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这次专程休假和家人去BC参加外甥的婚礼,我心里充满了欣喜的期待。因为这是我首次以长辈身份参加婚礼,而且这个外甥和我不管从血缘关系还是个人交情来讲都很亲。

婚礼当天的程序与我见过的许多大同小异。早晨新郎和伴郎们在男方父母家里穿上西装礼服,开着装扮好的花车去接新娘。他们到了那边自然要给伴娘们戏弄刁难一番才可以得手。这段时间内所有的亲戚都陆续到达新郎父母也就是我姐姐姐夫家。新娘接来了,随行的摄影师摄像师也同时到达,记录亲戚间交流寒暄的片段。姐姐前后忙着,在花园里准备了椅子和给新人跪用的枕垫进行茶礼。茶里有莲子,是吉利的意思。敬茶的顺序按长辈们的辈份次序排列,男家先女家后。男家里又按父亲的亲戚为先,母亲的亲戚随后。长辈如果是夫妻同来,按是男左女右坐下,各自准备两封红包分别给新人。这个仪式有个专业的主持人,广东话里叫“大襟姐”,她指挥新郎新娘敬茶的先后次序,对长辈的正确称呼,也引导长辈们说传统的吉利话。只是轮到我们时大襟姐就不作声了,爱人同志用英语敷衍了几句,新人也用英语回答。华裔新郎新娘给一个白人倒茶,恐怕大家都不多见,一时间黑压压的镜头加闪光包围一圈,可为当日一景。

茶礼完毕姐姐在花园里摆了三张长桌,提供简便自助餐和饮料。午餐完毕亲戚们轮流跟新人合影。到了下午四时,众人各自驾车前往婚宴所在的高尔夫球场会所观礼和参加晚宴。首先是室外的西式婚礼。草地上摆设好了花架,签字台,红地毯和椅子,宾客们各自就座。新郎和伴郎与主婚人先在前面站好,音乐响起,花童,伴娘等逐个入场。万众期待的新娘入场了,她把中式旗袍换成白色婚纱。有点与众不同的是这位新娘并不是由父亲牵着走上红地毯,而是自己一个人蹦蹦跳跳地随着音乐扭动走过,播放的也不是庄严的婚礼进行曲,而是一支从来没听过的曲子。在牧师的祝福主持下,他们交换了戒指,却没有交换誓言。此后新郎揭开面纱给新娘一吻,然后双方共同向客人挥手致意。这些细节是否跟从传统和习惯,都是新人自己决定的,我们只是看客而已。

IMG_9445.JPG  IMG_9512.JPG

IMG_9511.JPG   IMG_0883.JPG

晚宴厅外面摆放了一幅新娘新郎的大海报,供客人签名留念。宾客入席就座后,新人和他们的父母,伴郎伴娘分别入场。新人与双方父母坐在主席台上,下面有二十多桌的客人。两位司仪负责主持晚上的活动,一个讲英文一个讲中文,他们首先介绍了新人们来自外地的亲戚朋友们。晚餐是自助形式,外甥本人是厨师学徒,平时就在这个会所的餐厅工作,晚餐的选择中西合并非常丰富。有的菜式由他本人亲自设计。比如一道类似“东坡肉”的菜,就是他从中餐中取得的灵感加以改良,大家都赞不绝口。也许是新娘喜爱甜食,我没见过哪个华人婚宴里有那么多品种的雪糕和甜点。

小米一直感冒不舒服,从下午到晚餐期间一直闹个不停,我们只好在晚餐结束后提前离开。没能看到后面的一些游戏,演讲和节目,我有点惋惜。第二天我让妈妈给我补课。妈妈说最后新郎发言的时候,把所有的伴郎伴娘朋友们,远道而来的亲戚们,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感谢了。妈妈和我姐夫的大哥,也就是新郎的大伯父在台下一直盯着他,等他说感谢父母的话。看到他准备结束发言,妈妈说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幸好新郎最后还是想起来,感谢了自己的父母。他感谢爸爸的话说得比较长,而说妈妈就很简单的一两句带过。台下许多人都知道,外甥未自立门户之前的岁月里,生活中的一切事无巨细都是妈妈支持办理,父亲则长年在国内做生意,一年才回来加过见面两三次,每次一周。就说这次婚礼当日,他的妈妈前后忙得饭都没吃上,全盘照顾打点,象个管家婆和婚庆服务顾问多过象娶媳妇享受一天安乐风光的新婆婆。但是在外甥眼里他妈妈的一切辛劳好像并不重要,或者没有重要到要公开地赞许和致谢。

我以前作为摄影师助理参加过N个各族裔的婚礼,但凡父母到场的,没有一对新人(不管是那个民族的)在婚礼最后致辞时不对父母的养育之恩表示感谢。 有的新人父母已经辞世,他们把父母的照片摆放在宴会显眼角落,以示敬意。妈妈说到姐姐一辈子辛劳到头来反而没有得到自己儿子的认可,眼里不禁泪光浮现。我知道她为姐姐叹息,我也只有深深叹口气。养儿育女,虽然不是指望他们将来如何的感激和报答。但是在婚礼这么重要的场合,孩子把所有到场的宾客朋友服务人员都感谢了,却差点忘记感谢自己,做父母的如何感想?这到底是我们文化中“爱你在心里口难开”还是我们习惯了对亲人的爱和感激讲究人后实质的行动,不是人前做秀?

我和爱人同志在聊这件事情时,大米也在旁边听着。天真可爱的他发言了:“表哥也许只是一时忘记了。” 我说:“但是他没有忘记感谢在场的其他人啊。他爸爸妈妈就坐在旁边,怎么会忘记?” 大米说 “那如果我心里感谢你,但是忘了说,你会生气吗?” 我忍不住调侃他:“要是你忘记了,我当场掐你的脖子,把蛋糕扣到你脸上!” 大米作恐惧状,“妈妈不要啊!以后我的婚礼你说了算,我要和永远你们一起住。”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Wink

Darrien headshot.jpg

一本正经的小帅锅 - 小米同志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