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几天前在下午交通繁忙时间开车经过Don Mills和Eglinton路口,遇到红灯停下。我正在玩我的爱疯,听见爱人同志慨叹一声。我问他:“怎么啦,见鬼啦?” (我这里的“鬼”是双重意思,因为广东话称外国人为“鬼佬”。)他说“鬼没有见,人倒是见得很多。你抬头看看。” 原来刚好有辆巴士经过,下来一大批学生,浩浩荡荡地过马路。看着这几十号人在我们车前经过,黑的黄的棕色的,竟然没有一个白人的学生。

爱人同志说:“我记得小时候跟学校来科学馆玩的时候,也是经过这个路口,当时我们那么多同学,就像多伦多冬天下完雪的街道,没有哪里不是白的。现在真是眼前一黑啊!”

我忍不住tease他:“是啊,你弃暗投明是识时务的。再过二十年,这里就没有你站的地方。你跟着我还可能有条活路。”

他说:“我也需要组织啊,可是就没有本地白人成立什么组织。不象黑人,华人,南美人,各种协会联合会数不胜数。而且本地白人也没有谁敢提出来成立这么个组织,不给人当3K党批才怪呢!但是将来我们变成少数族裔受歧视的时候,谁来帮我啊?”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看过的一个笑话,大概是这样的:

这天一早,四位员工们回到公司,老板就把他们叫到办公室里召开重要会议。 老板说:“今年生意很差,公司盈利状况不佳,我别无他法只有裁员。你们四个人当中我必须解雇一个。”

四人当中老员工先开腔:“我在这里年资最长。要我走,遣散费赔死你!”

接着黑人员工说 :“我是有色人种。你要解雇我,我告种族你歧视!”

然后女员工说:“我是女性,你们三个男的都留下要我走,是性别歧视!”

最后大家的目光停留在这个白人小青年身上。他琢磨了半天,小声说:“我想我是GAY的,你们不能歧视我。”

这虽然是笑话,但也反映了加拿大尤其是多伦多这样的城市,在这二十年来移民高度聚集对其政治,商业,文化环境以及劳工市场造产生的影响。以前的少数群体,今日已经建立庞大的组织。再过二十年,大多地区应该重新定义“少数族裔”这个称呼。当我们和我们的后代成为多数族裔,成为主流群体的时候,是否也继续以推动种族和谐为己任?是否也会关注当时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的利益?五十年,一百年后多伦多又是怎样的光景?我真希望眼前有个水晶球,让我能够预见未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