,在大西北新疆支边工作了二十年,是广东人眼里百分… (阅读全文)

琴棋书画

Posted by 午夜茶 on 12 五月 2011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尘世男女

标签:

现在大家闺秀懂些啥我不知道,以前就是得通晓琴棋书画。按那时的标准,本人不是大家闺秀,也非小家碧玉,更不是织女,只能做女侠(爱好打不平)或者媒婆(喜欢撮合人家)。琴么只学过口琴;棋呢就是五子棋和跳棋;只有书画这两样还算有点修行。我六岁时便跟外婆学习书法,从描红开始抄毛主席语录,总是不明白“土豆加牛肉 不须放屁”的 深意。初中时我那班级把书法作为必修课之… (阅读全文)

疏不间亲

Posted by 午夜茶 on 20 四月 2011 | Tagged as: 女人 (全局), 尘世男女

标签:

我这个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直肠率性,又好拔刀相助。换个时代,侠女是我最佳职业。然而在这个时代,侠女不易做。 初中时和班上两个女孩丹和蔚好得不得了,三人永远形影不离,众人皆知。周末我们经常到其中一家sleep over,明明有地方却要挤在一张床上,三人分享着少女最傻最痴的梦想和秘密。 刚上高三,蔚便到美国留学去了。那时大多数的留学生都是去读研的,她这么早就去… (阅读全文)

同居还是结婚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6 四月 2011 | Tagged as: 女人 (全局), 尘世男女, 夹心年代

话说我那弃商从厨的大外甥(见博文《如果孩子让你失望》 )今年八月中便要结婚了,结婚前一周他刚好满26岁。去年他订婚的消息传来,我们在东岸的亲戚们都很高兴。尤其是我妈,这是她第一个孙子成家,要看见孙媳妇了,怎么能不乐!我自己则是头一次以长辈身份出席亲人的婚礼,可以坐在新郎主人家的次席,多开心的事。我特地早早地在公司把休假日期定下来,免得给别人捷足先登。… (阅读全文)

女人四十

Posted by 午夜茶 on 12 三月 2011 | Tagged as: 女人 (全局), 尘世男女

标签:

曾经看过移民作家孙博写的《男人三十》,讲的是三个而立之年分别从中,港,台移民到加拿大的男人的故事。那故事中多多少少有我们自己或者身边人的影子。我在想,什么时候有人写女人四十,女移民在加拿大的故事,可看之处,一定不亚于男人三十。 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非典型,只能代表我自己。夏天多伦多最灿烂的时候,我就四十岁了,为此心情哀喜交织。 哀的是岁月如梭,时光… (阅读全文)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8 三月 2011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尘世男女

标签:

“妈妈,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大米抬头问我。 “嗯,我最怕孤独。” 我想了一会儿回答他。“你呢?” “我最怕死。死了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感觉了。为什么你怕孤独呢?” “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最怕的也是死亡。不过现在我觉得孤独更难以忍受。我以后在再跟你细说吧。” 回想起那段日子,那段婚姻让我无法忍受让我抓狂,但是又害怕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对未知的变数充满了惊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