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威廉王子的大婚仪式终于结束了,听到的尽是赞美之声。我没有看电视或者网络新闻,炒作太多让我厌烦。开车时听收音机每几分钟就重复一些细节,比如吻了两次等等。爱人同志边开车边说:“Enough already who gives a sh*t? My wedding is just as sacred and important.” (够了吧谁TM在乎,我的婚礼也是同样的神圣和重要。) 我搞不懂王子养尊处优,不需要找工作担心物价涨柴米贵什么的,为啥早早就开始谢顶?让我二十多嫁一个谢顶的男人,管他是王子,不干。

说起婚礼,我参加得太多了。数年前我对摄影很发烧,正好有个朋友开业做婚礼摄影,叫我在他最忙的时候去帮手。本地婚礼仪式通常定在周末,一周出去一次不但长见识也不影响我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我觉得是锻炼机会便答应了。作为摄影师助理,我的主要职责是打灯拿反光伞,背备用设备,摆设场景,在集体照时指挥宾客,把重要照片立即备份到手提电脑里等等。本来以我那菜鸟水平,不敢动真格拍摄,但是经指导和鼓励,再加上配了高端设备,我就负责拍摄新娘在闺房中梳洗换上婚纱的过程和宴席过程。因为我是女人,人家换衣服时我进去比较方便。而宴席照片都是不需要摆POSE只要多拍把场面记录下来就可以,技术要求不太高。从早上六七点她开始梳头化妆我就去她家里开始做journalistic纪实性拍照,抓动作抓细节以自然为主,相中人多数都不看镜头。我一开始还有点紧张,做多了就轻车熟路。几年下来,我以工作人员身份出席过差不多一百个婚礼,大多数在多伦多本地,也去过附近城市,北边农庄,最远的去了古巴的度假胜地。那时候做婚礼生意真的不错,夏季通常是周六周日连轴转。到后来数码相机普及,声称自己会照相的人多了,以低价竞争,这个市就给做烂了。金融危机后许多人的饭碗都成问题,婚礼的生意普遍下滑。我这位朋友的生意也很差,同时我自己的事情多了,也就没有再去帮忙。

在这特别的一天,就算一辈子都是灰姑娘的女人都在此日做了公主。公主们苦心经营希望一切完美无暇,有的用项目管理的流程表把每个人,每分钟要干什么都罗列出来;有的雇用婚庆策划来打点一切。然而在有限的金钱下弄这么一台戏总难免有差错,所以我也目睹了很多闹剧。新郎大多都很轻松,从早晨开始就喝得半醉,只要能够衣装整齐地出现在礼堂里,能口齿清晰地说完“I do”就算大功告成。婚礼费用昂贵,一天下来几万元就没有了。有位意大利新娘讲排场,光是酒席就要十万元。她家里并不富裕,又哭又闹,老爹只好把养老的存款拿出来咬牙付了。我听了不禁乍舌,2005年的十万元都可以买半间屋子了。西人的习惯是婚礼由女方出钱,所以生了女儿的家庭就笑说RESP里的钱如果不用在高等教育就拿支付婚礼了。如今很多新人自己也出一部分,甚至借贷来支付当天的费用。在中国酒席的钱基本上从客人的礼金都可以全部收回,有的甚至还有赚。这里婚礼客人都是买些家居用品,不送钱不封红包。每个首次新娘的口头禅都是:“我一辈子就结一次婚,这是我的大日子,多花点钱有什么?” 我旁边听了暗自摇头。加国离婚率几乎达50%,离婚的几率是50/50。如果家里大把钱倒也没什么,要父母刮盆倒金为自己挥霍,就有点过份。

这一百个婚礼中,跨族婚姻占少数,都是白人和白人,黑人和黑人,华人和华人。有一对是讲法语的新郎和菲律宾新娘,新郎年纪不轻大腹便便的,跑上跑下张罗婚礼,新娘影子都不见。大家都坐好了左等右等她才姗姗来迟。我看她最多二十出头的样子。她和一个年长的女性走入殿堂,一点也没有其他新娘动情,认真的样子。连牧师祈祷时大家都低头闭目,她还在左顾右盼。礼毕我们给新人拍照,示意他们更加亲昵些她很不自然,老公亲也是亲脸颊。晚餐时间左边是女方的客人,叽叽喳喳笑声不断,右边是男方客人,鸦雀无声全无欢颜,两边完全不打交道。一般晚餐都有的祝词,敬酒,游戏之类,这次就没有了。我跟搭档说:“这个婚礼好奇怪,大家好像不太高兴。” 搭档说:“我看这是个过阜新娘,网上讨来的,象假结婚多过真结婚。”

虽然第一次结婚的新人为数最多,但再婚的也不少。第二次结婚的新娘显然比第一次新娘成熟多了,知道赚钱存钱不容易,也明白世事无常不要为鸡毛蒜皮小事和表面功夫计较。这种客户是我们最喜欢的,沟通非常容易,照相时也很合作,知道怎么最容易出效果,求精不求多,而且客人量明显减少。(当然了,第一次当着数百人发誓说我爱你一生一世结果食言,第二次就低调很多。)

我这位搭档的爸爸在唐人街曾开过一小时冲晒店兼老式的影楼,也顺带拍摄过婚礼。 他说:“我们华人有句老话-穷结婚,富做寿。再穷婚礼也是要办一个,否则给亲友交代不过去。做寿么,只有富裕的家庭才有这个闲心。” 前段时间我和这位旧搭档吃饭,问起他婚礼摄影的生意,他说基本上是一落千丈,和往日无法相比,现在的人穷得连婚也不结,直接同居算了。许多人要么推迟婚礼,要么把大型婚礼改成小型,所有费用一减再减。专业摄影师通常就是在被取消的名单中,由懂一点摄影的亲友代替。有的新人情愿赊掉订金也要取消合约。更有甚者,婚礼前磨破嘴皮要把几百元分期付款,等婚礼完毕迟迟不来拿照片,左等右等,最终是连照片都不要了,因为不想支付那两百元的尾数。我很难想象一对新人花了这么多心思时间来筹划一场婚礼,几万都花掉了,最后连几百元都拿不出来,除非这婚姻已经不存在了,或者婚姻就不是真的。

images.jpg婚姻和婚礼是两码事。婚姻是由自己一生来经营和体验的,婚礼是风光给别人看的。在这个物欲横流情意淡薄生活复杂的时代,我很想知道,这一百对新人有多少还在婚姻里面。希望他们已经还清了婚礼那天欠下的债务,有滋有味地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吧。

*注: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一位多伦多街景摄影师

摄影作品的版权和肖像权 勇闯龙穴-看加国创业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