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咱们来自中央之国的同胞们,尽管已经扎根在北美的土地上,还是习惯了称本地白人为“洋人”。其实咱们才是跨洋过海来的洋人,他们才是土人。不管谁是土谁是洋,洋土结合,总是引来本族同胞的注目。

总有新老朋友亲戚同事问我:“你生活上习惯吗?吃不到一块儿有没有难受?能沟通吗?”

我想起我的父母。父亲祖籍江西,生长于湖北,在大西北新疆支边工作了二十年,是广东人眼里百分之百的“北佬”。他的“北佬”印记深深地写在脸上,以至于在广州时他去菜市场买菜,小贩都要想欺负他一下,骗骗秤搭搭猪头之类的。母亲生于广东,少年时期生活在香港,青年时期也去新疆支边工作多年认识了父亲,但是母亲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在广州生活。父母调回广东工作后,父亲在广州生活了多年,但固执地拒绝说粤语。于是我家里就长年保持了南腔北调,三个孩子和父亲讲普通话,和母亲说粤语。父亲喜吃面食和口味浓重的辣菜;母亲爱喝汤以及清淡粤菜。为了将就双方喜好,父亲经常做两类菜,或者一碟菜分两份,辣和不辣,他们你吃你的我吃我的。母亲睡眠浅,父亲呼噜响,为了各自能够充分睡眠,只要有条件,分床,分房是很自然的事情。父亲没有亲戚,母亲的亲戚众多。家庭聚会的时候,亲友们粤语交响曲哇啦啦令人耳聋。父亲经常觉得无趣,便自己到外面抽烟,或者躲到房里看电视去。我父母就是这样,除了肤色是一样的,性格,背景,语言(第一方言),喜好相差极大。他们在一起,没有人觉得奇怪。这些年来父母之间有许多的合拍与不合拍,吵吵闹闹,金婚早庆祝过,他们身体持续好的话过两年可以庆祝钻石婚了。

这一生活习惯不协调的场景如果主角换成是我和我的洋(土)丈夫,大家就很容易推断其根源来自肤色和文化的差异巨大。人们很容易看到我们的不同,而忘记文化和肤色背后我们共同具备的人性本质 - 有血有肉,有爱有恨,有追求有梦想,有缺点有不足。当我们跨越表面的不同,克服不重要的矛盾,铭记生活不是在人前的表演要众望所归而是人后的切身感受自己对自己无悔无愧,我们和其他任何一对夫妻无异。也许我们不能为同一首老歌唏嘘青春不再,也许我们不能听同一个笑话而会心对视,也许我们会因为语言沟通偶尔搭错线,也许我们会因为各自经历而无法和对方的社交圈完全融合;但是当时间磨合了这一些小的差异,身边的那个就是孤独落难时可以依靠的肩膀,料峭寒夜里互相取暖的对象,下一代可以尊重借鉴的生活表率,老一辈真心嘉许的成年人。

我有好多仍在寻觅另一半的女友,在哭诉自己无助孤独渴求爱情的时候,都断然地说:“洋人我是绝对不会考虑的,光是吃就吃不到一块儿,生活上没法协调。”我很想说,不是说让你非洋人不嫁,而是放下这种硬性的指标,就跟放下“男的要学历比我高,身高比我高,年龄比我大,收入比我好”等硬性条件,因为那些条件不决定那个人是否可以和你白头到老共度余生。即使大家都是华人,是同乡,甚至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又能代表什么?你能够背井离乡,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重新开始,拿加国的护照,交加国的税,服从加国的法律和游戏规则,和加国人做邻居做同事做朋友,孩子受加国系统的教育,完全成为(华裔)加国人,你就没有办法接受一个加国人做你的伴侣?

我从二月开始在51上写博,除了重温码字的愉快,还想和更多的同道姊妹接头。上个月有位也是嫁了洋人的姊妹来E联络,希望交朋友。我们电话里聊得甚欢,她说,我们成立个组织吧。

我说好啊,就叫洋土俱乐部,现在正式接受报名。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