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爱人同志的表妹Janet马上就要从YORK大学毕业了,她在Facebook上面发了个毕业庆祝会邀请,让亲戚们六月底到她家去BBQ。这位表妹是婆婆那房亲戚里第一个正规大学毕业生,大家都很以她为荣。她学的是Social Science,将来可以从事的职业很多,她父母为此寄予厚望。

我和Janet其实我们早就“认识”了。前年她一听说我和爱人同志组成家庭,就把我加成Facebook的好友,要了我的EMAIL,MSN和手机号码。当时我这里有份临时工作要招人,她又正好放假找零工打,所以我们EMAIL来回几次讨论关于工作的问题,最后因为双方的要求不太对得上而作罢。我很少上MSN,每次上去她总要跟我打招呼寒暄一番。在Facebook上面她也是活跃分子,手机随时浏览更新,她买了车,换了男朋友,开了party全世界都知道。我有什么更新消息她也是第一时间就留言或者表示“喜欢”这条信息。因为我们都喜欢买鞋子,有时她会用手机发短信给我,分享购物心得。通过这些交流我对她印象很好,觉得她热情开朗,爽快大方,有想法有抱负,工作很努力不怕累(从她打零工的经历看的),学习成绩也很好(荣誉毕业生)。

去年夏天在爱人同志舅舅家聚会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以前的聚会她经常因为一边打工一边上学而来不了)我满怀欢喜地和她打招呼,想在我们之前EMAIL,MSN和手机短信基础上套套近乎,她却出乎意料的冷淡和生分,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整个聚会我们逗留了大约四个小时,她一直坐在她妈妈身边寸步不离,不跟其他亲戚聊天说笑,也不过来吃东西。我就猜大约她那天太累了,或者不舒服吧。

去年圣诞节和今年四月她过生日,我们都受她邀请去聚会。这两次她的表现也是莫名其妙。明明是她生日请我们来,我们一干人坐在客厅里和她父母闲聊,她自己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后来切蛋糕时,父母喊她,她才出来把蛋糕切了分了,然后人又不见了。她父母又把她叫出来让她当众拆礼物读贺卡。我就坐在她对面,她一句话也不说,跟我好像完全不认识,连点个头,说句谢谢和微笑都没有。经过这两次交往,我对她的印象大打折扣。所以这次收到她毕业庆祝的邀请,本来是很高兴的事情我却很不想去。

我搞不懂她为什么这样,就跟婆婆咨询了一下。婆婆说她和其他几个亲戚感觉也是一样的,Janet在用网上和手机短信交流时很热情很风趣,到了面对面时她就不知所措好像换了个人。Janet跟一个比她小几岁的表妹很要好。去年这个小表妹过十三岁生日,Janet提出要请她去吃个早餐。结果回来以后小表妹不高兴地说,“说是请我吃早餐,吃完了她让我各付各的。” “请吃饭”什么时候改了意思,大家都纳闷。我才知道不是我多心计较,而是Janet有问题。

在我看来,这不是Janet个人的问题,而是当今年轻一代的通病。他们太过于依赖和沉迷于用手机和网络与人交流,用缩略词,表情符,照片,社交网络来构筑一个虚拟世界。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朋友”不是真正的“朋友”,“喜欢”不是真正的“喜欢”。一个Social Science荣誉毕业的大学生,打过无数暑期工的有社会经验的年轻人,在亲戚面前象个不懂事的小孩儿一样无法进行人性化的交流,连基本的社交礼节都不能掌握,真是荒谬和不可思议。也许Janet在同龄朋友面前会自在起来,只是跟我们这些老朽没有共同语言。但是与时并进做时代弄潮儿不等于不再需要人类最基本的面对面沟通技巧,那就是用眼睛看,用嘴巴说话,用耳朵听。

当十岁的大米问我,“我的同学都有facebook,我什么时候可以有?” 我说“你出去玩泥巴也比搞什么facebook强。那对小孩子没好处。” 你的玩伴就住在附近,你不去敲门喊“来一起踢球吧”而是在网上问”最近有什么事?” 一家人好不容易坐在一起吃顿团圆饭,每个年轻人都在用手机更新自己的Twitter或者Facebook状态“和家人吃饭,这个烧排骨做得不好” 而不是跟坐在对面的家人说同一句话。为了能知道孩子在搞什么很多家长不得不去他们常去的网站注册,否则哪天出了什么大事你还蒙在鼓里。我希望将来我的孩子有事情的时候,是来到我跟前说:“妈妈我们可以谈件事情吗?”而不是用手机或者Facebook发短信给我。

科技产品的功用应当是促进人之间的交流,而不是取而代之。作为一个母亲,我会尽力避免我的孩子步此后尘。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