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好友的弟弟John曾经当过一段时间校车司机,他的经历让我对校车服务的安全和质量抱着极大的怀疑态度。

John开得一手好车,由于受了伤需要修养一段时间,他打算先找个不太费体力的Part-time工作,等身体全面恢复再找全职。我正翻着报纸,看到好几个校巴公司招聘司机,便开玩笑说,“这个你可以做,每天才几个小时,不用搬不用抬。工资还挺高,有15元一小时呢!”

本来只是说说而已,John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把简历投去了,两天以后就得到面试,轻易就得到了工作。经过培训后,他到交通部考了能开校巴的B牌,就正式上岗。他走的那条路线接送的孩子不多,但都是心理,智力或者身体有残障的儿童。他们有的不停喃喃自语,有的突然会尖叫。做司机的他怕孩子们突然有什么症状自己不会处理,还是有点担心。

做了几个星期,他开始了解这份工作的弊病,明白为什么校巴司机频繁更换,公司总在招人。先说薪水吧。虽然时薪的确是15元,但有薪工作时间是从第一个孩子上车开始到最后一个孩子下车来计算,前后取车还车,安检交接时间都不算在内。比如他那条路线,早上六点四十五分必须到达校巴公司停车场取校车。等接到第一个孩子是七点半,送完最后一个孩子下车是八点半,把校车开回校巴公司就九点了。下午两点半出发,三点接第一个孩子,等送完所有孩子四点,而回到校车车场四点半,每天实际工作时间大约四个半小时,薪水只付两个半个小时,没有任何福利和保障不说,平均下来时薪还不如最低工资。这种工资计时方法的恶果就是司机在孩子上车前和下车后能不做的就不做,包括给校车进行起码的安检。本来员工手册里要求司机们提早十分钟到车场先进行安检然后才出车,由于安检程序并不在计时工资范围内,基本上所有司机都省略了这个步骤,上来开了就走,出了问题再说。都说运垃圾的工人时薪有三十多元,负责运送每个家宝贝的司机收入待遇相差这么远,难道我们的孩子还不如垃圾宝贵么?

校车公司都是私营的,管理方面存在很多漏洞。有一次在下午接送孩子的时候,John从对讲系统里听到有位司机向中央调度部门(Central Dispatch)反映自己的校车刹车突然不灵,问如何处理。调度部问清了校车的路线,目前地点,问车上还有没有学生。那位司机说还有最后一个孩子没有送到。调度员竟然说:“既然你离最后一个DROP OFF地点都不太远,就慢慢地把车开到那里,把孩子放下,然后慢慢地开回车场我们再找人修理,尽量小心。”John这时忍不住通过对讲机插话了:“车子刹车不灵就应该立即靠边停驶,你们调度部通知学生的家长校车延迟请他们原地等候,另外派遣一辆车把孩子送去,然后叫拖车把有问题的校车拖回去修理,怎么还能让他继续在路上开?”调度员听到有人插话立即不悦:“是谁在搭嘴?!”John报上姓名路线,调度员恶狠狠地说:“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就是个司机而已,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她仍然要求那个司机继续开有问题的校车。John回答说:“正因为我是司机,所以明白行驶路上安全第一,包括自己的安全,乘客的安全和路面其他交通的安全。明知刹车不灵还要继续在行驶,是致命的错误会造成更大的损失,绝对不可以。”这时其他一些司机通过对讲系统也插话了,都赞同John的意见。调度员见群情汹涌,自知理亏,只好按照John的提议安排了另外的校车去送那个孩子,以及拖车去拖。等John走完自己的路线回去交车,调度室那几个女人对着他指指点点,面无善意。车队总监跑出来了,拍拍John的肩膀说:“你做的是对的,做司机最重要的就是考虑到安全。别管那几个女人,他们赶着下班,不想烦。”我听了他这个故事不禁担忧,连调度人员都这么无知无理,怎么期待校车安全有保障?

John说校车司机和垃圾工人相比,区别是没有工会的保护,因而在各方面的待遇都有天壤之别。正说到工会,有天John下班在停车场有个人偷偷地往他手里塞了个纸条,上面说是司机们准备投票成立工会,某月某日进行全体投票。根据安省劳工法,员工投票超过半数,工会成立生效,资方不得以威胁恐吓等手段干涉。第二天John上班的时候,车队总监跑过来探口风,说知道工会投票的事情,如果他到时候不出席投票,可以加一点工资,另外可得一张25元的购物现金卡。在此之后的两个星期,劳资双方都暗地里较劲拉票收买人心,投票那晚投赞成票的人数达不到要求,结果工会没有搞成,这是四年前的事情了。John随后也辞去了校车司机的工作,另谋高就。

今年五月份大米五年级,我收到校方一张通知,说多多伦多教育局属下学校雇用的校车司机在某某工会某分部的带领下与资方摊牌谈合约,如果谈判破裂从周一开始就罢工,叫家长们做好自己接送孩子的准备。这个校车公司正是John曾经工作过的,我得知两年后他们终于成立了工会。其实有了工会,对员工对企业是好事多还是坏事多,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我在新闻网站里一直关注着这条消息,星期一一早看680新闻网,说是劳资双方达成协议,校车如常运作。看着大米蹦蹦跳跳地跑上校车,我的心情复杂。我一方面希望校车司机们在工会保护下待遇有所提高,至少有时间做安检;另一方面,叹息孩子们成了谈判的筹码。

大米升上六年级前,学校通知说以后没有校车坐了。对我来说,这既是一种不便,也是一种解放。不坐也罢,靠自己吧。

注: 本文刊发于10月14日出版的《星星生活》周刊第524期, 版权属于星星生活和作者本人共同拥有,文章可转载,但需注明作者和原始刊发出处。

分享博文至: