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011

Monthly Archive

春晓

Posted by 午夜茶 on 10 三月 2011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我思我在

最近老是想起这首诗,渴望春天的心情不言而喻。“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意境,怎么传达给外国友人呢? 在网上找到同胞翻译的,看起来还不错: In drowsy spring I slept until daybreak, When the birds cry here and there, I awake。 Last night l heard a sound of wind and rain。 How many blossoms have fallen again? (阅读全文)

二十个常用英语感叹词

Posted by 午夜茶 on 10 三月 2011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一时语塞

标签:

在英语日常对话,网络用语和手机短信中我们经常看到一些感叹词被频繁使用,它们表达了使用者的情绪和态度,简单传神。我能听明白,但很多时候连怎么拼写都搞不清楚,这里收集了一些常用的和大家分享一下。 1) Aha - 发音很简单,就是“啊哈” ,表示惊讶或者嘲弄。 例子: Aha, I found it!  Aha,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mean. 2) Argh - 表示挫败气馁有点抓狂的情绪。 例… (阅读全文)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8 三月 2011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尘世男女

标签:

“妈妈,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大米抬头问我。 “嗯,我最怕孤独。” 我想了一会儿回答他。“你呢?” “我最怕死。死了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感觉了。为什么你怕孤独呢?” “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最怕的也是死亡。不过现在我觉得孤独更难以忍受。我以后在再跟你细说吧。” 回想起那段日子,那段婚姻让我无法忍受让我抓狂,但是又害怕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对未知的变数充满了惊恐,… (阅读全文)

父亲的萝卜糕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7 三月 2011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夹心年代

我爸喜欢烹饪,南北美食只要尝过,回家就可以仿制。以前在国内,亲戚朋友很希望被邀请到我家吃饭,就是要尝尝我爸的厨艺。他最为拿手的五香卤牛肉,许多亲友都记得。 我最喜欢的,却是他做的萝卜糕。萝卜糕是广东的点心,过年时和煎堆,油角,蛋散,糖环什么的,是家家要做的。 萝卜糕主要是白萝卜切丝去水,粘米粉和淀粉做粉浆,加上切碎的冬菇,虾米,腊肉和腊肠蒸熟而成。… (阅读全文)

勇闯龙穴-看加国创业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6 三月 2011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东西交错

新老移民聚在一起时,经常都会交换做生意的想法。有的是投资移民有资金,有的是打工阶层梦想有日实现Financial Freedom做自己的老板。我虽然也参与过几个不同类型小生意的策划和实施,但这几个生意都没有生存下去。得到教训后,我觉得做生意还是男人来比较合适。除非不要下一代或者在下一代来之前就走上轨道,否则女人无可推卸地要担负孕和育的责任,无法全心全意地投入做生意… (阅读全文)

来个冷火鸡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4 三月 2011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一时语塞, 东西交错

第一次听爱人同志说” Is he going cold turkey? ” 我摸不着头脑,什么火鸡? 经他解释才明白,Go cold turkey 是指在完全没有准备和过渡期的情况下突然把毒瘾给完全戒掉,多数是指戒掉可卡因海洛因等毒品,也可以指吸烟,酗酒等瘾症。日常口语广义地使用,可以用来形容停止任何长期养成难以戒除的习惯。 戒毒跟火鸡有什么关系呢,网上有两种说法。一是说在上个世纪早期有个惯… (阅读全文)

我的心得:英语谈话万用五招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3 三月 2011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一时语塞

标签:

刚刚来的那几年,英语不是太好。上班的用语可以对付,日常生活中和同事们就没有话题,谈话经常出现冷场。有些谈话其实我是可以加把嘴进去的,但是在脑中翻译来翻译去最后想好了,人家都已经转移话题了。所以,同事们普遍对我的印象就是“害羞,不善言辞”。几年后等我修炼得道,底气足了,第一次在公司叽哩吧啦骂人的时候,他们都以震硕的目光看着我:“你变了,你不是那个温柔沉… (阅读全文)

谁歧视谁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2 三月 2011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东西交错

标签:

几天前在下午交通繁忙时间开车经过Don Mills和Eglinton路口,遇到红灯停下。我正在玩我的爱疯,听见爱人同志慨叹一声。我问他:“怎么啦,见鬼啦?” (我这里的“鬼”是双重意思,因为广东话称外国人为“鬼佬”。)他说“鬼没有见,人倒是见得很多。你抬头看看。” 原来刚好有辆巴士经过,下来一大批学生,浩浩荡荡地过马路。看着这几十号人在我们车前经过,黑的黄的棕色的,竟然没有… (阅读全文)

我爹妈是FOB

Posted by 午夜茶 on 01 三月 2011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夹心年代

我年纪大了,神经开始衰弱,记忆力减退,严肃的话题常令我头疼,于是我的网游主要是笑话和幽默网站。Google Reader根据我订阅的博客类型,给我推荐了两个博客:一个是 My Dad is a FOB , 另一个是 My Mom is a FOB 。其实是同两个丫头创办的。 FOB就是Fresh off the boat - 刚下船的,广义上指大批涌入北美的移民不靠北美规则的谱,把自己祖国那套价值观和行为规则搬过来闹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