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多年前的一个夏日长周末下午,我和大米母子俩外出回家,当时住的是CONDO大厦。正想着回家做饭看卡通片的,电梯忽然间停住不动了。我按了能够按的所有的按钮,它既不上升也不下降,门也不开。我按警报,没有任何回音。我用手拍门,大声喊叫,估计长周末人们都出去玩了,没有人响应。要不就是电梯间隔音太好了,我完全听不见外面任何的声音。我们成困兽了!看我打门踢门,大米也跟着踢。夏天我们穿着露趾的鞋子,脚痛啊。怎么办?正巧孩子他爹回中国去了。我看到手机还有一节电,开始给一些朋友打电话,都是语言留言。又琢磨着,给朋友打有什么用呢?于是给大厦管理处打,也没有人办公。无奈,只好打911。接线员先是了解事件情况,问我有没有人受伤,有没有人感觉不适,我很平静地回答了每一个问题。他说“那你别挂断,我把你电话转去消防局。他们会处理的。”接通消防局倒是极快,消防员问了我大厦的地址,就说:“We are on our way.”

大概是过了十多分钟,我就听见外面嘈杂的说话声,想必是消防员同志们已经到位。只听见兵兵邦邦的敲打,然后声音更清楚了。电梯有两层门,他们想必是打开了外面那层。 接下来的敲打声更响,还有他们之间“打不开,这样不行,得想其他办法”的对话。这期间他们不时向里面喊话,确认我们都还好。

大米已经站得很累了,我让他坐在电梯地板上。他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我没有什么惊慌的表现,他就乖乖地坐在那里。我只希望他不要要求上厕所,否则只能让他拉在裤子里。

这时我们困在电梯里快一个小时了,内门还是打不开。四处是壁,看不到外面任何情况,我开始不耐烦了。正好我手头有一把刚买的花园用的短柄铁铲,我就用它来撬门。幸好没有贪便宜买一元店的货,这铲子十分结实。我跟外面人说我也在撬门,里外合力,没有费多大劲门就弄开了。一开便看见外面一行五六个大汉,个个手里拿着工具。看到我这娇小的女子没有泪流满面惊慌失措,小孩子也没有哭闹不停,大家都很高兴。我这辈子没有被救过,第一次麻烦英勇的消防员叔叔居然是在加拿大,不知道该说什么合体的话。而且我有帮忙自救,站着进来还是走着出去。我道了谢拉起就大米往家走,走了几步给消防员叫住。他在身上翻了翻找到张纸,给我一支笔,把纸反过面来让我写下名字地址。

救人的不需留名,被救的倒是要留,大概是要拿去写结案报告吧。

有此经历,看见小动物被关在笼子里不停的挣跳低嚎,我很有种去帮它打开门的冲动。困兽犹斗,何况人。自由,是一种本能。

各位博友,有没有被困,然后被救?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